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黑松沙士和可口可樂,你選哪一個?回顧百年來臺灣的汽水爭霸戰
作者:林湘釔

日治時期起,彈珠汽水傳入臺灣並且逐漸風靡全臺,晶瑩剔透的玻璃瓶以及瓶中的彈珠,成為當時孩子收藏的玩具之一。飲料公司如雨後春筍般陸續成立,紛紛研發不同口味的碳酸飲料,各種顏色的鮮豔商標廣告,結合一只只玻璃瓶,成為清涼爽快的象徵,汽水開始與青春、快樂、充滿希望的意象連結。但人人都愛的汽水,最初是怎麼發明出來的呢?

腸胃不舒服?來罐蘇打水吧!

十八世紀後期,英國化學家約瑟夫.普利斯特里發表了將水與空氣結合的研究成果,啟發同時期的化學家兼藥劑師湯瑪士.亨利,將適量氣體加入略帶酸甜感的檸檬水中,並且保存在用木塞塞好的瓶子裡,維持口感並達到健胃整腸的功效。此後,歐洲各地開始流行人工碳酸水,這種新奇的飲料也被冠上「蘇打水」稱號。由於軟木塞的成本太高,當時的製造商想過橡膠、鋁片、錫箔、金屬、磁鐵等封口方法,但都無法讓氣體好好保存在瓶子裡。

到了十九世紀後期,英國工程師希拉姆.科德運用氣體與液體密度不同的原理,成功研發適合保存氣泡飲料的球型環塞瓶(又稱科德氏頸瓶),不過——相較於玻璃,當時的大理石價格更便宜,因此瓶子裡放的不是玻璃彈珠,而是一顆顆圓形大理石。

傳入日本成為彈珠汽水

十九世紀中期日本對外開港之後,碳酸飲料開始傳入日本。由於拔開瓶口木塞時會發出「啵」的聲響,因此又被叫做「ボン水」(波子汽水);此外,由於飲料中會加入檸檬汁調味,逐漸也被稱做 lemonade 的諧音「ラムネ」或是「シトロン」(檸檬風味碳酸飲料)。科德氏頸瓶隨後傳入日本,為了吸引買氣,除了在口味上求新求變,也捨棄圓形大理石,改在瓶中放入玻璃彈珠,增加了清涼又美觀的視覺效果。

到了一八九〇年代,美國發明皇冠瓶蓋(crown cap),更加經濟簡便,許多日本碳酸飲料瓶業者都陸續改用瓶蓋式包裝,但是「ラムネ」卻將玻璃珠封口的方式保留下來,成為獨特的包裝樣式。

深綠色圓柱形彈珠汽水玻璃瓶(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2004.028.3330)
延伸閱讀:彈珠汽水裡原本放的不是彈珠,而是大理石?從歐洲一路流浪到日本的彈珠汽水身世之謎

臺灣汽水的萌芽與黑暗期

隨著日本殖民統治,碳酸飲料與彈珠汽水也傳入臺灣。當時宜蘭蘇澳的冷泉還曾作為彈珠汽水原料,臺灣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開始有了汽水製造產業。當時,汽水還被分成三種等級,「一流汽水」是在日本製造,由在臺灣的日本商人直接經銷,每瓶售價高達二角到三角多;「二流汽水」則是在臺日人設廠生產、日本商人經銷的汽水;至於臺灣人設廠製造、銷售的本土汽水,被稱作「三流汽水」,一瓶約一角。

在這些本土汽水產業中,有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品牌——黑松,1925 年成立時以「富士牌」汽水、「三手牌」彈珠汽水為商標,1931 年才更名為「黑松牌」。當時的黑松汽水被歸類為三流汽水,被日製產品打壓;同時,日本機器大廠高木製作所派技士到臺灣宣傳汽水生產技術,使得本土汽水業開始惡性削價競爭,造成三十幾家汽水廠紛紛倒閉。

不久後又因為中日戰爭爆發,臺灣總督府規定臺灣各級產業陸續收歸統制經營,於是臺灣清涼飲料水統制組合在 1938 年成立,所有在臺飲料業都由統制組合共同經營,日本人負責銷售,原本的業者完全喪失了自主權,還被迫廢棄原有商標,統一使用「南進牌」、「統制牌」、「組合牌」等品牌。除此之外,還只能依銷售業績得到利潤 10%,扣除所得稅和高達 8%的戰時臨時利得稅之後,就所剩無幾了,堪稱是臺灣飲料業的黑暗期。

黑松汽水單面廣告鐵牌(Source: 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2006.002.0367)

本土飲料產業復甦

1946 年,「黑松牌」汽水重新回到市場,一方面積極提高汽水品質, 一方面捨棄過去寄售、不固定的銷售方式,改用特約代銷制度。1950 年,黑松牌「沙士汽水」研發上市,由於口味獨特,不僅成為公司主力產品、臺灣本土飲料的代表,更成為汽水的另一個代名詞,不少商店門口紛紛開始懸掛黑松的廣告鐵牌。

