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 東西方帝國建立之際,就是世界史的開端──《前220年: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
東西方帝國建立之際,就是世界史的開端──《前220年: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
宮崎麻子、藤井崇、宮宅潔著,郭清華譯,南川高志編,《前220年: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臺灣商務,2021。

帝國的建立

我們認知中國歷史的方式,經常認為:「中國有兩千年帝制的歷史。」雖然每個時代的皇帝制度都不大相同,但兩千年前秦征服六國,統一天下的時候,符合我們對於「帝國」的定義嗎?

思考秦漢帝國的建立時,西方差不多同時代也有個統一地中海世界的政權,我們一般稱之為「羅馬帝國」,但羅馬一開始並沒有皇帝,我們的認知也將之視為帝國。

東方與西方同時建立了世界歷史上最成功、持續且龐大的政治、軍事和文化結構,維持了長時間的和平,對於後世有極大的影響,也讓很多人關心兩者的相同與差異。羅馬與中國的比較研究在過去就有很多學者做過研究,但在公元兩千年之後,有更多的作品關注到了帝國的比較研究,像是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帝國》(Empires),召集了考古學家和人類學家一同研究了十四個帝國的案例;史丹佛大學的沃爾特.沙伊德爾(Walter Scheidel)多次召集中國和西方的學者,編撰了《羅馬與中國:比較視野下的古代世界帝國》和《古代中國與羅馬的國家權力》,從政治、經濟、制度和思想討論羅馬與中國的異同。

除此之外,也有學者嘗試思考古代與現代的國之間的關係。哈特(Michael Hardt)與奈格利(Antonio Negri)認為當代世界體系的模型源於羅馬帝國。於其所撰寫的《帝國》(Empire)當中,指出帝國是一個高度擴張的體系,不同於國家的主權觀念,具有新的文化邏輯,轄下的疆界得以泯除。

哈德與奈格利以新馬克斯主義(neo-Marxism)的立場分析當代世界的局勢,並以羅馬帝國類比(analogy)。哈特和奈格利指出:「帝國的統治沒有界限」(Empire’s rule has no limits)與羅馬詩人維吉爾(Vergil)的詩句:「帝國沒有盡頭」(imperium sine fine)不謀而合。

哈特(Michael Hardt)(Source: fabiogoveia,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透過比較,我們可以了解帝國的差異,但過往的研究很少思考羅馬與中華帝國兩大帝國成立的時候,人們所遇到的問題。在如此龐大的地域中,那些被捲入帝國的人們,他們的處境是什麼?

從這個意義來思考,當時的人是如何感受到帝國的建立?他們應該都知道世界已經跟過往不同,而且未來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他們怎麼選擇人生,還有面對外來統治者的時候的態度?

臺灣商務印書館所出版的《前220年: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所採取的角度就是從東、西兩個帝國建立的重要年代:公元前 221 年,思考被統治者所感受到的生活經驗。《前220年: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由京都大學的教授南川高志教授所編輯,召集了羅馬史家宮崎麻子、藤井崇教授,還有中國古代專家京都大學的宮宅絜教授一同撰寫。

被統治的人民們

想要理解被統治者的人,我們可以思考一下帝國所衍伸出來的「帝國主義」。羅馬史的研究中,羅馬帝國主義(oman Imperialism)經常成為敏感且複雜的問題,除了古代文獻難徵之外,議題本身尚牽涉到現代殖民主義的論述。部分原因在於十九世紀末期和二十世紀初期所定義的學術辭彙與概念受到當時殖民主義擴張的影響,目前看起來已經不合時宜;部分則是因為當代認同與社會態度的改變,進而影響對於古代社會的認識與詮釋。

近來羅馬帝國主義的研究中,由於後殖民思潮的衝擊,關注的焦點在於現代的立場如何影響古代歷史的解釋。以往古典學界的典範性觀點「羅馬化」(Romanization),對於部分學者而言是一個有問題的概念。「羅馬化」的概念源於德國史家孟森(Mommsen)二十世紀初期的作品,後來被英國史家哈維斐德(Francis J. Haverfield)所採用。羅馬人將「高級」和「進步」的文化帶給被征服的族群,被征服者因為接受羅馬的教化獲得了文明。

哈維斐德於 1906 所撰寫的《不列顛的羅馬化》(The Romanization of Britain)反應了現代性的觀念,認為羅馬的文明是一種漸進式、由上到下、從帝國中心到邊緣的傳播。不列顛在羅馬帝國占領之後,語言、宗教、文化和物質文化發生改變,使用羅馬的物質文化,代表理解物質背後的文化意義,也代表對於羅馬的征服沒有了仇恨。在羅馬的佔領下,不列顛迎來和平與繁榮,羅馬不只幫助不列顛,也替當時的世界帶來快樂與幸福。哈維斐德對於不列顛的「羅馬化」是全面性的擁抱。

