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與科學彼此看似相距遙遠其實很近,看似距離很近其實遙遠
作者:高野文子

詩與科學彼此看似相距遙遠其實很近,看似距離很近其實遙遠。

為什麼感覺遙遠?

科學就像個嚴格的老師,不能曖昧、含糊地回應他。複雜的實驗必須細心地執行,也要學習難懂的數學。詩就像慈祥的媽媽,任何任性的話,她大多都會認真傾聽。詩的世界裡有美麗的花朵,也有美味的水果。

但總覺得這兩者也很近似。為什麼呢?

因為它們的出發點是相同的。兩者都是從觀察和傾聽自然開始的。聞到玫瑰花香、頌讚其美麗的那種感覺,與想要研究花的形狀的這份心情,兩者間其實沒有太大差距。但接下來,做一首玫瑰的詩,與拿出顯微鏡來觀察,方向已經不同。

MWSnap983
兩者都是從觀察和傾聽自然開始的

科學不斷地進步,也隨之分別出許多專業領域。實驗室裡,雜亂排列著各式各樣的器具,相關書籍上,也淨是一些奇妙莫名的數學公式。這裡早已不見詩的影子與形跡。科學家就是遺忘詩的人,失去詩的人。

那麼,這一度失去的詩,就再也無法再回到科學的世界了嗎?

詩,是難以捉摸的。當你以為它在這裡,即使拚命努力去尋找,也未必找得到詩。在雜亂無章的實驗室角落裡,科學家有時會驚喜地發現詩的存在。那些在門外漢眼中一點也不有趣的算式裡,專家可以清楚看見比現實中的花朵更加美麗的自然之姿。

然而,並非所有的科學家,都能察覺隱藏的自然之詩。能在科學奧妙裡再次發現自然之美的,或許只有少數優秀的學者擁有這樣的特權。不過,一個人所發現的詩,可以分享給無數人。

03-3
一個人所發現的詩,可以分享給無數人

無論如何,詩與科學不只是從同一場所出發,我想最終的目的地應該也是相同的。會覺得兩者距離遙遠,或許是因為我們只看到途中的路程罷了。不管是哪條路,只要持續地一直走下去,我想彼此應該會慢慢接近。不僅如此——這兩條道路,甚至可能在意想不到之處交會。

 ※※※※※※※※※※
MWSnap980
登茂子介紹〈鏡中的物理學〉

登茂子介紹的〈鏡中的物理學〉是諾貝爾獎得主、物理學家朝永振一郎以一九七一年的演講內容為主寫下的文章。

透過「鏡中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的關聯性,介紹力學、電磁學、熱力學等基礎自然定律,更談及基本粒子世界的定律。朝永在先前出版的《鏡中世界》(美篶書房)一書中的序文裡寫道:

把鏡子擋在臉的前方,看著映照在鏡中的周遭,在家裡各個房間走來走去─小時候我經常玩這個遊戲。這麼一來,每天看膩的家,彷彿變成不曾見過的另一個家。這是樂趣所在。

02-2
每天看膩的家,彷彿變成不曾見過的另一個家

朝永說明了他為何會研究科學,其根本在於始終懷抱著孩提時這種天真單純的心思;科學的存在,「不能只討論好或壞」,應該還有這第三層意義才是。

《鏡中物理學》這本書還收錄了其他諸如〈基本粒子是粒子嗎?〉、〈光子的審判〉等。

〈光子的審判〉以帶有量子力學中粒子特性的「波之光子」1 為被告人,在法庭上演訴訟劇,藉此為讀者解析量子力學的本質,是朝永非常知名的科普文章。

至於登茂金斯學生宿舍午餐出現的烏龍麵,時間要回遡到一九二六年,當時剛進大學的朝永在寫給他的義兄堀健夫(也是物理學家)的信上,曾經提到烏龍麵的軼事。

我終於一嘗宿願了。你猜是什麼事?─知道了可別吃驚喔─那就是我吃到北野那家的「一條」烏龍麵了─如何?嚇到了吧?平得像鍋蓋一樣的大碗裡,捲著一條大約二尺(六十公分)、又長又粗的麵條。

MWSnap982
登茂金斯學生宿舍午餐出現的烏龍麵
歡迎光臨「登茂金斯」學生宿舍! 這裡住著四名未來將名震科學領域的年輕學生: 書本不離手的 湯川秀樹(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沉迷鏡中世界的 朝永振一郎(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日本植物學之父)牧野富太郎 以「植物的情人」自居 (雪博士)中谷宇吉郎 眼中的雪是「天上寄來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