【國父「們」】 武昌起義篇(10):八指將軍黃克強 VS 清軍總統馮國璋

讓我們先把時間倒回10月11日
也就是武昌起義成功後的隔天

「什麼?武昌新軍起義成功了?」
上海的同盟會中部總會
宋教仁驚訝地聽著急報

宋教仁

「是啊!聽說湖廣總督出逃,起義部隊已經攻占整個武昌了!」
「太快了、太快了……」
宋教仁忍不住的喃喃自語
起義成功固然是好事
可原本的計畫不是訂在16日才起義?
現下,同盟會沒有任何一個重要幹部待在武昌城
讓宋教仁原先的安排全都落到了空處

接下來的消息,更讓宋教仁感到局勢的混亂
蔣翊武、孫武竟也不在起義現場!
非革命黨的黎元洪組織了湖北軍政府!
清廷重新啟用袁世凱鎮壓革命!
「立即和武昌的居正、譚人鳳聯繫,我們趕往武昌參與大局!」
宋教仁剛下完命令
立即想到:
「此去武昌,必有一番激戰
包括我在內,身旁沒有一個人有軍事才能
一定要聯繫克強!這種場合無他不可!」

武昌革命的消息
很快就衝出中國,傳遍海外
尤其是距離中國廣東極近的香港
一個胖子正激動地看著眼前的電報
「……望兄早日赴鄂,主持大局。」
黃興仰天大吼:
「遯初(宋教仁的字)!你我等待的時機,終於來到了!」
隨即轉身說:
「馬上收拾行李,訂好前往上海的船票!我要與遯初同赴武昌!」

時間來到10月28日
黃興、宋教仁
同盟會的兩大領袖已經身處武昌城畔的長江之上

聽到時有時無的炮火聲
黃興突然開始討論起眼前戰局的形勢
「據消息指出
武昌革命軍在前線似乎無人指揮
面對北洋軍,恐怕不是對手。」
想起一連串的意外
宋教仁不由得感慨
「可惜蔣翊武、孫武沒能即時掌控軍隊,不然就可以由他們指揮前線。」
黃興說:
「好在遯初你已經成功的勸阻列強
使他們保持中立
不然,聽說他們本來要跟韃子合作
若真是如此,這場起義恐怕根本撐不到我們參與。」
宋教仁笑著說:
「我只是在上海發了幾篇文章,製造輿論而已
聽說讓列強保持中立的這件事上,黎元洪跟湯化龍出了不少力氣
尤其是湯化龍
他本來就在憲政體制上有卓越的見解
這次去,定要跟他好好商議討教一番。」
看著目的地越發接近
黃興豪氣萬丈的說:
「這次定要完成革命的志業
遯初!戰場上的事情交給我!
至於戰場以外的事情,全靠你維繫了!」

武昌江岸
黃興一下船,就看到黎元洪率人親自迎接
「他就是黃克強?」
黎元洪不自覺得看向黃興的右手
正如傳聞,只有三根指頭
那是在前一陣子,轟動全國的黃花崗起義中,奮勇衝鋒的代價
「黎都督,幸會。」
黃興熱情的伸出手表示致意
黎元洪也伸出雙手緊握住黃興說:
「克強來的好!我正愁無人可掌握大局
現在這革命軍總司令的職位,非你莫屬!」
黃興說:
「宋卿兄別這麼說,黃某萬不敢當。」
「當得!當得!這總司令位置非你莫屬!
先不說這個了,克強一路趕來,黎某擺了一桌酒席特地為你接風!」
正當黎元洪要攜手跟黃興前往酒樓
黃興卻說:
「黎都督,黃某想先趕赴前線,視察戰況。」
黎元洪呆了一會兒
隨即大笑道:
「好!果然不愧是黃克強!先公後私!這下我革命軍前景有望了!」

「什麼?武昌新軍起義成功了?」
上海的同盟會中部總會
宋教仁驚訝地聽著急報

下載

 

