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父「們」】武昌起義篇(9):劉家廟之戰 (下)

前文提要:
武昌起義後,湖北軍政府成立
革命軍先後攻佔漢口、漢陽,並北上劉家廟企圖攻佔京漢鐵路的交通要地
一方面切斷清軍的增援路線
另一方面則藉機擴大起義範圍

為此
湖北軍政府都督─黎元洪
特意派遣高級軍官張景良赴前線督師
誰知
張景良隨即在前線失蹤,使得革命軍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
正當他們以混亂的軍勢向著北方勉力進攻
卻遇到清軍規律且整齊的連射……

革命軍最強大的對手
同時清朝視為最後保命支柱的北洋軍趕到戰場了!
早在10月12日,北洋軍就接收到南下鎮壓叛亂的命令
並透過京漢鐵路在10月17日在前線就位……

大清陸軍出動(1)
渡河增援的北洋軍

咦?等一下!

劉家廟之戰的時間點是18日~19日
那北洋軍怎麼沒有參與戰事?
要是北洋軍加入,革命軍根本無法佔領劉家廟啊?

如果有以上問題的同學
老ㄕ先讚賞你看文章竟然這麼仔細
然後告訴大家
你們想到的策略,當時統帥北洋軍的陸軍大臣─廕昌,他也想的到
(別忘了人家可是在德國留學軍事)

可是當廕昌下令北洋軍進攻時
他發現自己竟然指揮不動軍隊!
因為北洋軍的領袖─馮國璋,總有各種理由推拖拉
「唉呀,士兵沒拿到軍餉,不肯出動啊。」
「唉呀,武器還沒到位,現在不宜妄動啊。」
「唉呀,軍隊長途跋涉,大夥氣力還沒緩過來,不宜出戰啊。」
廕昌火了!
他實在想把眼前的馮國璋趕回老家然後自己指揮部隊!
可是廕昌很無奈的發現
沒有馮國璋,他將更無法駕馭這支部隊!
因為北洋軍的中下層軍官,很多是馮國璋一手提拔起來的
要是廕昌敢對馮國璋動手動腳的
沒準
中下層軍官就煽動底下小兵們譁變
到時一南一北的最強新軍若都出問題,大清估計也完了
所以
即便千百萬個不願意
廕昌這光桿司令,只能乾瞪著馮國璋在怠忽職守
而馮國璋在跟廕昌搞不合作運動之餘
一直在等待消息……一個讓他能真正大顯身手的消息

於是從10月20日~10月26日
指揮官鬧失蹤的革命軍
指揮官推拖拉的北洋軍
就這麼隔著漢北河,彼此加強防守展開對峙
而這虛偽的平靜
終因一個人的到來而打破

大清陸軍出動(2)
增援的北洋軍,最前面士兵還推著機槍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著湖廣總督、內閣總理大臣─袁世凱,為欽差大臣,親赴前線節制全軍,平定亂黨。」
廕昌聽著聖旨
並看著眼前貌似淡然的袁世凱
他知道:
「我這陸軍大臣是徹底沒底氣,再沒任何作用了……」
而接收軍權的袁世凱
稍微跟廕昌寒暄幾句
隨即走向了馮國璋,然後說出馮國璋等待許久的命令
「華甫(馮國璋的字)
顯出你的本事好好打一場
讓大家都知道,我們北洋軍的實力!」

早在袁世凱抵達陽夏戰場的前一天
海軍統制薩鎮冰親自把舵,引導巡洋艦開始重炮轟擊革命軍

大清主力艦─海琛
清末大清主力艦─海琛

查覺到對方即將發動大規模進攻的革命軍
開始在劉家廟展開陣形
防止清軍突破劉家廟防線,保衛漢口市區
就在此時
失蹤多日的張景良出現了!

指揮官出現自然是好事
而且大敵當前
眾人也無法跟他計較之前鬧失蹤的問題
於是眾人就聽著張景良發佈命令:
「準備迎敵!」

馮國璋
馮國璋

另一端
馮國璋也指揮著北洋軍準備進攻
「傳令下去!與江上水師配合,炮隊先行轟炸
等到對方陣形不穩,步兵立即衝鋒!」

於是在10月27日
江上的薩鎮冰以及陸上的馮國璋交換完訊號
一前一號,發出同樣的命令
「開火!」

轟!
戰火再度在劉家廟展開
這也是最強的兩支清朝部隊,展開第一次的相互衝擊!
轟!
北洋軍的克虜伯5.4釐米炮每發出一次咆哮,就造成革命軍陣形的動搖

清末火炮
清末火炮

革命軍幹部眼看狀況不利
立刻自行判斷:
「對方火炮兇猛,炮隊趕快上前迎擊,提供掩護!」
結果當革命軍架好炮火正準備還擊時……
「情況不對!快撤!」
所有人驚愕了
因為說出後撤令的人,就是總指揮官─張景良!

「我說:快撤!撤!撤!」
張景良不但發狂似的強調命令
而且立刻強行領著指揮部從前線後撤
於是緊張及錯愕的氣氛從指揮部蔓延至全軍
使革命軍的士氣瞬間崩潰,竟演變成無秩序的潰逃!

