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巴黎的皇家宮殿,一窺法國大革命最重要的歷史現場
作者:張淳絪、洪麗婷、賴怡秋、黃湘玲

羅浮宮側門對面的皇家宮殿,原本是十七世紀紅衣主教黎塞留( Cardinal de Richelieu)所居住的宰相府。

黎塞留過世後將住所留給年輕的國王路易十四, 當時凡爾賽宮(Château de Versailles)仍在興建中,路易十四和母親安妮皇后(Anne d’Autriche)因而暫住於此,將這座豪華的宅邸名為皇家宮殿。後來波旁王朝進駐凡爾賽宮,這裡就變成貴族的公館。

很多人對法國大革命的印象都停留在巴士底廣場,其實皇家宮殿才是這段歷史最重要的現場。

(《ONE DAY IN PARIS帶你慢遊巴黎》/時報出版)提供

(《ONE DAY IN PARIS帶你慢遊巴黎》/時報出版)提供

從路易十四成為閃耀的太陽王開始,法國上流社會就逐漸形成了貴族圍繞王室、知識分子及藝術家倚靠貴族資助、教會依附世俗政權的龐大利益集團。這種態勢在路易十五、十六時期逐漸惡化。

知識分子受不了這樣墮落的社會,啟蒙運動因此而生,王室的統治愈來愈受到質疑。吊詭的是,古時候教育是有錢人的特權,許多思想家不是有貴族或富商背景,就是由貴族資助,而他們卻也是這個利益集團的最大批判者。

這矛盾的現象在皇家宮殿裡特別明顯,當時住在這裡的是路易十六的表哥—奧爾良公爵( Louis-Philippe d’Orléans),他因為放蕩享樂的生活入不敷出,開始在樓下出租店面、樓上出租公寓、中央廣場上搞賽馬賭博、旁邊經營劇院……原本的王宮禁地變成全巴黎最大的購物兼娛樂中心!

由於這裡是貴族私有地,軍隊警察都不能進來,最後儼然成了巴黎的犯罪天堂,其中最嚴重的「犯罪」就是販賣禁書、發表違禁演說—革命黨人徹底利用了這個好地方,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收門票錢的奧爾良公爵,無形中成了革命的推手之一。路易十六一定想不到,醞釀大革命的溫床就在巴黎市中心的表哥家裡。

一七八二年,盧梭在書中寫道:

終於我想起來,當大家跟某大公主說農民沒麵包吃了,她居然回答:那他們吃奶油麵包啊!

舉國譁然,眾人對王室的憤怒跟著引爆,怪罪當時的皇后瑪麗安托內特( Marie Antoinette)。當時她是整個社會的時尚標竿,卻也招致奢華的惡名。其實盧梭根本沒說清楚是在講誰,大家卻都聯想到這位奧地利嫁過來的公主。

(Source:wikipedia)

眾人對王室的憤怒跟著引爆,怪罪當時的皇后瑪麗安托內特(Source:wikipedia)

除了皇后被罵翻,面臨財政困窘的路易十六也好不到哪去。一七八九年,路易十六想利用控制議會的方式強推增稅,終於引爆中產階級和平民群起對抗貴族、教士階級。兩派人馬在議會裡僵持不下,外面的人都不太清楚進行得如何了,氣氛變得愈來愈暴躁,到處人心惶惶。七月十四日,有傳言說軍隊要從凡爾賽進駐巴黎!

軍火已運往巴士底了! 就在這皇家宮殿的庭園裡,一位律師跳上椅子大喊「去拿武器」,群眾情緒瞬間沸騰往巴士底湧去,而看守武力很普通的監獄一下子就被摧毀了。

從皇家宮殿、羅浮宮,到巴士底,塞納河被鮮血染紅,路易十六、瑪麗安托內特皇后,包括曾經被視為革命相助者、皇家宮殿主人奧爾良公爵,最後都逃不了上斷頭臺的命運。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之《ONE DAY IN PARIS帶你慢遊巴黎
列印
四個生活在巴黎的臺灣女生。
二○○五年開始陸續降落巴黎,
各自懷抱著夢想,
在巴黎讀書、工作、生活,
或曾離開一段時間又再回來,
巴黎好像成了她們第二個家,
也代表她們的青春。

二○一一年創立One Day in Paris部落格,
藉由在地生活經驗,
輪流分享巴黎的資訊,
讓大家捨棄走馬看花式的旅遊行程,
而以一種更完整的角度去看巴黎、
遊巴黎、體會巴黎,
讓讀者更貼近流動在巴黎的無形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