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領希臘走向最輝煌的時代──亞歷山大大帝的崛起之路(上)
希臘奧林匹斯山的山頂,古希臘人認為它是眾神的居所。

一代天驕的崛起

公元前 356 年,希臘北方的馬其頓王國(Kingdom of Macedonia) 有一個嬰兒在炎熱的七月中旬呱呱墜地。這個孩子有著非常顯赫的家世:父親是馬其頓國王菲力二世(Philip II):一位希臘政治和軍事界的新星,科林斯同盟(League of Corinth)的建立者;母親是伊庇魯斯(Epirus)國王的公主,菲力二世的王后奧林匹亞絲(Olympias)。

然而,有傳聞流傳說菲力二世並不是這個孩子的親生父親,傳聞中他的親生父親是比一位世俗的國王更加厲害的角色,他是一位天神──希臘世界的主神宙斯(Zeus)。

宙斯從眾神所居住的奧林匹斯山下降到馬其頓王國的首都佩拉城(Pella),化身成一條大蛇跟崇拜蛇的奧林匹亞絲同眠共寢。覆雨翻雲之後,奧林匹亞絲孕育了一位半人半神血統的偉人,就好像《荷馬史詩》裡面的英雄阿基利斯(Achilles)一樣。

延伸閱讀:真真假假,關於希臘神話的十個疑惑

這位新誕生的嬰兒的未來成就將遠遠超乎任何人的想像,因為他會創造一整個文明,影響力從西邊的大海直到遙遠東邊的日出之地,從他而出的文化藝術將影響世界直到 2,300 年後的今日。他的名字將會傳訟千古、家諭戶曉,他就是馬其頓的亞歷山大三世(Alexander III of Macedon),或稱作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亞歷山大的身份讓他獲得最良好的教育,他師承希臘大哲學家亞里士多德(Aristotle)門下,學習希臘哲學,而這位註定不平凡的王子天賦異稟漸漸得到體現。

大約 13 歲那時,一位色薩利馬商帶著一頭烈馬布西發拉斯(Bucephalus,希臘文名稱Βουκεφάλας)求見菲力二世。牠身價達 13 塔蘭,但脾氣剛烈,沒有人可以馴服得了牠。正當菲力二世準備放棄的時候,年輕的亞歷山大堅稱他可以馴服到布西發拉斯。

亞歷山大發現布西發拉斯之所以畏懼和驚恐,是因為牠害怕自己的影子,因此亞歷山大引領布西發拉斯的頭面向陽光,讓牠再見不到自己的影子。亞歷山大輕撫安慰布西發拉斯,然後他縱身一躍跳上馬背。

起初菲力二世很害怕他會有事或者被摔下馬,但當他騎了一個圈安全回來的時候,眾人都為他發出歡呼的掌聲。菲力二世見到這個景象,不得不發出一個感歎:

啊,我的兒子!去找一個配得上你的王國吧!馬其頓對你而言實在太小了。

菲力二世的感歎成為歷史上最常被提起的預言,亞歷山大將如鷹高飛,奔向遠比馬其頓更廣闊的天地。

東征之途的起點

公元前 336 年,菲力二世正準備參與伊庇魯斯的亞歷山大一世和他女兒克麗奧佩脫拉的婚禮。這本來是一個值得高興的場合,沒想到以悲劇收場。正當菲力二世進入劇場之際,他冷不防被自己的侍衛保薩尼亞斯(Pausanias of Orestis)所刺殺。

菲力二世死後,馬其頓軍方高層及貴族迅速將年輕的亞歷山大擁立為新王。就這樣,馬其頓這一個崛起中的王國,王位就此落到只有 20 歲的亞歷山大手上。而亞歷山大堅信波斯帝國密謀指使對菲力二世的刺殺,亦令他暗暗起誓要攻打波斯帝國,為父親報仇。

亞歷山大大帝的白色大理石雕像

當亞歷山大成功當上馬其頓國王之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鞏固自己的權力。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殺了幾個有威脅的馬其頓王子,並隨後出兵攻打希臘本土,鎮壓了希臘地區以及色雷斯的叛亂。

在科林斯,亞歷山大跟他父親菲力二世一樣獲得了希格蒙(Hegemon)的稱號,意即「領袖」。這意味著他即將統領希臘世界的聯軍,跟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阿契美尼德波斯帝國(Achaemenid Empire)以及其「萬王之王」大流士三世(Darius III)決一高下。

在亞歷山大解決了馬其頓王國以及希臘內部問題之後,公元前 334 年,亞歷山大帶著 48,100 步兵、包括精銳伙伴騎兵在內的 6,100 騎兵,以及 120 艘戰船,共 38,000 人規模的海軍,從馬其頓首都佩拉出發,越過達達尼海峽入侵屬於波斯帝國小亞細亞。

陪伴亞歷山大東征的,還有他的將領兼好友托勒密(Ptolemy)、塞琉古(Seleucus)等人,以及他一生中最愛、在東征戰爭中陪伴他征服到世界盡頭仍形影不離的一個男人:赫菲斯提翁(Hephaestion,希臘文名字為Ἡφαιστίων)。