(圖片為:宋教仁)
「是啊!聽說湖廣總督出逃,起義部隊已經攻占整個武昌了!」
「太快了、太快了……」
宋教仁忍不住的喃喃自語
起義成功固然是好事
可原本的計畫不是訂在16日才起義?
現下,同盟會沒有任何一個重要幹部待在武昌城
讓宋教仁原先的安排全都落到了空處

接下來的消息,更讓宋教仁感到局勢的混亂
蔣翊武、孫武竟也不在起義現場!
非革命黨的黎元洪組織了湖北軍政府!
清廷重新啟用袁世凱鎮壓革命!
「立即和武昌的居正、譚人鳳聯繫,我們趕往武昌參與大局!」
宋教仁剛下完命令
立即想到:
「此去武昌,必有一番激戰
包括我在內,身旁沒有一個人有軍事才能
一定要聯繫克強!這種場合無他不可!」

武昌革命的消息
很快就衝出中國,傳遍海外
尤其是距離中國廣東極近的香港
一個胖子正激動地看著眼前的電報
「……望兄早日赴鄂,主持大局。」
黃興仰天大吼:
「遯初(宋教仁的字)!你我等待的時機,終於來到了!」
隨即轉身說:
「馬上收拾行李,訂好前往上海的船票!我要與遯初同赴武昌!」

時間來到10月28日
黃興、宋教仁
同盟會的兩大領袖已經身處武昌城畔的長江之上

聽到時有時無的炮火聲
黃興突然開始討論起眼前戰局的形勢
「據消息指出
武昌革命軍在前線似乎無人指揮
面對北洋軍,恐怕不是對手。」
想起一連串的意外
宋教仁不由得感慨
「可惜蔣翊武、孫武沒能即時掌控軍隊,不然就可以由他們指揮前線。」
黃興說:
「好在遯初你已經成功的勸阻列強
使他們保持中立
不然,聽說他們本來要跟韃子合作
若真是如此,這場起義恐怕根本撐不到我們參與。」
宋教仁笑著說:
「我只是在上海發了幾篇文章,製造輿論而已
聽說讓列強保持中立的這件事上,黎元洪跟湯化龍出了不少力氣
尤其是湯化龍
他本來就在憲政體制上有卓越的見解
這次去,定要跟他好好商議討教一番。」
看著目的地越發接近
黃興豪氣萬丈的說:
「這次定要完成革命的志業
遯初!戰場上的事情交給我!
至於戰場以外的事情,全靠你維繫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武昌江岸
黃興一下船,就看到黎元洪率人親自迎接
「他就是黃克強?」
黎元洪不自覺得看向黃興的右手
正如傳聞,只有三根指頭
那是在前一陣子,轟動全國的黃花崗起義中,奮勇衝鋒的代價
「黎都督,幸會。」
黃興熱情的伸出手表示致意
黎元洪也伸出雙手緊握住黃興說:
「克強來的好!我正愁無人可掌握大局
現在這革命軍總司令的職位,非你莫屬!」
黃興說:
「宋卿兄別這麼說,黃某萬不敢當。」
「當得!當得!這總司令位置非你莫屬!
先不說這個了,克強一路趕來,黎某擺了一桌酒席特地為你接風!」
正當黎元洪要攜手跟黃興前往酒樓
黃興卻說:
「黎都督,黃某想先趕赴前線,視察戰況。」
黎元洪呆了一會兒
隨即大笑道:
「好!果然不愧是黃克強!先公後私!這下我革命軍前景有望了!」

黃興檢閱民軍照片
雖說老照片的清晰度本來就不能有保障……但敢問有沒有更清楚的照片?

黃興抵達武昌的消息
不久也傳入北洋軍營中
「報告馮總統!根據消息,革匪首領─黃興,已經到達武昌!」
「黃興?」
馮國璋不禁抖動他的眉頭
而北洋軍幕僚則議論紛紛
「黃興?那個被廣州叛亂中的黃興?」
「聽說他深讀兵法,並學會軍事,是革匪中最能打得!」
「還聽說此人在廣州叛亂中親上火線,連斃數人勇猛異常
連手指都被打掉兩根,還有人稱他為『八指將軍』哩!」

啪!

