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焦慮而生之力量──讀《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
作者:羅翊宬(東吳大學歷史系)

筆者曾對陳慶德上一部敘述臺灣人「借」的意識之著作寫就書評(見:「批判臺灣的三重書寫──讀《無鏡の国度──臺灣人「借」的意識》」),本篇將針對以韓國人的被害意識為主題的《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一書做出評論。

此書的書名非常明確、一針見血,作者直接描繪出在韓國社會中,注意他人目光的韓國人民族特質之起源。一言以蔽之,若《無鏡の国度—臺灣人「借」的意識》主題在於描述臺灣人的民族意識,並與鄰國中、日、韓做比較為輔,呈現出臺灣人發達的借之意識的話;那麼,《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一書,主題則是描述韓國人的民族性心,並同時與臺、中、日做比較,揭露出韓國人發達的被害意識。

書封面

在數十年前「亞洲四小龍」時,臺灣還處於領導地位,但在1997年,韓國經歷IMF金融危機之後,韓國政府傾全國之力拼經濟,並且同時深根文化復興相關工作,造成今日全世界有目共睹的「韓流」現象。迄今,韓國在各方面已與臺灣有相當的差距,而近幾年來,為了能夠深刻剖析韓國成功的原因,市面上開始出現關於分析韓國、甚至是韓國人民族性的書,如《韓國:撼動世界的嗆泡菜》即是一例。

kk0365662

但不得不提的是,《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一書內的描述方式,跟市面上韓國文化書籍截然不同。在此書的第一部「被害意識發酵的全身」,先是帶出「被害」意識一詞,這是許多研究韓國文化的學者,或是當地韓國都知曉的單字,但是作者卻在此書內做了一個體系化的論述,甚至是一個哲學架構。從韓國人的各身體部位到生活空間(如廁所、咖啡廳、餐廳、學校等)分成幾個小主題與文章,分門別類討論。都呼應到作者在此書的論述架構──那就是韓國人發達的被害意識。

藉由一篇篇文章的論述、勾勒、連結,讓讀者看到「被害意識」是如何滲透進韓國人的血肉中。作者將「被害意識」這個觀念,作為讀者瞭解韓國文化的一把鑰匙,讓大家體會到在外表華麗下的韓國,其實也為此付出了許多代價。

這項體系化的「被害意識」論述,必非無中生有。作者透過史料的考察,推溯韓國人是如何從祖上、歷史經驗中承襲「被害意識」,且當代他們為了逃脫「被害意識」,或是過往慘痛的歷史經驗,又產生何種變化,進而產生與中國人、日本人,或臺灣人不同之特質。而其中,作者自創描繪韓國社會的「間差社會」概念,可謂一絕。

此外,陳慶德寫這本書的宗旨,與前作《無鏡の国度—臺灣人「借」的意識》一樣具有批判性。無論是對韓國社會內,因為「他人的目光」、「間差社會」所產生的各種現象,或是與鄰國相比較時,得知臺灣在文化、飲食等各方面,明顯缺乏歷史感之外,也藉由韓國這道鏡子,重新反省臺灣,達到「自省」之目的。

舉例而言,注重他人目光的韓國人,為了能使他人注意自己,在身體上下的功夫特別多,像現今許多韓國年輕男女生,都會模仿電視上的流行歌手、演員穿著一般,除了服飾之外,髮型,或是頭飾、頭巾、耳環、甚至耳機等等,都是不可或缺的「流行裝備」。作者在〈韓國人的大腿與屁股〉等文內,除了描述韓國女生操心自己身材之外,我想作者更想強調的是,韓國與其他國家相比更為嚴重的「外貌至上主義」、過度物化女性之現象,也突顯出韓國大男人主義、兩性不平等之思維。如在今年(2016)五月,韓國首爾江南站爆發了隨機殺害年輕女性之事件,以及在臺灣端午連假時,於首爾市廳廣場舉行,被視為「禁忌」的同性戀彩虹派對遊行等,都是一再挑動韓國人注重群體觀念,非但不鼓勵甚至排斥個人太過突出。歸根究底,就是韓國人發達的被害意識所發酵的之存在樣態。