羅馬人示意圖(Source: 《角斗士》劇照)

「羅馬化」在古典學界據有典範性的地位,惟在 90 年代以後,遭到部分學者的質疑。文化的轉變通常不是單向,或是雙向,更是多面向的。另一個問題則在於這個概念強調概括(generalization),經常使用以下的判斷:

不列顛的人群已經羅馬化了……。

The people of Britain became Romanized……。

如此的思考,暗示單方面、平均和標準化的過程,而不是各種各樣(myriad)都可能的過程。羅馬帝國主義的研究需要跳脫以往過度簡化的概念。

前220年: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對於羅馬世界著重於不同地區,像是羅馬統治下的伊比利半島、希臘世界、不列顛,還有高盧,思考在這些不同地區的人群,如何與羅馬帝國的統治勢力相抗衡,或是合作,每個地方的人群都展現不同的積極性,有些族群奮勇抵抗;有些則是與羅馬人合作,成為統治者的一部分,以獲取好處,由此多元且豐富的關照羅馬統治下的不同人群。

相較於羅馬帝國的建立,東方的東亞大陸上本來存在著很多不同的文化,統一也不是必然的歷史進程。從西周的封建社會開始,「中華」的意識逐漸萌芽,各個諸侯國從共存走向統一。然而,秦始皇統一天下之後,統一仍然不是必然的過程,廣大的領土要如何治理?成為秦帝國要整合多元社會的難題。

秦始皇(Source: 《皓鑭傳》劇照)

秦不只征服六國而已,而是征服了當時的世界。當取得如此龐大的地域時,就開始規劃這個世界的藍圖。六國剛滅亡時,秦朝「王天下」,以往的所有王朝從來沒有統治天下的經驗,所以在朝政上想要解決的問題就是該用什麼樣的體制才能符合新建立的政體。

秦朝的疆域(Source: Wikipedia

丞相王綰結合以往的歷史經驗,認為應該要分封王子為諸侯王,在邊區鎮守,讓這些諸侯守護中央,結合郡縣制與封國制。然而,廷尉李斯則認為以往的歷史經驗不足取,西周分封子弟到各地,結果隨著時代往下,越來越疏遠,到最後有如仇敵般的相互攻擊,所以應該完全採用郡縣制。秦始皇採用李斯的建議,將天下分為三十六郡,後來新征服的地方也設置郡縣,全國一體採用,確立中央集權的制度。除此之外,秦始皇為了方便統治,統一了貨幣、文字、車軌與度量衡。

由於秦始皇達到前所未有的功績,結束了數百年的分裂後,認為自己的功德高過以往歷史上偉大的三皇、五帝,皇和帝在此之前是作為分開的稱謂使用;皇通常是作為祖先、神和偉大的統治者的意思,而帝一般也被作為偉大統治者的意思,秦始皇便將「皇」和「帝」合併以表明自己的偉大,自己為「始皇帝」,希望將帝國傳諸萬世。

然而,秦的統一措施在實際的執行上並沒有讓天下真正的「統一」,而是在後來的漢帝國皇帝直接統治與郡縣制,才讓中華帝國的基本型態形成。

公元前 220 年,會成為世界史誕生的年代,不在於兩個大帝國成立而已,而在於給我們的世界一個巨大的影響,影響到我們今日。之前西方也有帝國的成立,但在「同一個時代」,當時的人都被巨大的政治體制改變了生活,動搖了原有的生活。透過《前220年: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我們可以看到不同人群的應對方式,從而對東方與西方的社會特質有更深的理解。

延伸閱讀:「築城聲酸嘶,漢月傍城低」──自秦始皇建長城後,中國人開始背負一個兩千年的重擔
西元前220年,人類歷史的轉捩點── 西方:羅馬帝國正式成形,與迦太基的戰爭深化了羅馬做為「帝國」的樣貌 東方:秦始皇大一統中國,採行中央集權開啟日後秦漢帝國近五百年的盛世 東西兩大帝國的誕生,被認為大大改變了當時與後代人們的生活,在歷史上別具意義。然而,在這個帝國誕生的象徵年分,對當時的人來說,「帝國」是什麼呢?建立之後造成了怎樣的改變?以及,改變是一瞬的、還是漸進的?各地區的人們又是如何回應「帝國」這樣的龐然大物?本書想做的,就是討論這樣的改變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