馮國璋拍桌的響聲
立刻讓交頭接耳的幕僚不敢發話
他先看著底下幕僚
然後說:
「看看你們那副德性
一個黃興,有什麼好怕的?
讓你們像個娘們似的嘰嘰喳喳!
黃興,我也聽過他的名字
不錯,他很勇猛,但勇猛跟帶兵是兩回事!
革匪每次叛亂規模最多幾百人
黃興他的作戰經驗,也就是幾百人間的互搏,了不起就是一個優秀的敢死隊長
豈能和我們歷經數萬軍隊搏殺的北洋軍相比?
莫說他一個黃興
就算所有革匪來了,我老馮何懼之有?」
馮國璋霍然站起喝道:
「調動三軍,進攻漢口!我要先給黃興一個下馬威!」

黃興
馮國璋

10月29日
北洋軍分別從東面及北面,開始進攻漢口
已經在劉家廟之戰被重創的革命軍進行些微抵抗後
馬上敗逃至漢口市區

武漢三鎮相關位置圖

黃興約略看了戰場地圖後,隨即下令:
「讓撤退的部對持續後退,與其餘部隊佈置成『凹』字形
好誘敵深入,利用地形熟悉度三面夾擊!跟對方打一場巷戰!」

面對革命軍的頑強抵抗
馮國璋皺著眉頭
滿以為叛軍主力已被擊潰,這漢口市區應該能輕易拿下
誰知對方竟然龜縮在市區內死撐
面對漢口成盤根錯雜的街道,北洋軍往往搞不清方向
竟然吃了對方幾次悶虧,丟臉!
然後民宅建築使炮火施展不開,麻煩!

馮國璋不禁帶有怒氣的喝問部下:
「不是叫你們聯繫江上的水師
請他們提供火力支援嗎?到底現在況狀怎麼樣!」
底下軍官一聽到馮國璋的怒吼
趕快派人去催消息
但傳回來的消息,卻讓他更驚恐
可他也只能哆嗦的照實呈報:
「薩統領……他說:
『開炮只會擊中民宅,濫傷無辜,他們無法提供支援。』」
馮國璋罵道:
「就知道水師靠不住!」
突然,馮國璋笑了
「哈哈!對!就這麼辦!
之前叛軍不也在劉家廟用這招?
現在我們來個『以彼之道,還彼之身』!」
於是馮國璋對著底下的軍官說:
「傳令下去!火攻!」

雄!

焚城大火,逐漸逼近
所到之處,無不狼藉

「別做無謂犧牲,部隊聽令,撤往漢陽!」
黃興看著這座曾經繁華的城市,如今即將成為一片焦土
又看著驚慌莫名,明顯經驗不足的部隊
呼了一口氣
「接下來,還有更難的關頭啊。」

看著焚城大火的,不只馮國璋及黃興
「同胞相殘、同胞相殘……」
長江之上,清朝海軍司令─薩鎮冰不由得喃喃自語
然後
他打開了那封信……

清朝時期的薩鎮冰

聽到此處,黎元洪突然笑了,接著說:
「還是我來做這件事吧!」
參謀們有些訝異的看著黎元洪
並聽著他說:
「早在我來湖北前,我曾就讀水師學堂
那時,薩大人是我的老師
後來我曾支援北洋水師,那時薩大人是我上司
我了解他
他這人不能以利誘之,只能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要他叛離清朝不可能,但要他不妨礙我們,我倒有八成把握。」