一九五〇年代,臺灣經濟發展方向是以國內產品來代替進口產品,可樂因為不是生活必需品,還必須從美國輸入濃縮原液,因此不被允許進口。在美國官方不斷施壓的情況下,到了一九六〇年代,美商皇冠可樂和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合作生產推出「榮冠可樂」。至於目前大眾所熟悉的「可口可樂」,則由藍敏、陳啟清和辜振甫等人的臺灣汽水廠代理,在經過層層疏通後,於 1968 年正式登臺販售。但其實早在這兩家外資汽水商進入臺灣前,黑松的「黑松果露」、「黑松可祿」就已經在 1961 年搶先上市了。

榮冠果樂雙面廣告鐵牌(Source: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2006.002.0350)

「可樂」爭奪戰

一九六〇年代臺灣有好幾家飲料公司都將產品命名為「可樂」,例如掬水軒的「菊水可樂」。而就在黑松可樂推出的同一年,可口可樂公司認為菊水可樂侵犯商標,發起跨國申訴。這起商業侵權事件,隨即引發社會輿論關注,後來當可口可樂公司開放來臺時,政府為了安撫國內輿論,並維持扶持國內工業的政策,可口可樂公司被要求放棄商標專利的主張。所以「可樂」的商品名稱,在臺灣並不具專利性質。

掬水軒食品廠菊水可樂海報(Source: 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暫管編號 T2018.001.3130)
黑松飲料公司製黑松可樂單面廣告鐵牌(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2006.002.0360)

土洋大戰

隨著 1967 年可口可樂核准進入臺灣,七喜和麥根沙士等國外飲料也陸續透過臺灣廠代理的方式打入市場。面對外國飲料的衝擊,臺灣本土汽水工業也開始力求新出路。例如,以製作玻璃起家的香山汽水廠,就引進日本三菱重工業會社與美國Meyre公司出品的高速自動機械全套設備,每分鐘能製造 400 瓶汽水。黑松公司則在 1968 年添購每分鐘可以生產 280 瓶汽水的自動汽水製造機;1972 年,黑松斗六廠完工,每分鐘汽水生產量更來到 400 瓶,年產量則超過一千萬打。

1963 年可口可樂廣告年曆組(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2006.006.0980)

擴大市場的重要手段

一九六〇至一九七〇年代,臺灣逐漸由農村社會演進至工業社會,飲料消費的市場也日漸熱絡起來。當時臺灣本土汽水工廠除了加速產能搶食「可樂」市場,讓外國品牌汽水備感壓力外,也強化了在通路和行銷上的優勢。當時代理可口可樂的臺灣汽水廠,前身是中美汽水廠,專門供應駐臺美軍,因為銷售對象單一,缺乏在臺灣全島鋪貨的能力。此外,代理百事可樂的康樂實業、代理七喜的旭順食品,也都是規模較小的汽水廠,在全臺擁有的經銷商乃至於資本額,都遠不及當時臺灣汽水界的龍頭──黑松。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有些汽水廠商會直接以餐飲店為銷售據點,並提供冰箱、桌布、招牌、菸灰缸、玻璃杯、開瓶器、廣告年曆等供店家使用、宣傳品牌與產品,甚至發獎品或獎金給餐廳服務生,以便讓自家汽水更容易打入一般民眾的日常飲食。銷售據點以外的廣告宣傳方式也可感受到飲料市場競爭的激烈程度,除了常見的報章雜誌或電臺,戶外廣告如遊樂園、運動會、辦桌宴席等的棚布與路牌,都堪稱是汽水商角力競技的舞臺。等到電視日漸普及後,影視廣告的炫技鬥奇,就又是另一種聲光效果的宣傳競賽了。

一九八〇年代後,隨著臺灣社會逐漸開放,碳酸飲料市場的競爭對手更多也更多元,果汁、茶飲等各式飲品,就連礦泉水也都占有飲料市場一席之地。雖然飲料種類眾多,但是碳酸飲料帶給人們的那種沁涼、香甜、刺激的口感,對於喝過的人來說,是舌尖上永遠無法忘懷的爽快驚喜。

百事可樂與華年達果汁汽水雙面廣告鐵牌(Source: 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2006.002.0364)
延伸閱讀:美國貨一定贏?──可口可樂與臺灣汽水界的戰爭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臺史博典藏網藏品故事百寶箱共同製作。

延伸藏品

七星香檳汽水各式商標(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T2018.001.7503)
新華實業工廠出品麒麟汽水廣告海報(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T2018.002.0083)
蘋果西打七喜汽水開瓶器(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2004.028.1624)
黑松飲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廣告宣傳贈品-可充氣沙灘球(Source: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號 2004.028.4850)

參考資料

  1. 林佳慧,〈清涼一夏!日治時期的碳酸飲料-以彈珠汽水為例〉,臺中:中興大學歷史學系碩士在職專班碩士學位論文,2013。
  2. 曾品滄,〈平民飲料大革命-日治初期臺灣清涼飲料的發展與變遷〉,《中華飲食文化基金會會訊》,14:2(臺北:2008.05),頁 18-23。
  3. Tom Standage著,吳平等譯,《歷史六瓶裝:啤酒、葡萄酒、烈酒、咖啡、茶與可口可樂的文明史》,臺北:聯經出版公司,2006。
  4. 傅瑋瓊,《黑松百年之道》,臺北:遠見天下,2017。
  5. 中華徵信所,《臺灣地區產業年報-飲料工業》,臺北:中華徵信所,1982。
  6. 台北市經濟研究室,《臺灣飲料工業調查報告續篇(一)》,臺北:臺北市銀行經濟研究室,1986。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