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婪、失心瘋與金錢遊戲──讀《金融狂熱簡史》
《1637年鬱金香狂熱》(Tulipmania 1637)是款以真實歷史事件為主題的桌上遊戲,玩家扮演相互競標各種類鬱金香的投資客,必須在屢次買賣中炒作價格。但在最後,每種鬱金香必定會價格崩盤,玩家不僅要懂得如何炒高價錢,更要懂得在何時收手,如果不幸擔任最後一位接手的買家,勢必會血本無歸。簡言之,這款遊戲要求玩家在「鬱金香狂熱」的投機氛圍下,理性評估任何可能的投資風險。
《1637年鬱金香狂熱》外包裝封面。 版權所有:JKLM Games, El Viejo Tercio 來源:https://goo.gl/wIpOiA
《1637年鬱金香狂熱》外包裝封面。
版權所有:JKLM Games, El Viejo Tercio
來源:https://goo.gl/wIpOiA

然而,精美的歷史遊戲,終究無法鉅細靡遺地重現歷史,就像本文要介紹的《金融狂熱簡史》(A Short History of Financial Euphoria)指出,人類的理性其實在每次投機事件中,多半無法發揮實質影響力。每位深陷其中的人,往往直到最後一刻仍相信,他們選擇了一項相當優質的投資標的,如此美好的榮景會持續下去。

s27095056

金融狂熱簡史》的作者約翰.高伯瑞(John Keeneth Galbraith),是美國頗具知名度的經濟學者。可能因為有這層背景,高柏瑞在分析歷史上的諸多金融炒作事件時,採用不少專有名詞彙和概念,不過他的用字遣詞尚屬平易近人,結論更是簡單明白,幾乎可用出自席勒(Friedrich Von Schiller)的本書首句引言總結完畢:「任何人在獨處時,總是既聰明又理性;然而,一旦成為群體的一分子,就馬上變成了傻瓜。」也就是說,作者認為世界上總是有一群貪婪又不理性的人群,不斷推動每一次的金融狂熱,使相關歷史延續至今。

從後見之明來看,本書提及的許多事例非常荒謬可笑,讓人難以相信都竟是實際發生過的歷史事件。

約翰‧高柏瑞。 photo credit:Dutch National Archives (CC BY-SA 3.0 nl) 來源:https://goo.gl/EzXbQk
約翰‧高柏瑞。 photo credit:Dutch National Archives (CC BY-SA 3.0 nl)來源:https://goo.gl/EzXbQk

本書從歐洲近代史上最著名的炒作故事「1637 年的鬱金香狂熱事件」談起。

荷蘭人在十七世紀初見這種來自異國的花卉時,先是感到新奇,進而紛紛追求更奇特的花色。不斷擴大的需求讓價格開始不理性飆漲,在泡沫破滅前的 1636 年,單是一顆鬱金香球根,就與「一輛新的四輪馬車、兩匹灰馬,以及一套完整的馬具」同等價值。除了對未來飆漲空間的期待外,實在看不出這樣的價格有其合理性,上至貴族,下至農民、家僕,眾人莫不將資金投入鬱金香買賣。

直到 1637 年,市場輿論才意識到鬱金香不合理的價格。眾人急於脫手求現的結果,便造成鬱金香的價格一瀉千里,令許多富商及貴族逼近破產邊緣,引發財富大洗牌。

1640年,鬱金香狂熱的諷刺畫,比喻吹捧鬱金香的人就像一群沒腦的猴子。 來源:https://goo.gl/kSN99o
1640年,鬱金香狂熱的諷刺畫,比喻吹捧鬱金香的人就像一群沒腦的猴子。
來源:https://goo.gl/kSN99o

在荷蘭的鬱金香事件發生約八十年後,英、法兩國也分別發生著名的「南海公司泡沫事件」與「密西西比公司泡沫事件」。兩家公司都給予眾人非常美好的獲利藍圖:新發現的美洲大陸將帶給這兩家公司永無止盡的利潤,公司股票更因此不斷上漲。股價在短時間內飆漲。然而,誰也沒看見真有從美洲大陸獲得足以支撐高股價的穩定收入。如同鬱金香狂熱,終於有人在不理性的氛圍中大夢初醒,於是急於拋售手中股票,縱使無法獲利,也求減少損失。