10月31日
漢口即將被北洋軍攻占
看著焚城大火
薩鎮冰拆了昔日學生,黎元洪所寄來的信
「……今民心向背,朝廷已失人心,但見同胞相殘,於心所不忍……」
薩鎮冰的手下,看著惆悵的提督
不禁插口:
「提督?我們怎麼辦?」
薩鎮冰看著眼前的部下
下定決心的說:
「我要走了!其他的,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11月1日
這天,馮國璋收到兩個消息
第一個消息
「速報!漢口已被我軍拿下!」
馮國璋很是得意
但第二個消息,卻瞬間讓他僵住
「急報!水師統領薩鎮冰受黎元洪煽動
在與水師眾人話別後,竟自行離開戰線
隨後,水師艦隊駛離長江,我們失去江上的支援了!」

馮國璋僵住了,之後……
「薩鎮冰!」
馮國璋放聲怒吼
「好!你走!
我要讓人知道,就算沒有水師
光憑我北洋軍也足以鎮壓一切!」

11月3日
黎元洪代表湖北軍政府
在武昌閱馬場舉行拜將儀式
黃興正式擔任革命軍總司令,並接手指揮陽夏之戰

黃興與革命軍司令部成員合照
照片正中央者即為黃興……跪求更清晰照片圖檔啊!

其實黃興很清楚
雖然湖北軍政府不斷徵兵,加上湖南部分部隊加入革命行列
但面對北洋軍
人數(20000革命軍VS北洋軍60000)
素質(臨時招募的民軍VS職業軍隊)
武裝(革命軍大部分持國產武器VS北洋軍持德式武器)
士氣(連戰皆敗VS節節勝利)
革命軍是沒一項比得上對方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任務,不是在陽夏戰場上取得勝利,而是盡可能死撐!

因為此刻中國各地風起雲湧
除湖北外
10月22日,湖南脫離清朝獨立
10月22日,陝西獨立
10月23日,江西獨立
10月29日,山西獨立
10月30日,雲南獨立
只要將清朝主力死拖在陽夏戰場
清朝將逐步失去對全國的控制!

不過這一切都要先撐過北洋軍的攻勢
那麼…開打吧!

11月3日
漢陽之戰爆發!
有關戰爭內容,這裡老ㄕ不想多加描述
因為其實用兩個字就可以說明一切:死撐!
黃興發揮他不怕死的精神
總是現身最前線
並盡可能的調動現有資源,加上利用漢陽北方擁有山區的地形優勢進行抵抗

馮國璋則很有耐心
也不多做推進
而是利用火力優勢對準革命軍猛轟
他的目的很簡單
「先耗損革命軍有生力量,等時機成熟再一口氣突破!」
這使革命軍每天需以數百甚至數千的陣亡人數
才能拖延北洋軍的進展

與此同時
11月3日,同盟會陳其美占領上海
11月4日,浙江獨立
11月5日,安徽獨立
11月5日,江蘇獨立
11月6日,廣西獨立
11月9日,福建獨立

這些消息雖然讓黃興振奮
但眼前的狀況卻讓黃興沮喪
隨著馮國璋的消耗戰術奏效
漢陽
快、守、不、住、了!

眼看漢陽情勢逐漸危急,此時黃興卻想出一個「怪招」……

11月16日的晚上
這天天氣很不好,下著滂沱大雨
駐紮在漢口的清軍受不了這濕冷的天氣
大多躲在民房中,烤火取暖
而大江之上
卻有好幾艘船隻,趁著大雨的掩護,迅速的搭成了浮橋靠上漢口西岸

「攻擊!」

隨著黃興在馬上抽出軍刀,下達命令
革命軍瞬間爆出喊聲向著漢口搶灘登陸,展開攻勢!