此書第一部內,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韓國人的美〉一文。自韓流興起後,韓國流行音樂、戲劇席捲全球,我們也在這些大眾文化內,看到韓國人的審美觀。但作者於此文中,提出韓國的美都是屬於「霎那間」,無「耐看」之觀念。韓國美奪人眼目,但褪色得也快。如作者提到,韓國人非常注重群體生活(「我們」、「外表複製時代」),所以只要在當地流行起某一款的名牌項練、涼鞋、衣服或包包的話,在韓國當地街上,到處可以撞鍊、撞鞋、撞衫、撞包等。

6863174202
韓國的花美男代表:金秀賢

再者,韓國人愛與他人比較、加上欲快速吸引別人注意的被害意識,使得流行汰舊換新的速度比周邊國家還來的快。這就讓我想到,像是之前韓流明星河智苑所帶起的「안녕하삼」(你賀啊!)、「귀요미」(小可愛)等流行語[1],又或者如歌手李愛蘭的〈百歲人生〉衍生的「~다고전해라」(替我向別人說~~)的流行語,流行消逝的速度便如同作者所言。因為,這些流行語盛行於去年年底(2015)的韓國各大社群軟體、討論版上,但才短短幾個月,這些流行語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彷彿從未存在過般。作者將韓國人的審美觀與他們發達的「被害意識」連結,真是恰到好處。

作者在此文內亦提到新羅時代,充滿了哀傷、保衛國家、為國犧牲的「花郎」,「則貴人子弟美者,傅粉裝飾之,名曰花郎,國人皆尊是者也。」來到當今,發展出大家在螢幕上,時常看到的韓國「花美男」。但是,這種美卻是與「被害意識」相連結之。

在此書第二部分為「繼之,操心他人目光的社會」。

作者於〈混血兒在韓國〉一文,談到韓國混血兒之問題。眾所皆知,韓國是由單一民族所組成的國家,國民間的膚色、外表、身材、甚至語言、文化都沒有太大的落差。但是混血兒則不同了,因為他們身上的膚色,很容易讓同儕或周遭的人辨識出非我族類,且被投以異樣眼光。也因為「被害意識」在朝鮮半島發酵千百年,外人來到此處不是進行搶奪,就是別有用心,這也是為什麼韓國人會讓外人認為,「韓國人團結」、「排斥外族」印象之起源。

其實不只是混血兒,就連北韓來的脫北者、中國來的朝鮮族(韓國人稱之為「同胞、中國同胞」),來到南韓生活之後,也充分感受到南韓人各方面的歧視或差別待遇。連同族之人尚且如此,更別說是混血兒或是外國人了!

201181515453667084
梨泰院

作者舉到首爾觀光景點「梨泰院」(이태원)地名之由來,竟因為日本人、美軍而產生的混血兒,將之稱為「異胎」(韓文中「梨泰」與「異胎」同音同字)而定。此種命名方式,就讓筆者聯想到,清末中國人在世界圖上,將英國的「英吉利」三字加上犬字旁有異曲同工之妙。其實主因都是韓國,或中國對外來事物之懼怕,所產生之誤會與歧視。文末,作者舉出韓裔混血球星為例。但其實,韓國當地藝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聞名於韓國歌謠界,算是老師級的女歌手仁順伊(인순이),她也因為混血兒之身分,在從事演藝生活的路上,遭受到許許多多差別待遇與社會之歧視,這些辛酸,在仁順伊所翻唱的〈天鵝的夢〉(거위의 꿈)一曲內表露無遺,此曲也讓人聽了不禁為之鼻酸,充分體會仁順伊生活在注重他人目光的韓國社會內,所遭遇到的巨大壓力與痛苦。

《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分析在生活各處上韓國人的性格,以及因為地理劣勢、歷史因素所造成的千百年「被害意識」,而這種「被害意識」與「恨」正是韓國人性格上不可缺的因子,也成為韓國在近幾年發展國家上不可缺的動力;但也因此意識,產生許多社會問題,如自殺率過高、補習風潮過盛,甚至周邊國家在評價韓國時,也以此作為韓國人的負面性格之一。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藉由此書窺探韓國人性格的同時,臺灣也應該要有人出來徹底對自己進行反思。在此,也希望作者的《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第2卷儘速發行,以饗讀者。


[1] 參閱作者所著的《韓語超短句—從「是」(네)開始》(統一出版社)、《韓半語—從「好啊」(콜)開始》(統一出版社)、《手機平板學韓語迷你短句—從「咯咯咯」(ㅋㅋㅋ)開始》(智寬出版社)等韓語語脈分析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