「對方陣形已亂!傳令!開炮後衝鋒!」
馮國璋怎可能錯失良機?立刻下令進擊!
克虜伯5.4釐米炮再度發威
精準射擊之下,瞬間炸毀革命軍的炮兵陣地!

「華臣!」
步兵指揮─謝元凱
親眼看到前些時刻還與他拚殺戰場的炮隊指揮孟華臣以及同袍
就這麼突然地被炸成齍粉
眼見己方輸得不明不白
他當即一陣狂吼:
「不要退啊!」
謝元凱聚集一小隊士兵,並親自揮舞大刀向著北洋軍對衝
「去死吧!」

刷!

大刀俐落的劃下,當即劈開眼前敵軍!
謝元凱暴戾的殺氣加上過人的肉搏戰技巧
硬是在北洋軍前鋒砸出一個缺口!

但馮國璋對眼前的絲毫混亂,並沒有起太大的反應
他只是不屑的說:
「螳臂擋車!」
接著簡潔的發出命令:
「打!」

訓練有素的北洋軍立刻節成數個小隊
彼此用火力交叉配合開槍擊倒眼前的殘兵
面對如此有效的反擊
謝元凱身旁的同伴一一倒下
他自己也停下前進的腳步,不由自主的後退
可他仍瘋狂的揮舞大刀,並大聲怒吼:
「殺!殺!殺!」
然後謝元凱眼前出現一排舉槍的北洋軍……他們的軍官無情地說出命令:
「上膛!射擊!」

咻!咻!咻!

煙硝過後
北洋軍終結了對方不甘示弱的反撲
並不帶任何一絲情感踏過屍體前進
很快的
他們衝破劉家廟防線!並打下漢口所有的外圍防線!
還打殘了昔日的天下第二強軍,讓湖北新軍自此一去不復返……

大清陸軍出動(3)
集結的北洋軍

對了
忘記說那位妖裡妖氣的指揮官
張景良
他到底幹嘛去了?
正當眾人好不容易從敗戰中生還
有人發現:
「喂!我剛剛看到指揮官私底下跟兩位清朝特使在聊天ㄟ!」

指揮官跟人聊天,很正常
指揮官跟敵人聊天,不大正常
指揮官私底下跟敵人聊天,那絕對有鬼!

眾人當場就綁張景良給綁了!
並且喝問:
「說!你到底在幹些什麼?」
張景良也非常老實的表示:
「我從頭到尾都效忠清朝,怎麼可能幫你們這群亂匪的賣命!」
媽蛋!
原來這張景良從頭到尾就是個內鬼
首先故意失蹤,讓革命軍喪失進攻良機
之後特意現身,只是為了純陷害搞破壞
眾人給他的待遇很簡單

去死吧!

據清史稿記錄
張景良在死前大喊:「某今日乃不負大清矣!」
這位卓越的清朝內鬼以自身性命,換來革命軍的崩潰……

前線指揮官通敵遭處死!
精銳死傷殆盡,前線潰不成軍!
漢口遭圍,敵方重炮轟擊,軍民死傷眾多!
前線群龍無首,無人可率領殘軍!

再多的戰報
只是使湖北軍政府成員越加沮喪
黎元洪尤其如此
「千不該,萬不該
怎麼自己派了張景良這內鬼當指揮官?
現在原本的新軍高級軍官死傷殆盡
前線無人能督師
難不成要他這個都督親赴前線?
可眼前的對手是北洋軍,就算親上火線,也難有勝算
所以當初
才不想冒這風險當革命黨的都督……」

就在此時
一個傳令兵雖滿臉塵灰,可難掩喜悅地衝到黎元洪身旁
「報告都督!他來了!」
面對這混淆不清的訊息,黎元洪不耐煩的吼道:
「講清楚點!誰來了?」

當傳令兵講出人名時
眾人先是一愣
然後無法控制的歡呼
「他來了!」

「他來了?」
黎元洪聽到「他」的出現,真是憂喜參半
喜的是,只要這人出現,武昌革命軍必士氣大振還可與清軍一搏!
憂的是,看到大家對此人的支持,不禁讓黎老兄感到,他的地位可能因此人動搖……

「罷了!此時先退強敵!再做打算。」
黎元洪立刻叫來底下的軍需官!
「快去弄幾面大旗,寫上這幾個字
另外叫人扛著大旗,在武昌城內外轉圈!
記住,越張揚越好,讓所有人知道『他』來了!」
軍需官看到黎元洪手信上的三個字
整個人立刻興奮得起來
趕忙雙腳軍靴一碰,發出「啪」的一聲
「得令!」

過不久
兩面紅底黑字的大旗開始飄揚在武昌的戰場
「你看!你看!」
「他來了!他終於來了!」
「弟兄們!看哪!我們的救星到了!」
不管身處何種情況
看到大旗的民眾還有士兵們
人心全部沸騰起來了!
簡單的三個字
卻代表著過往眾多熱血的事蹟
以及,現在無窮的希望!

他來了!

只見大旗上寫著

未命名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