「什麼?你說叛軍進攻漢口!」
駐紮在漢口的馮國璋先是錯愕的聽到殺伐聲
又更錯愕的聽著守下傳來的急報
「叛軍已經從漢口西岸登陸,人數可能破千
現在正往指揮部這殺過來!而且後續似乎還有的方部隊要增援!」
馮國璋不僅喃喃自語的說:
「圍魏救趙!」
這黃胖子太莫名其妙!
漢陽都快守不住了
按常規,應該收縮兵力加強防守自保
結果這死胖子竟然還分兵突襲漢口!
而這怪招竟把自己的北洋軍打得一愣一愣!太沒道理了!
「命令部隊趕快增援玉帶門!
那是叛軍的必經之地
城內部隊先在正面阻擊!
沿江部隊則攻擊側翼截斷對方後路,防止叛軍進一步增援!」

「殺啊!」
衝在前頭的革命軍很興奮
一直以來都是他們被打得灰頭土臉
如今曾經拽個二五八萬的北洋軍卻在他們眼前逃竄!
「繼續進攻!收復漢口!」
正當革命軍抵達玉帶門要衝進漢口市區時

轟!

北洋軍的克虜伯5.4釐米炮發出咆哮
登時將先頭部隊轟個四腳朝天
而後續在浮橋上的部隊也沒好到哪去
因為他們的側面受到機關槍的掃射
「唉呀!敗了!趕快後退啊!」
後續部隊稍稍受到損傷,馬上爭先恐後的撤回江上
黃興急著大喊:
「不許後退,大家向前衝!」
無奈部隊仍一窩蜂的撤退
這場搶攤作戰,最終使革命軍傷亡600多人
不僅喪失可貴的戰力,還進一步的傷害已經低迷的士氣

「唉!功虧一簣啊!」
黃興心想:
「如果是有經驗的軍隊
絕對會利用北洋軍難得的鬆懈繼續擴大戰果
而不會因為一點炮火阻擊就胡亂撤退
可現在自己手底下的革命軍
根本是一群沒見過場面的活老百姓
就算有再好的謀略,沒有可以忠實執行的部隊……」
「不!不能因此放棄!」
黃興憤然拍桌:
「戰爭還沒結束!我們還有機會!」

在16日的搶灘計畫失敗後
黃興又試圖組織部隊,進行另一次對漢口的偷襲作戰
可馮國璋豈會栽在同樣的計謀下兩次?
第二次的搶灘
革命軍連漢口都沒摸上邊就被打回來
此時革命軍的戰力衰弱至極
只能守著漢陽北部
也就是由仙女山、美娘山、鍋底山……等山丘構成的至高點防線
這道防線一但被突破,漢陽也等於失守

11月21日
馮國璋下令:
「兄弟們!給我拿下這幾座山頭!」
於是僅花5天,北洋軍就突破防線,攻下了漢陽市區
黃興只能率領革命軍餘部撤退至武昌

馮國璋仰天大笑:
「長江隨時可渡,武昌唾手可得!」
嗯,好好笑吧
因為馮大人你得意的時間不多了
就在幾天後
袁世凱傳來讓馮國璋錯愕的指令
「按兵不動,不要攻下武昌!」

在戰場失利的黃興
撤回武昌後,立刻向湖北軍政府建議:
「現在漢口、漢陽已失,武昌喪失外圍防禦,變成易攻難守之地
不如大家跟我一起率領軍隊沿長江而下攻取南京……」
「等一下!」
張振武打斷了黃興的談話
「武昌是首義之地,意義非凡
若是被攻下,將使革命士氣重挫!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死守!
黃司令怎能在這時輕言離去?」
黃興說:
「黃某並非輕言離去
實在是武昌難以防守,若是死守只會造成重大傷亡……」

突然,同盟會成員─譚人鳳,拍桌喝道:
「咱們湖北人從來不怕死!黃克強你怎能說這話?你是不是沒膽啊?」
另一位同盟會成員─范騰霄,也起身發言:
「贊成死守武昌的請舉手!」
話音未了,幾乎全場站立鼓掌,並高喊:
「咱們誓守武昌!」
在漫天聲中,黃興知道……他的統帥地位動搖了
而宋教仁則暗中嘆息:
「唉,克強太誠實了
他只注意戰場上的形勢,卻不知戰場外的變化。」

