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錢給窮人的簡單(不簡單)經濟學
作者:阿比吉特.班納吉(Abhijit V. Banerjee)、艾絲特.杜芙若(Esther Duflo)

為什麼有些人要支付很高的利率?

其中一個標準答案是他們較有可能違約不還款。

這是簡單的算數:如果債主借出去 100 盧比,平均回收 110 盧比才能繼續經營(舉例來說,因為這是他的資金成本)。如果未違約,債主可以收到 10% 的利率。但如果有一半的借款人會違約,那麼他至少必需從另外一半確實還款的人拿回 220 盧比,因此整體索取的利率是 120%。

(Source:Dinesh Cyanam@Flickr)
這是簡單的算數:如果債主借出去 100 盧比,平均回收 110 盧比才能繼續經營(Source:Dinesh [email protected]

然而,民間借貸比起官方的銀行借貸,違約率並沒有那麼高。只是民間借貸的還款通常拖拖拉拉,但完全不還的其實很少。針對巴基斯坦農村債主的研究發現,雖然他們索取的平均利率是 78%,但大部分債主碰到的違約平均比例只有 2%。

但是,違約率低並非自然如此,而是需要放款人追討。

追討信貸一向不輕鬆,如果讓貸款人濫用貸款,或者是借款人碰到厄運或手上沒有現金,也就一毛錢都收不回來。如果遇到這種情況,在回收借款這件事上,放款人能做的其實相當有限。

因此,借款人即使有錢,卻刻意裝做沒錢還款的樣子,這對放款人來說將是雪上加霜。如果放任不管,債主永遠收不到錢,即使借款人投資成功也於事無補。

世界各地的放款人為了保護自己,紛紛要求預付款、抵押品或者所謂的啟動資金,也就是部分廠商的資本必需來自老闆的口袋,用以防備各種存心的違約。如果借款者違約不履行債務,放款人可以扣住這些抵押品來處罰他。當借款人的抵押品越多,不還錢的機率就越低。

但這也意味著借款人能夠抵押的東西越多,放款人借出的金額也越大。因此我們有了一套熟悉的規則(至少在無需頭期款做抵押的這種投機性日子出現之前),也就是把貸款的金額多寡和借款人已有的資金掛勾。正如法國人所說:「只能借錢給有錢人」(On ne prête qu’ aux riches)。

這表示人越窮能夠貸款的金額越少,但無法解釋窮人為什麼應該支付如此高的利率?又或者為什麼銀行拒絕借錢給他們?這裡頭必然有其他因素作祟。

為了能夠索回借款,放款者必需掌握貸款者的底細。有些事情放款者決定放款之前就需要知道,例如借款人是否值得信任。其他例如借款者的行蹤以及借款人的生意性質,這些有助於索回借款的事,都是要處理的。

放款者可能也想要緊盯借款人,不時探訪他,確定是否依照約定使用借款,如有需要也可以把生意推往他期望的方向。這些努力都需要時間,而時間就是金錢。利率必需高到可以涵蓋這些成本。

此外,這些成本不會隨著貸款的多寡而改變。即使貸款的金額不高,也必須蒐集借款人的基本資料。因此,貸款金額越少,監督與審核成本佔貸款的比例就越高,加上這些成本必由利息支付,因此利率也就越高。

更糟的是,這也引發經濟學家所說的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

一旦利率上升,借款人更會想辦法賴皮不還,也就表示放款人需要更謹慎地監督與審核借款人,造成借貸成本增加。因此利率進一步提高,使得審查變得更加必要。調高利率的壓力造成惡性循環,利率飛漲。或者,實際上通常是放款者可能由此判斷借錢給窮人並不可行:他們的貸款金額太小根本就不划算。

一旦我們了解這些,許多疑問就迎刃而解。因為借錢給窮人的主要限制是蒐集資訊的成本,所以他們大部分都是從熟人那裡借錢也就相當合理,例如鄰居、老闆、生意伙伴或者本地的放款人等,而實際情況也確實如此。

這讓情況變得有點奇怪,重視合約能否落實,或許會迫使窮人向那些自己違約時有辦法傷害他們的人借錢,因為這些放款人不需要花太多時間監督(借款者不敢逃跑),貸款成本也就比較低。

一九六○與一九七○年代,在加爾各答有不少債主都是從喀布爾來的男人(Kabuliwalas)。這些男人相當高大,穿著阿富汗服裝,肩上橫背著布袋,挨家挨戶拜訪,表面上要兜售乾果與堅果,但實際上是掩護自己放款的勾當。但是,為什麼與當地淵源更深的人不做放款的生意呢?

(Source:Heinrich-Böll-Stiftung@Flickr)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Source:Heinrich-Bö[email protected]

這個問題最可能的答案是這些男人早就因凶猛與無情而惡名昭彰,孟加拉學童教科書上所說的故事,都與此刻板形象密不可分,故事中一個好心但粗暴的喀布爾人殺了一個存心騙他的人。同樣的邏輯可以解釋為什麼在美國黑手黨成為許多人的「最後貸方」。

倫敦《週日電訊報》(Sunday Telegraph)在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二日刊登了一則故事,標題是「還錢,不然我們送太監去找你」(Pay Up-or We Will Send the Eunuchs to See You),配上一幅華麗的插畫展現威脅的力量。這篇報導描述印度的討債者利用舊社會對太監的偏見來追討長期拖欠的債務。因為人們相信看到太監的下體會帶來厄運,因此太監就奉命去找不還錢的人,如果他們還是不願配合,他們就威脅要「露出」下體。

蒐集借款者相關資訊的龐大成本,有助於解釋即使每個村莊都有不少人在放款,為何彼此的競爭不會讓貸款的利息降低。

一旦放款者已經付出審核借款者的成本,借款者在他心目中也就建立起好名聲,因此向不同的人借錢顯然很困難。如果借款者真的去其他地方借款,新的放款者必須再做一次苦工,這樣很花錢,而且也會讓利率變得更高。另外,放款人對這些新客戶心存芥蒂:如果成本這麼高,為什麼此人需要放棄既有的關係?放款者疑心越高,利率也就越高。

因此,儘管還是可以向其他債主借錢,但借款者基本上已經離不開原有的債主,而債主可能會坐地起價提高利息。

窮人需要的不只是食物, 而是一次翻身的機會! 本書即是兩位作者十五年來的研究成果, 期間造訪數個國家, 瞭解每日支出低於一塊美金的人們如何過活。 這類關於貧窮的想像, 就是《窮人的經濟學》所要檢視之處。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