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makers】藥物總是放過期?一所來自非洲的「虛擬藥房」幫忙解決

許多臺灣人的家中都隨時備有一個藥箱,裝滿感冒藥、腸胃藥、止痛藥,可能是上次生病沒吃完剩下的、也可能是去日本旅遊時帶回來的。無論如何,這些藥會留下來的唯一理由是:以後總會用到。

只是,大多數人可能永遠都用不到這些藥,久而久之,這些藥物只能束之高閣,最後過期或變質。它們最終的去處是垃圾場,甚至流入河川、大海,污染環境。

根據衛福部統計,臺灣每年浪費了約 193 公噸的藥物。這些被浪費的藥物不僅增加健保的負擔,也對環境造成威脅。目前,臺灣僅能透過藥師和政府的宣傳,教導民眾如何處理剩藥,但是成效一直不彰。過於便宜的健保和方便取得的藥品,讓臺灣藥物浪費的問題持續存在。

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

遠在西非塞內加爾的一間新創社會企業,或許有個解答。這間叫做 JokkoSanté 的虛擬社區藥房,試圖以藥物的循環經濟,結合線上交易,讓花大錢買來的藥品不再沉睡於藥箱。

JokkoSanté 的 Logo

JokkoSanté 的誕生

塞內加爾位於遙遠的非洲西岸,緊臨大西洋,它與中華民國曾經歷經多次斷交又復交,最後在 2005 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與臺灣僅維持經濟與文化的交流。

相較於其他非洲國家,塞內加爾的政治經濟環境比較穩定,國內的電訊基礎設施也算完善,所以 1980 年代起,塞內加爾逐漸發展為西非法語國家的金融中心。不過,塞內加爾並未像臺灣一樣建立健保制度,因此人民需要靠個人的醫療保險來支付醫療費。

但根據 JokkoSanté 的調查,塞內加爾竟有超過一半以上的人民沒有醫療保險,造成一般家庭有高達 73% 的醫療支出,用在購買藥品。昂貴的藥品支出讓人民選擇直接購買成藥,卻又因此讓藥物越堆越多,造成浪費,甚至有服用變質藥物的風險。

JokkoSanté 的創辦人阿達曼‧凱恩(Adama Kane),就是因為目睹家中堆積如山的藥物,而開始思考解決辦法。

阿達曼‧凱恩原來是一名通信與軟體工程師,任職於當地的通訊公司。在他工作的 16 年中,他逐漸成為公司裡的重要幹部。儘管職業生涯一路順遂,但是家庭計畫卻不甚順利。

凱恩與妻子努力了 6 年,直到凱恩 43 歲時才有了第一個小孩。過程中,妻子歷經多次流產。凱恩因為不忍看到妻子受苦,購買大量的保健食品與藥物。在小孩順利生產後,凱恩才意識到:家中的藥品已經堆積如山。

如何處理這些多餘的藥物?他原本將這些藥物分送給親朋好友和鄰居,但分送也只是暫時解決眼前的問題。事實上,鄰居和朋友家中,可能也堆著許多囤藥。

為了找出根本性的解決方法,凱恩開始設計一個藥物的循環經濟模型,也就是虛擬社區藥房 JokkoSanté 的雛形。

JokkoSanté 來自於兩個不同語言的結合:jokkolanté 和 Santé。Jokkolanté 來自塞內加爾的語言沃洛夫語,意思是給予與接受。Santé 則是來自國內現在通用的法語,意思是健康。

JokkoSanté 結合這兩個字,代表他們的企業目標是要成為健康的媒合者,讓有不同需求的人可以相互協助。在 JokkoSanté 的標誌上,可以看到「S」的部分是用「$」取代,但這並非意味著金錢。中間連結的部分就像是手杖,凱恩冀望 JokkoSanté 可以成為社會上的健康手杖,扶持每一個有需求的人。

那麼這個「虛擬藥房」實際上是怎麼運作的呢?

2015 國際電信聯盟世界電信展(ITU)的凱恩訪問

兌換積分、線上交易、循環經濟

在 2017 年正式上線後,一般人只要下載 JokkoSanté 的 APP 註冊會員,就可以把家中用不到、未開封的藥品,拿到 JokkoSanté 合作的持牌藥局,兌換積分。未來可以將這些積分兌換成自己所需藥物。

JokkoSanté 的 APP 積分不僅只是單方面的累積,還可以透過轉移、贈送的方式將自己的積分給其他使用者。假如家人在國外工作,他們也可以將自己的薪水用以購買積分,再贈送至會員的帳戶裡。

簡訊截圖

JokkoSanté 所提供的藥物,可能來自其他人的兌換,也可能來自於國外非營利組織或企業的捐贈。

過去,這些藥物千里迢迢地從他國來到塞內加爾,途中經手的過程未必公開、透明,不但可能讓轉手的人用暴利販售,更可能因為運送時間過長導致變質。

這些問題,JokkoSanté 都有其解決方法。

JokkoSanté 會為公司所捐贈的藥物找尋合適的對象。藉由 JokkoSanté 與當地衛生部的合作,讓他們可以依據性別、年齡等不同條件幫組織找尋適合的捐贈對象。