其實在陽夏之戰打得火熱之際
革命勢力的內部,竟也激起了爭執的火花
爭執的議題是:
「未來共和政府的中央所在地,到底要設在哪裡?」

本來
武漢三鎮作為首義地區,一直被眾人認為是革命政府的中樞
所以即便陽夏地區正在熱戰
黎元洪等人還是邀請各省的革命代表來到武昌
共商成立共和政府的大事

可是11月3日
同盟會成員陳其美攻下上海
(補充一下,陳其美當年有收一個小弟,叫蔣志清,字介石)
上海是政經中心
而且同盟會在此勢力強大
所以宋教仁提出
「不如在上海召開各省革命代表大會吧!」

起義是我們先開頭!
結果竟然要搶走未來中央政府的地位?

兩湖人士想到此處
立馬表示:
「不行!各省革命代表必須在武昌開會!」
不過有些革命代表卻頗為贊成宋教仁的意見
因為……武昌太靠近戰場,不安全啊!
眼見眾人快要內鬨
雙方妥協為:
「各省代表還是來武昌開會,但每一省再選出一位『留守』前往上海。」
這和稀泥的一招雖然暫緩雙方衝突
但樑子已經結下
所以黃興一提出「放棄武昌前進南京」的主張
湖北軍政府眾人的口水,就撲天蓋地的噴向黃興
也因此身為兩湖子弟的譚人鳳、張振武雖是同盟會成員
卻也對副會長黃興破口大罵

「黃興!就一句話!你到底願不願意留下來,和大夥一起誓守武昌!」
過了良久,黃興說:
「如果大家堅持防守武昌
黃某也只能尊重各位,自行前往上海
不過各位放心,只要東南局勢穩定
我立刻率兩萬精兵沿江西進,重返武漢三鎮,支援各位……」
「少來了!黃克強!你要離去沒人攔著你!
但你也別指望回來還可以指揮我們!」
「對!咱們湖北人的地方,由我們湖北人自己防守!」
「對!我們鄂州男兒,從不需要旁人可憐我們!」
就這樣
因患難而鏈結的眾人
因著更大的患難而分歧
會議過後
黃興東渡上海,從此再沒能重返武漢戰場
革命軍推舉蔣翊武(他老兄是在10月12日趕回武昌的)為新的總司令
並盡可能地聚集武昌,誓死與城共存亡

可有些人則士氣頹喪,惶惶終日而不安
更有些人,早已逃離這座危城,躲到自以為的安全之地
比如:
黎元洪這位老兄就帶著總督印跑了
(我去!這都督真不牢靠)
當時沒人知道,武昌城是否能撐過北洋軍的攻擊

但漢口的北洋軍大營
也有狀況發生
「芝泉!你跟我說!這命令不是真的!」
來者懷著些許惡意的笑容答道:
「華甫(馮國璋的字),這命令是真的
袁宮保有令,讓你速返北京接管禁衛軍!」
馮國璋氣著罵:
「你可知道,武昌城的淪陷於我而言就如探囊取物!
只要打下了武昌,我就能拿個伯爵了!」
來者還是一樣
懷著惡意的笑容答道:
「你就是這般心急,宮保才怕你壞了大事,我告訴你……」
來者突然湊上前,低聲地說:
「這事一成,你所獲得的就不只是伯爵了!」
「所以總統(袁世凱以前的職稱)才派你來,接手我的部隊?」
面對馮國璋帶有情緒的反問
來者笑意更加濃厚
「除了士珍及我,還有誰能取代你這北洋三傑的統兵能力呢?」

當時威壓中國的北洋軍
眾多將領中
有三人最受到袁世凱的倚重,被時人稱為「北洋三傑」
並各以龍、虎、狗作為他們的稱號
狗者,重誠摯,正是全然信任袁世凱的馮國璋
龍者,深不可測,乃是袁世凱身旁的隱晦策劃者─王士珍
而來者
正是北洋三傑中的第二人
也是日後僅次於袁世凱的北洋第二人
重威勢、掌人心的虎者─段祺瑞!

下載
段祺瑞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