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砂石堵廠、開花車遶鎮──1990年代新竹一場以小搏大的汙染抗爭運動

一瓶天然釀造醋

秉持著對土地的關懷,徐蘭香積極抗議排放汙水的正農公司,沒想到一去就是四年...
徐蘭香的梅子醋(Source:徐蘭香粉絲專頁

這瓶產自臺東打碗花農場的天然釀造醋,是農場主人徐蘭香以梅子為原料,加上都蘭山純淨山泉水,再透過「循環立體農業」所製作的陳年醋。與年輕醋相比,它的風味溫順不嗆喉、分子微小好吸收,簡直是居家旅行的必備飲品。

而所謂的「循環立體農業」,簡單來說,就是「讓農業生產過程零廢棄物」,具體的方法有「使用健康豬隻、蚯蚓產生的肥份補足土地肥力,建造池塘以淨水與生養家禽,讓家禽啄食草類、抑制蟲害,加上多元適地耕作,達到完全的循環,讓土地保有永續生命力。」

實際上,這就是一種配合自然萬物循環的農法。

然而,徐蘭香會有這樣的理念並非空穴來風,而是奠基在一定的經驗和知識基礎上。只不過,當我們回顧她的過往,可能會感到非常震驚,因為這樣一位整日在大太陽底下辛勤工作,看起來相當樸實的農場主人,竟然曾經在 1980 年代帶領一群人,在新竹關西上演一場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抗爭運動。

徐蘭香(Source:徐蘭香粉絲專頁

捲起袖子抗議去!

徐蘭香原本是桃園新屋人,嫁到新竹關西後以務農為生。雖然日子過得相當平順,但有件事一直讓她納悶不已──為什麼洗衣服的水都是臭的?原本她以為是自家的問題,孰料,在和其他婦女聊天時,發現其他人也遇到相同的情況。百思不解的徐蘭香,跑去詢問附近的鄰居後,才察覺駭人聽聞的可怕真相。

原來,在河水的上游,有一間每天都在排汙染物的農藥工廠!

這間工廠名叫「正農化學股份有限公司」,是關西鎮的第一家工廠,1981 年 10 月開始設於關西粗坑溪上游。不過,由於臺灣當時對於環境污染的法規並不周全,且社會也未具備較完善的環境保護概念,公司排放廢水成為「生活的日常」。

隨著時間的流逝,過度排放的廢水已經嚴重影響當地人民的生活,逐漸引發人民的抗議。忍無可忍的居民在 1986 年正式向政府檢舉,環保局之後雖然屢次到場稽查,但汙染情況都未見改善。

平時就會關懷社會上不公義之事的徐蘭香認為,惟有發起衝擊性較大的抗爭,才能引起大眾的關注。幾經思量後,她夥同其他三位婦女,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捲起袖子向農藥工廠抗議去了。

然而,這一去就是四年。

當時沒人想到,這四位婦女在接下來的四年內,將上演一場堪比好萊塢式的逆轉勝!

用砂石堵住工廠!

當時雖然受汙染之害的居民不少,但真正願意到場聲援的人並不多,徐蘭香等人難免勢單力薄。直到某件事發生後,情況開始有了轉機──有位余姓居民中毒送醫了。

此事一出,隨即引發群情嘩然,促使聲援民眾日漸增加。1992 年 8 月 10 日,將近 80 位居民聯署向鎮民代表會提出請願,除了要求工廠改善汙染情況之外,也要求工廠必須賠償余姓居民醫藥費。

針對第二點,工廠僅願意賠償 70000 圓;至於第一點,經過稽查後,發現取樣的分析結果「完全低於國家法定標準之下」,簡單來說,「我們一切依法行政」。

毫無意外地,這麼一句話惹惱了全部的鄉民,東山里里長邱雙炎和東安里里長李有成隨即籌思組織自力救濟會,準備進行長期抗爭。在兩位里長一呼百諾之下,鄉民紛紛加入自救會。

有了自救會的加入,對於原本正在抗爭的徐蘭香等人來說,猶如一針強心劑,增強了整個抗爭運動的能量。在自救會成立後,他們採取了三種策略:

第一,他們邀請知名環團學者臺大劉文超、交大葉孔德和清大王俊秀等人到場說明自然對人類的重要性,並指出工廠設在上游,實在是「不可思議」。

第二,徐蘭香和鎮民代表羅吉添帶領縣環保局官員到工廠內調查汙染源。果不其然,他們在工廠辦公室外的山溝和竹林上找到廠方丟棄的原料桶,而且周圍的雜草均已變色並傳出臭味,環保官員當場採集帶回化驗。

第三,陳情!陳情!陳情!自救會不時透過陳情監督政府的行政效率,在嚴格的監督下,環保局也飭令工廠必須盡快清理廢棄物,否則將加重處罰。

然而,就在自救會執行各種戰略之時,工廠和政府此時的幾個舉動,徹底引爆鄉民的怒火。

首先是擴廠,雖然工廠一再解釋此次擴廠僅是為了興建儲放倉庫,但在如此草木皆兵之際,任何細微的舉動都有可能被認為有其他的心思。再來,當環保局率眾前去調查時,並未通知民眾一同前去,進而引發民眾的疑慮。

為了避免工廠再有任何舉動,抗爭者秘密在 9 月 29 日協調會召開之前,9 月 26 日當天下午,他們開來一輛砂石車,將砂石傾倒在工廠堵住大門口,防止任何貨物的進出。

到了 9 月 29 日召開協調會當天,不僅有場內激烈的論述攻防戰,場外群眾也不時地在大喊「停工!」、「關廠!」。場面一時僵持不下,最後雙方不歡而散。後來的幾天,雙方就不斷重複──工廠人員將堵在門口的砂石搬走,抗爭人員又不斷地將砂石搬回。

由於抗爭運動規模不斷擴大,使得事件層級從地方的鎮,上升到縣,最後移交到中央的立法院。事到如今,正農公司的老闆不得不出面解決問題,並且在 10 月做出一年半後遷廠的承諾,這才稍微緩解了民眾激昂的情緒。

但是與此同時,心有不服的正農公司也不甘示弱,來了一計回馬槍──他們控告徐蘭香堵砂石之舉為「妨礙自由」,全案送新竹地方法院審理。最終徐蘭香被判敗訴,正農公司可依法向徐蘭香求償。

一年半之後

經過一年半後,終於到了應當遷廠的那天,眾所矚目的 1994 年 4 月 30 日!然而,到現場一看,正農公司卻還好端端地待在原處……

正農公司的理由是「一地難求,難以遷廠」,接著結論是「我要復工!」

對於運動者來說,這不啻是一項重擊!同時也宣告著抗爭運動必須重頭再來。

就在工廠還來不及正式宣布復工之時,遷廠年限的隔天一大早,將近一百多位民眾,乘坐在掛著抗議旗幟的花車上,從關西繞到新埔鎮再繞回關西,沿途吶喊表達抗議。

由於復工一事茲事體大,當初聲援民眾的新竹縣議會副議長羅彭喜美和議員林章傑,均在縣議會召開時共同質疑環保局,他們指出當初既然已簽訂遷廠協議書,為何仍遲遲未遷。對此,環保局長表示當初僅是承諾,並不具法律效力,因此政府不能強行要求公司遷廠,只能加強監督。

羅彭喜美(Source:新竹縣議會網站

若是汙染情況有所改善也罷,但就在之後的某次稽查中,環保局又赫然發現土壤殘留毒性化學物質「有機磷」,爭議如野火般蔓延,居民甚至認為這即是造成最近魚類死亡的兇手。

接下來的幾個月,雙方再度形成緊張的攻防戰。

激憤的民眾屢屢阻擋出貨的貨車,還認為工廠未能履行遷廠承諾是因為官商勾結,並要求縣長范振宗必須祭出最激進的手段──斷水斷電,才能使工廠停止運作。然而,這一切都因為無法源依據,縣政府只能一再聲明於法無權將其斷水斷電,最重只能勒令停工。

至於工廠方面,起初是宣稱民眾一直干擾工廠出清庫存的貨物,才會延遲遷廠的進度,工廠也已配合環保局的稽查,改善廠設備了。但是很顯然地,抗爭民眾並不買單,自救會和以徐蘭香為中心的「新竹縣環境保護協會」都認為「沒什麼好談的」!