約翰‧駱(John Law),密西西比公司的創始人。密西西比泡沫破滅後,為躲避法國人的憤怒逃離法國,在威尼斯度過餘生。 來源:https://goo.gl/1NBd6H
約翰‧駱(John Law),密西西比公司的創始人。密西西比泡沫破滅後,為躲避法國人的憤怒逃離法國,在威尼斯度過餘生。
來源:https://goo.gl/1NBd6H
牛頓(Sir Isaac Newton),也在南海泡沫中損失大筆財富,總金額約為今日的一百萬美金。 來源:https://goo.gl/eJ1K2O
牛頓(Sir Isaac Newton),也在南海泡沫中損失大筆財富,總金額約為今日的一百萬美金。
來源:https://goo.gl/eJ1K2O

除了以上三場事件,《金融狂熱簡史》還討論到接下來發生在美國的屢次金融泡沫,1929 年的華爾街狂熱事件當然也是其中的案例。

看似美好的投資前景與急於追求利潤的人性,造成美國股市經歷一場如夢似幻的暴起暴跌。曾被視為金融天才的主事者遭受眾人攻擊,事後的檢討將原因歸咎於各種外在因素,卻不曾承認人性的貪婪造成失序,從不檢討市場條件失靈的原因所在。眾人不久後就忘了這次教訓,過了幾年繼續吹捧下一個投資機會與金融天才。許多地方就跟二、三個世紀前,曾在荷、英、法等國發生的事件一樣。

歷史仿若不斷重演,卻沒有人從中得到教訓。

1929年,股市崩盤後的華爾街。 來源:https://goo.gl/dnISGz
1929年,股市崩盤後的華爾街。
來源:https://goo.gl/dnISGz

本書在分析歷史時的態度,與馬基維利的《君主論》有點雷同。作者非常專注於在這些故事中,找出一條可供後人引以為鑑的「教訓」:人性的貪婪與健忘。如果以此作為本書的副標,倒也頗能切中作者的寫作觀。

相較之下,不同事件的前因後果,以極可能蘊含的本質性差異,則鮮少是作者想特別討論的議題,在書中被放置於最不起眼,乃至於無的位置。例如所有事件的起因(鬱金香、南海公司及密西西比公司等),一併歸類在「包裝過的金融商品中」,至於它們出現的背景,則用簡單幾句話帶過。簡言之,作者致力於在眾多事件中,得到一個簡單又明確的解釋,可說是本書最鮮明的特色。

金融狂熱簡史》與《君主論》的另一相似之處,在於其具備的「勸世」成分。馬基維利試圖透過《君主論》指出統治者有效維繫政權的良方,使之長治久安;高柏瑞則想要告訴讀者,「別參與其中」才能避免因金融泡沫事件而受害。他特別強調,人性使每個人相信,自己聰明到能判斷最好的投資標的與時機。抱持絕對的懷疑,別吹捧市場未來與金融天才才是最佳保身之道。本書結尾處便如此說道:

每本研究金融狂熱的書在最後的結論總無法迴避以下的問題:下一場大型投機事件何時來臨?會發生在哪一種資產──不動產、證券市場、藝術品或古董車?這些問題沒有答案;沒有人知道答案,而能講出答案的人便是無法認清自己的無知。

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類似的事件將來一定會再次出現,而且不只一次。人們總是說,傻瓜很快或是終將一貧如洗。唉,那些呼應大眾樂觀主義情緒、被自身金融敏銳度迷惑的人,下場也好不到哪去。這種事幾百年來就是這個樣子,長遠的未來也將是如此。

金融狂熱簡史》原書出版於 1990 年,在那之後,金融狂熱事件確實如作者所說,又有各種包裝後的金融商品出現於世人面前,2008 年的雷曼兄弟連動債事件,就是近幾年最轟動的案例,對金融活動帶來莫大負面衝擊,紛紛打落當年自詡為「眼光獨到」的投資人。此情此景,宛如歷史上各大金融狂熱事件的重現。

就書中內容而言,作者面對金融投資活動的態度相當保守,甚至帶點負面意見,但毫無道理嗎?從過去發展來看,顯然不盡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