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企圖阻止希特勒掌權的德國軍官們,為何最終失敗?
作者:李德哈特(Sir B. H. Liddell Hart)

希特勒是如何攫取權力的,雖然人們早已從各個角度對此事作過描述,但尚未有人從德國軍方的角度對此事加以論述。曾有人指責德國軍方高層慫恿支持希特勒奪權,但顯然又沒有什麼證據能證實這種指控。

希特勒上台後擴軍備戰,軍方前景看好,國防軍軍官顯然也是受益者。布倫堡和其他將領也承認,希特勒政權使德國擺脫凡爾賽條約的桎梏,在一開始受到軍方的歡迎。

對於軍人而言,當時他們採取這種態度是很自然的,雖然很多人後來為之悔恨不已。另一些軍人具有遠見卓識,他們從一開始就對此深感憂慮。他們認為這是一幫帶領衝鋒隊的「業餘分子」或「被趕出部隊的士兵」,他們的政黨一旦掌權絕不會容忍一向保守的軍方繼續保持已有的特權。

儘管有相當一部分軍人對希特勒的上台表示歡迎,這並不等於他們曾經助紂為虐,甘當納粹的工具。軍隊更不可能充當希特勒奪權的工具,除非當時的軍方要員全由希特勒一手指定,否則是絕對行不通的。

Fuhrer und Duce in Munchen. Hitler and Mussolini in Munich, Germany, ca. June 1940. Eva Braun Collection. (Foreign Records Seized) Exact Date Shot Unknown NARA FILE #: 242-EB-7-38 WAR & CONFLICT BOOK #: 746
軸心聯盟,希特勒與墨索里尼1940年6月在德國慕尼黑留影。.
Fuhrer und Duce in Munchen.
Hitler and Mussolini in Munich, Germany, ca. June 1940.
Eva Braun Collection. (Foreign Records Seized) Exact Date Shot Unknown
NARA FILE #: 242-EB-7-38
WAR & CONFLICT BOOK #: 746

就這點而言,對軍人的指責與基本事實背道而馳。

在這個關鍵時期,軍內的軍政領袖是施萊謝爾將軍。他是巴本內閣時的國防部長。比他軍職略低的是國防部參謀總長布理多(Bredow)上校。陸軍最高首長是哈默斯丹將軍。

希特勒上台後不久,就解除哈默斯丹陸軍總司令的職務。在一九三四年六月三十日血腥清洗行動中,施萊謝爾和布理多慘遭謀殺。這三人的清除,證明其他軍人所言屬實—他們曾企圖阻止納粹奪取政權。

施萊謝爾的助手列里希特將軍,曾講述這一非常時期以及後來一段時間內將領們與希特勒衝突的內情,他所言與外界所傳大相徑庭。那幾個星期所發生的事情對德國生死攸關,作為倖存下來為數不多的內幕人物之一,他的證詞頗有參考價值。

列里希特首先描述了施萊謝爾和哈默斯丹的個性,他說:

施萊謝爾將軍雖然與任何政黨都沒有瓜葛,但他對政治比軍事更在行。他非常同情工會運動,工運人士對他也頗有好感。由於他傾向於社會改革,以致保守派將他視為異己。他身上沒有絲毫「容克貴族」的氣息。他精明能幹,熱衷於政治,但缺乏在這非常時期所需要的政治手腕。

談到哈默斯丹,列里希特說:

他是個天才,極其聰明,有政治頭腦,但是個懶散的軍人。他強烈反對國家社會主義,遵循施萊謝爾的政治路線。

列里希特的敘述如下:

防衛軍與納粹奪權

在與國社黨權爭時期,巴本和施萊謝爾領導的內閣於一九三二年十月宣布辭職並解散德國國會。儘管國社黨在選舉中喪失了不少席位,但無論是巴本還是分裂為左右兩派的在野黨都沒能在國會形成絕對多數。

一開始總統有意讓巴本重新組閣,但是他們與所有由革命派領導的反對黨的關係都非常差。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柏林運輸工人大罷工,共產黨和國社黨合作的趨勢已經十分明顯。當局認為此事非同小可。

由於情況緊急,當局決定在十一月二十日前後在國防部舉行與內政部共同參與的對策會議,審視防衛軍是否有能力鎮壓極左派和極右派發動的革命暴動。如果巴本新政府傾向保守的右派德意志民族黨以及右翼退伍軍人組成的鋼盔團,情況很可能會升級。