當一位塞內加爾的病患拿到 JokkoSanté 送來的藥物時,她或他同時也會收到一則訊息,向她說明藥品的捐贈者以及運送過程。

如同 JokkoSanté 名稱的含意,這間社會企業冀望自己成為健康的手杖,讓善心人士與有需求的民眾,透過他們而媒合,進而使健康資源順利流通,造福社會上更多的人。

JokkoSanté 的手機程式

不只是企業,更為社會服務

然而,JokkoSanté 並不僅止於讓人們相互交換藥物,也設立了許多贊助計畫,讓沒有藥物交換的人們,也可以受惠於他們所媒合的醫療資源。

亞西娜‧巴(Yacina Ba)的小孩才六個月大,因為手上長滿疹子而送進首都的兒童醫院。然而,在用盡手上將近 75 美元的金錢後,她的小孩可能被迫送出醫院,只能回到家中服用從市場買回的劣質藥物。

但是 JokkoSanté 和許多大型贊助公司合作,提供許多免費且安全的藥物給當地的醫療中心和藥房。這項免費治療贊助計劃,減輕了亞西娜的負擔,也讓她不再需要擔心藥物安全的問題。

藥物安全是許多非洲國家的醫療問題。根據美國熱帶醫學與衛生學會在 2015 年的估計,非洲薩哈拉以南的地區共有超過 10 萬名的幼童因服用劣質藥物而死亡。

在缺乏專科醫生的塞內加爾,醫生為了賺取更多藥費,經常會開出過量的藥物。這些過量藥物在缺乏管制的情況下,會落入來自中國、印度的假藥販運商,最後流入市場,落入一般民眾手中。

但現在有了JokkoSanté ,一方面可以照顧到藥物品質,另一方面也幫助醫院做藥物控管,讓服藥民眾能夠安心。他們會詳細檢視藥物的來源、品質,確保交易出去的藥物,都是可以安全服用的。

JokkoSanté 的手機程式

扎根或是擴展?JokkoSanté 的下一步

儘管這間社會企業勾勒出藥物的美好未來與解決辦法,但推行時仍碰到一些阻礙。

非洲地區的基礎建設發展緩慢,對於仰賴網路運作的 JokkoSanté 來說相當吃虧。農村地區的人們,未必擁有行動網路。JokkoSanté 因此難以深入到最迫切需要的鄉村地區。

但是多年的電信經驗,讓創辦人凱恩設計出不同的運作方式。他讓 JokkoSanté 也可以透過簡訊以及 USSD 快速碼選單來使用,沒有行動網路的會員們,都可以藉由官方發出的訊息來確認交易內容。這種做法在網路普及率不高的地區十分有效。

非洲近幾年的網路通訊建設日益成熟,智慧型手機的使用也日漸普及,這對 JokkoSanté 來說無異是個好消息,這代表他們可以進一步推廣他們的理念和業務深入到非洲的其他國家。

到 2017 年為止,它們已累積超過 1,500 名用戶,隔年的會員直接翻倍, 擁有超過 3,700 名的用戶。

JokkoSanté 在 2015 年正式啟動,同年就獲得了非洲企業家獎的肯定,並連續兩年當選世界峰會衛生和環境保護領域的最佳項目。2018 年更被聯合國指定為全球契約的商業平台,促進私部門之間的發展關係。

儘管獲得許多獎項的肯定與大量資金,但凱恩並不滿足於此。他預計要再籌備約 15 萬歐元的資金,希望能夠在 2020 年之前,將 JokkoSanté 發展至西非 15 個國家。

但企業的規模擴大,意味著需要聘僱更多的員工以及資金。以目前 JokkoSanté 的獲利來源來看,是否有足夠的資金支持他們擴展影響力呢?如何讓更多民眾知道 JokkoSanté 的好處,並說服他們加入虛擬藥房,將是凱恩和他們夥伴未來面臨的挑戰。

繼續閱讀:
1.〈經商可以改變世界、解決社會問題?現代「阿育王」的都市傳說〉
2.〈不再尷尬的乳房觸診,可能嗎?——一位德國醫生掀起的診間溫柔革命〉
3.〈讓盧安達人「腳踏實地」過生活——一位哈佛畢業的年輕女生,用社會企業重新定義貧窮〉
4.〈在喝水等於喝毒藥的孟加拉,他想成為世界級的過濾專家——解決二十五萬烏腳病的提水 ATM

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一個以商業模式來解決某個社會、環境、公益性問題的企業組織。例如為弱勢社群創造就業機會、提供具社會責任或促進環境保護的產品或服務。而社會企業的盈餘主要用來投資社會企業本身,繼續解決該社會或環境問題,而非為出資人或企業所有者謀取最大的利益。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