雖然亞歷山大擁有的兵力不少,但不要忘記,他面對的是一個領土面積達 600 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 1,800 萬的超級大國波斯。不止是單單一個馬其頓王國,即使整個希臘的面積、人口和兵力加在一起,跟波斯帝國相比只是小巫見大巫。

當他大膽入侵小亞細亞時,波斯人對他的態度或許只是不屑一顧。但亞歷山大是一個軍事奇才,他採用的先進戰術如馬其頓方陣、衝擊騎兵等,加上在戰場上的敏銳觸覺、過人的判斷力和指揮能力,都令軍力遠在希臘之上,但使用古戰術和武器的波斯人一敗塗地。

延伸閱讀:是殺人魔王還是史詩英雄?──《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

格拉尼庫斯河戰役:在安納托利亞初試啼聲

越過達達尼海峽後,亞歷山大第一個造訪的歷史名城就是小亞細亞西北角的特洛伊古城(Troy),他到了雅典娜神殿及阿基利斯的陵墓獻祭。亞歷山大對《荷馬史詩》以及希臘人的歷史有著濃厚的興趣,在他東征的過程中,他身邊一直都帶著一本《伊里亞德》。

他對荷馬的興趣很可能是源於他的老師亞里士多德。亞里士多德一直向自己的學生們灌輸希臘文化至上論,並認為希臘文化應該統領世界,這些都對年輕的亞歷山大思想行為有顯著的影響。直到他深入波斯本土,親身接觸東方文化後,亞歷山大才有所改變。

亞歷山大和波斯初戰即報捷,他在格拉尼庫斯河戰役(Battle of the Granicus)中打敗了了波斯軍隊,解放了本來屬於希臘勢力的愛奧尼亞(Ionia)海岸。當安納托利亞西部牢牢在握之後,亞歷山大向南進入呂基亞(Lycia),攻擊波斯海軍基地。亞歷山大充分利用馬其頓的強項──以陸軍優勢攻打波斯海軍基地和港口,波斯海軍就變成斷線風箏。

亞歷山大向東深入安納托利亞內陸遇到一個挑戰:根據傳說,當地長老帶他去戈耳狄俄斯之結(Gordian Knot),並跟他說這個結只有將來的亞細亞之王可以解開。亞歷山大聽罷後取出佩劍,將繩結砍成兩邊。這事反映他對任何問題的解決方法,直接而具創意。征服安納托利亞後,亞帝軍隊準備入侵敘利亞及黎凡特時,遭遇波斯帝國的軍隊主力。

伊蘇斯戰役(Battle of Issus):與波斯帝國的第二次決鬥

伊蘇斯之戰(Battle of Issus)希臘波斯雙方陣形圖

隨著亞歷山大深入波斯領土,波斯國王大流士三世開始感到不安,打算想辦法阻止亞歷山大的行徑。於是大流士在巴比倫集結一支龐大的軍隊,這隊軍隊有多少人?生活在亞歷山大之後約四個世紀的羅馬史學家阿里安(Arrian) 和普魯塔克(Plutarch)相信波斯軍隊達 60 萬人之眾。但經仔細考據,現代學者相信波斯軍隊人數最多 10 萬,但仍對亞歷山大的軍隊構成數量上的優勢。

延伸閱讀:在建立波斯帝國之前,居魯士大帝也曾經是牧羊人掩護下的棄嬰

波斯軍隊並不是很多現代影視作品中描繪的烏合之眾,他們當中有 1 萬精銳的「不死軍」以及 1 萬希臘人組成的重步兵,並有 1 萬以上的騎兵參戰。相比之下,亞歷山大的馬其頓及希臘聯軍大約有 4 萬人。

雖然人數處於下風,但手持盾牌和長矛的希臘步兵以 16 乘 16 人組成一個正方形戰陣,這種陣式叫馬其頓方陣(Macedonian phalanx),它由亞帝的父親菲力二世所發明。歷史文獻記載,緊密排列的馬其頓方陣甚至可以抵擋敵方弓矢的攻擊。

大流士的軍隊在公元前 333 年 11 月進軍今日土耳其境內東南部的伊蘇斯(Issus),企圖切斷希臘軍隊的補給線。兩軍就在距伊蘇斯東南面約 11.3 公里的戰場對陣。結果波斯軍隊的左翼陣形被馬其頓軍隊突破,大流士匆忙逃離戰場,導致波斯軍隊兵敗如山倒,難逃遭希臘軍屠殺的命運。

戰役中,大流士的妻子和母親皆被俘,亞歷山大向大流士要求賠款 10,000 塔蘭賠款並割讓他已經損失的土地予馬其頓王國。但除此之外,亞歷山大對被俘的大流士家人以禮相待,即使當大流士的母親見到赫菲斯提翁將他誤以為是亞歷山大,亞帝並無責怪對方,反而說了句「赫菲斯提翁也是亞歷山大」。

這句話語帶雙關,除了顯示兩人關係非常親密外,亞歷山大也可以解作「人民的保衛者」之意。這是波斯帝國第一次皇帝御駕親征卻敗仗的戰役,種下波斯覆亡的禍根。(待續)

參考資料

Arrian (2013) Alexander the Great: The Anabasis and the Indica. A new translation by Martin Hammond, Book I-II, pp. 1-68. Oxford World’s Class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本文原載自:Zannanza's History Channel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1)〉、〈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2)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