會議達成共識認為,運輸工人的大規模罷工將導致整個國家和軍隊的癱瘓,因為國防軍的摩托化程度還很低,其因急部隊將無法有效地執行任務。施萊謝爾認為,儘量不要造成軍隊向同胞開火的局面,他可不想自找麻煩。

儘管有違他個人意願,施萊謝爾最終還是被推上總理的位置。因為他在人們眼裡是個中立的軍人,不像被視為代表保守勢力的巴本。

兩害相權取其輕,中央黨和社會民主黨都同意接受施萊謝爾為總理。國社黨也表示默許,認為施萊謝爾很可能成為國社黨上台的墊腳石。十一月底對施萊謝爾的任命沒有引起任何激烈的反應,為各派政黨提供了一個喘息的空間。

施萊謝爾企圖利用國社黨在國會的派別鬥爭來遏制其氣燄,形勢也似乎頗為有利,當時國社黨員正為選舉的受挫而深感失望,又為黨內的財政困難而焦慮不安。施萊謝爾先成功遊說史特拉瑟(Strasser)和其他八十位國會議員,國會因此延期開議。

前景似乎還很可樂觀,十二月初德國取得一項外交成就,(可能是在德國國內的強大壓力下)國際裁軍會議作出讓步,同意德國在原則上享有同等的軍事權利。

但由於施萊謝爾打算進行深層的社會改革,從一開始就遭到保守派的激烈反對。於是施萊謝爾威脅,要揭發東部救濟基金分配不當的黑幕。

總統興登堡年事已高,深受其保守黨朋友的影響。這些人攻擊施萊謝爾親布爾什維克,傳播謠言聲稱施萊謝爾企圖篡軍奪權。與此同時,巴本也開始蠢蠢欲動,與希特勒暗中勾結,妄想利用國社黨使自己重返權力中心,結果是自欺欺人。

施萊謝爾中斷了開始時前景看好的會談,企圖分裂國社黨人,這造成了「興登堡—施萊謝爾危機」。既沒有總統的支持,在國會中又不佔多數,施萊謝爾陷入了困境。

一月二十六日,亦或是二十七日,陸軍總司令哈默斯丹試圖說服總統,遭到興登堡的嚴詞拒絕。一月二十九日,施萊謝爾辭職,一月三十日,希特勒被任命為德國總理。

施萊謝爾這位唯一由軍方出身的總理就這樣下台了。一九三四年六月三十日,施萊謝爾被納粹特工暗殺,同時被殺的還有布理多上校(徒有虛名的政治家)和史特拉瑟。

德國軍方以前一直獨攬政府最後一道且能夠起決定作用的防線,隨著希特勒的掌權,這些榮光不復存在。

十萬名左右的防衛軍分成小部隊散佈到全國各地,國社黨控制了全部國家機器。所有的交通工具、通訊、公共設施、街頭輿論和大部分的工人團體都被國社黨所掌控。軍隊已經失去了昔日舉足輕重的地位。

回顧這一系列事件和史實,我敢斗膽說,指控德國軍方支持希特勒篡奪政權絕對是個歷史冤案,事實恰恰相反。

巴黎陷落,希特勒參觀他的「戰利品」。德軍原本以為戰爭已經結束了,無法解編返國讓基層士氣低落。
巴黎陷落,希特勒參觀他的「戰利品」。
德軍原本以為戰爭已經結束了,無法解編返國讓基層士氣低落。

在這裡,我想探討一下德國軍隊是否有可能公開起兵反對希特勒。在國社黨上台前後的非常時期,施萊謝爾和哈默斯丹周圍的親信也曾考慮過發動兵變的可能性,但因為估計沒什麼成功的希望而作罷。

客觀原因不一而足。

首先,希特勒是多數黨領袖身份,由總統根據憲法任命為總理,走的是完全合法的程序。若要發動兵變,就得由施萊謝爾將軍和哈默斯丹將軍向部隊發佈命令,但倆人的軍階、名望都不夠高,如果由他們挑起,不僅要反對希特勒—巴本—胡根堡(Alfred Hugenberg)內閣,還得反對德高望重的全軍最高統帥興登堡總統。

其次與共產黨聯盟是不可能的,與其他黨派也沒法倉促結盟。宣誓效忠興登堡的防衛軍,不會服從施萊謝爾和哈默斯丹的命令,而且此時力量更不如十一月。

最終他們還是犯了嚴重錯誤,最終導致一系列不幸的後果。

興登堡去世前(一九三三年一月至一九三四年八月)

橫掃一切的革命行動導致一系列的政治事件,德國的政治格局從此不同,德軍卻始終袖手旁觀。軍方就像一座孤島,希特勒對它莫可奈何,軍隊聽命於興登堡,可興登堡已是老朽一個。興登堡命令由傅利奇取代哈默斯丹。