雙方關係幾乎僵持不下,絲毫無任何轉圜餘地,幾次協調會下來不是火爆收場,就是廠方無故未到。隨後,兩方態度各自轉趨強硬,抗爭民眾埋鍋造飯駐守廠,準備長期抗戰,隨時監視工廠的一舉一動;廠方則積極往「復工」的路線前進。

兩方人馬對峙的情緒,猶如已經上膛的手槍,隨時一觸即發。

然而,就在即將爆發衝突的臨界點上,第三屆國民大會選舉的到來,改變了整個局勢。

為了爭取選民支持,新竹縣國代選舉的第 8 場公辦政見會中,候選人不約而同地批評正農復工一事;緊接著,縣議會召開時,議員也將砲口指向環保局。在政治力量和民間力量的集結下,5 月 21 日工廠終於被勒令停工!此後未再提出復工之申請,甚至還傳出工廠即將遷廠的消息。

這場長達將近四年的抗爭結束後,讓最初的發起人徐蘭香開始不斷地思考人與土地之間的意義,過程中她體悟到,除了透過走上街頭抗爭運動來對抗汙染自然的現代怪獸之外,其實應該更積極的改變人與土地關係,像是使用自然耕種所生產的產品,並拉攏其他人一起體驗農場生活等。過後幾年,徐蘭香便遷移到臺東買了一塊農地,在另一個新故鄉實踐她的理念。

是環保?還是自救?

這場抗爭會出現且成功,有其時代背景因素,在歷經風聲鶴唳的戒嚴時代後,臺灣的社會政經結構臨轉型正是其中一個原因。只不過,回首臺灣的環保運動史,其實過去民眾抗爭並不具備我們現在琅琅上口的「環保意識」,他們實際上不過是表達一種為自己生活發聲的「自救意識」。

這不禁讓人想起 1970 年代,伐木公司打算進入喜馬拉雅山地區伐木時,由於危及到當地民眾的生計,一群倚賴山林維生的女性發起了印度著名的「契普克」(Chipko)運動(又稱抱樹運動);同樣地,她們也僅僅是為了自己的生活奮戰,而無關現在的「環境保護」。

1974年第一批參與Chipko運動的女性,於2004年合影(Source: Ceti at English Wikipedia)

然而,這類的自救運動雖然無關環保,卻意外帶來了正面的環保效果。雖然說表面上抗爭結束了,但實際上環保意識的種子才正要萌芽呢!


參考資料

  1. 《中國時報》
  2. 《中華日報》
  3. 〈檢送違反水汙染防治法案件處分書〉,受文者:正農化學股份有限公司,字號:八十一府環二字第18371號,81.9.8。
  4. 〈關西鎮反正農汙染自力救濟會立法院請願書〉,施信民主編,《台灣環保運動史料彙編1》,台北:國史館,2006。
  5. 《新竹縣議會第十二屆第六次大會議事錄/第十四、十五次臨時大會議事錄》,新竹:新竹縣議會,1992。
  6. 《新竹縣議會第十三屆第一次大會議事錄/第一、二次臨時大會議事錄》,新竹:新竹縣會議,1994。
  7. 《新竹縣議會第十三屆第二次大會議事錄/第三、四次臨時大會議事錄》,新竹:新竹縣會議,1994。
  8. 《新竹縣議會第十三屆第五次大會議事錄/第十、十一、十二次臨時大會議事錄》,新竹:新竹縣會議,1996。
  9. 徐蘭香口述、電話訪談,2018.12.05。
  10. 戴秀庭口述、訪談於關西鎮長泰公司,2018.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