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外交官對馬雅文明的第一手紀實,掀起全球的馬雅狂熱
作者:約翰.史蒂芬斯(John L. Stephens)

下圖呈現的是金字塔般的石丘,其上高高托著一個在猶加坦所見最奇特且不平凡的建築。

我們第一眼瞧見它就深受吸引;我們在它前面度過一整天,回想一路所經過的廢墟,沒有比它更令我興趣濃厚的了。

這座石丘高四十五英尺,台階已崩塌,樹木從各處冒出來,我們攀著這些樹的枝幹爬上頂端;枝幹清除乾淨後,上上下下反而變得極端困難。清理時砍下的龍舌蘭,紛紛掉落在台階上。

拉巴納的金字塔形石丘與建築。

石丘頂部是一個狹窄的平台。建築面向南方,正面全長為四十三英尺,深二十英尺,有三道門,其中一道隨整座建築約有八英尺寬的部分一併坍塌,成為亂石一堆;中央那道則通往兩個內室,各為二十英尺長,六英尺寬。

建築檐板之上也矗立著一道巨大垂直的牆,高達三十英尺,從頂到底,從一頭到另一頭,曾布滿灰泥細工塗敷的龐大人形裝飾和其他式樣,儘管如今都已破碎,但仍展現奇怪且獨特的面貌,是他處難以企及的。

沿著頂端從牆上向外突出的是一排死者頭像,下方有兩排人形高凸浮雕(如今只剩零零星星的臂膀或腿部殘跡),就目前所能辨視的部分看來,這一組組的雕飾,顯示了對藝術設計最困難部分的純熟掌握。

中央那道門的上方有一個驚人的巨大人形坐像,它是牆上的主要裝飾,不過也只剩一塊大肩布和腰帶,以及附近一些較無直接關連的部分。

這個主要人像的頭頂上方有一顆引人注目的大球,球旁有一個以手觸球的站立人像,另一個人像單膝跪於球下,一手舉起,彷彿想托住大球或擔心球落在身上。

我們在猶加坦境內停留的這段期間,從未像此時這般仔細研究破碎人形和裝飾殘跡,並努力在腦海中將它們加以組合,試圖從中找出意義。我們站在它前面,動也不動地看著,還是得不到結論。

卡塞伍德先生在不同時間、不同太陽照射角度下分別作了兩張畫。卡柏特醫生和我則以達蓋爾式照相機對著它拍了一整天的照。

當熾熱的太陽筆直照射其上時,白色石頭的反光強烈,令人眼睛受不了,幾乎印證了貝納爾.狄亞斯在墨西哥探險記中關於西班牙人初抵塞姆波爾(Cempoal)的描述:

我們的先遣部隊走進大廣場中,廣場上的建築最近才重新粉刷漆白,這是當地人十分擅長的事。我們的一名騎兵受這些建築在太陽下散發的燦爛光芒所震懾,竟全速衝回向科提斯報告,那些房子的牆壁都是白銀砌成的。

最好的景觀要在下午才看得到,那時建築進入陰影裡,但已毀損的裝飾過於破碎且難以理解,因此即使照相也無法清楚呈現,唯一能看清細節的方法是爬上梯子近看。我們眼前就有許多樹木可當作梯子材料,但印第安人做不出我們需要的長度;如果長度夠了,又太笨重,難以架設在狹窄的前方平台上。

此外,這裡的牆已岌岌可危,隨時可能坍塌;從頂到底的垂直牆面已有部分消失。讀者可從鐫刻畫中看到,中央此道門的右側,沿線延伸的牆面已龜裂,再過去更有個一英尺以上的開口,而且直通頂部,再過幾年大概就會坍垮。

毀滅終將不可避免,人力也無法回天;儘管它已成廢墟,仍充分帶給人一種具野性的壯麗想像,相信那是當年這個國度內所有城市仍完好時必然會展現的景象。

這道牆上所繪的人形和裝飾,儘管有些部分已毀,殘存的顏色依舊鮮艷可辨。

如果從舊大陸來的旅者因某些奇特因緣而來到這個當時仍完整的原住民城市,他的描述想必會比任何東方神話更離奇,或許也會成為《天方夜譚》的故事之一。

在我們來到這座建築途中,同時看見距離數百英尺處有一座拱門,其比例和構造異常精美,而且裝飾雅致。以下插圖描繪的正是這座拱門。

門的右側往三十度角延伸之處,是一座幾乎全已坍塌的長條形建築,不過從圖上看不出來。門的左側也和另一座建築斜角相對,牆的轉角處也有一道門,但並未出現在鐫刻版畫上。

這道門不但比例精美,裝飾也較建築的其他部分更豐富。這整體組合的效果既奇特又醒目,儘管我們對廢墟已十分熟悉,第一眼看到時,尤其前面又高聳著一道巨大的牆,留下筆墨難以形容的印象。

拱門。

拱門寬十英尺,穿越其中後,我們走入一座幾乎封住了建築的茂密樹林,根本無法看清建築的面貌。經過清理後,我們發現原來這才是主要正面,樹木生長之處原為庭院。

大門兩側房間的門各為十二英尺乘以八英尺,開向此庭院,門的上方有一塊方形凹陷,裡面殘存著一個灰泥細工繪製的褥麗裝飾,漆痕還很清晰,顯然表現的是太陽的臉,四周還圍繞著一圈陽光,可能曾是崇拜、祭祀的對象吧,不過已遭刻意摧毀。上頁插圖所繪即是這個正面。

圍繞著庭院的建築形成一個非常大的不規則狀,總長有兩百英尺。平面配置和我們以往所見皆不同,不過因有太多東西要介紹,未列入書中。

拱門入口內側。

矗立著巨大牆面的石丘東北方約一百五十碼處,有一座大建築聳立於階丘上,隱藏在茂盛的樹林後。其正面大多已毀,只剩一小部分殘存的雕飾。同一方向更遠處,穿過樹林,我們抵達真正可號稱最壯麗豪華的建築,如以下插圖所示。

如此形容它一點也不誇張。

它位於一座龐大階丘之上,長四百英尺,深一百五十英尺,整個階丘上全是建築。正面長度兩百八十二英尺,由三個不同部分組成,風格也各不相同,可能為不同時期所建。

從遠處透過樹林間隙隱約看去,實在無法得知其規模,於是我們來到角落,也就是插圖上的右側。我們的嚮導沿著正面的牆邊開出一條小徑,讓我們停下腳步在此細看其裝飾,然後繼續往前走。進入房間後,感覺整個建築碩大無比。

拉巴納遺址。

這整段長立面全裝飾著石雕。插圖雖不小,但仍無法逐一顯示細節,不過多少仍可看出它們的特色。其中某個未相連的部分如下圖所示。

我必須強調,這可能是我們見過最奇特、最有趣的圖像;它位於主要建築的左側末端,在轉角的角落有個張著大口的鱷魚或其他恐怖怪物,正要吞下一個人頭。

立面局部。
在史蒂芬斯之前,馬雅沒沒無聞; 《馬雅祕境》問世後,西方人卻對馬雅瘋狂的著迷; 美國外交官兼探險家史蒂芬斯歷時八個月, 深入探訪烏克斯瑪爾等 44 座馬雅城市遺址, 優美的敘事輔以畫家手繪 127 張珍貴版畫, 述說馬雅文明往日的榮光與今日的寂寥。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