一九三三年一月,布倫堡被任命為國防部長。此前他一直作為德國代表出席日內瓦裁軍會議,與希特勒素昧平生。布倫堡是個有天賦的軍人,他受過良好的教育,視野開闊,興趣廣泛。但是他個性不強,易受他人的影響。

賴赫勞是國防部武裝部隊辦公室主任,他個性強,有進取心,注重實做,行事不多加思索,愛憑直覺。雖然他極有抱負,聰明能幹,學歷又高,還會吟詩弄文,但體魄強健,就像一個運動員。多年來,他與希特勒過往甚密,自認為效忠於希特勒本人,而不是效忠於國社黨。

傅利奇將軍(後來成為陸軍總司令)是個優秀的軍人,但他的思想僅停留在軍事事務。他是個純粹的紳士,而且篤信宗教。

布倫堡和賴赫勞的任務是確保陸軍在新政府中的地位,他們一向認為陸軍是國之棟樑的事實是不容置疑的,他們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清除國社黨中的革命分子,恢復正常的社會次序。

參與革命的衝鋒隊從一開始就是陸軍的對頭,他們當時的勢力足以左右群眾和國社黨。衝鋒隊聲稱要根據他們個人的等級在新政府中重組軍隊,陸軍決心為自己在新政府的地位進行鬥爭。儘管衝鋒隊曾經充當希特勒的親衛隊,扶植他上台,但兔死狗烹,跟其他獨裁者一樣,希特勒也不得不除掉這班無法無天的傢伙,一九三四年六月三十日,希特勒站在陸軍那一邊,在血腥鎮壓衝鋒隊的時候,完全讓軍隊置身事外。

興登堡逝世至一九三八年

軍方將六月三十日的血腥鎮壓視為成功的一著,還是有其不可取之處(如謀殺施萊謝爾等人)。然而事實證明,對軍方而言,這不過是一次得不償失的皮魯斯式的勝利。[2]從那天起,武裝親衛隊(Waffen-SS)迅速竄起,它對陸軍構成的威脅遠遠超過衝鋒隊。

興登堡死後,希特勒自封為國家元首和國防軍總司令。

重整軍備一開始的本意是要與鄰國平起平坐,此時成為當務之急,同時也改變軍隊在國家政治中的格局。重整軍備的結果表明,陸軍眾所公認的牢固地位已經削弱。四千名職業軍官原本是逐漸擴展軍隊的核心,也是德國空軍的骨幹力量。如今來自各行各業和階層的人士,因擁護納粹政治觀念,現在都當起了軍官,其中年壯派的思想更是激進。軍官團已經面目全非,國社黨人在陸軍的勢力與日俱增。要指望軍人能夠團結一致,幾乎事不再可能了。

重新啟動徵兵後,陸軍就失去了它在國內爭鬥中原有的功用,空軍的建立進一步削弱陸軍的地位,從一開始空軍就是以國社黨的理念為指導原則的。把防砲部隊劃歸空軍也是另一個有意削弱陸軍的性動,沒有防空力量,陸軍在國內爭鬥中的作用就不再重要。

儘管如此,當布倫堡被撤職,一九三八年一月和二月又為傅利奇同性戀事件產生激烈衝突時,軍方也曾再度考慮起兵推翻希特勒。希特勒取代布倫堡,親自擔任國防軍總司令。凱特爾(賴赫勞的後任)雖然留任,但充其量只不過是個唯命是從的書記長。

傑出的傅利奇,居然遭到令人難以置信的不公平待遇,這使軍方高層為之震怒。

其實早就有人在暗中行事,歌德勒(Carl Goerdeler)和沙赫特(Hjalmar Schacht)等人組成的秘密組織,主張不遺餘力地推翻希特勒。然而,將領們在關鍵時刻卻無法團結,自塞克特將軍以來,軍方從來就沒能做到步調一致。他們沒有可以達成這種目標的工具—訓練有素且能夠完成兵變的部隊。他們同時缺乏願意採取行動接管政權的政治領袖,起義始終沒能付諸實施。

另一方面,希特勒早就在軍中高層安插自己人,以便在軍中進行分化。將領們各自有盤算,再也不可能指望陸軍同心同德採取共同的政治行動。

德軍敗將親身解釋二戰謎團。 著名軍事戰略學家李德哈特的重要著作,首次在臺公開出版。 了解真實的二戰史,不能忽略戰敗者的看法。 二戰關鍵時刻,德國敗軍之將如何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