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說書048】法白資深編輯江鎬佑:法律有距離感不是因為用字艱澀,而是大眾不熟悉理論

念法律系時期看得最痛苦的一本教科書是?

楊建華老師的《民事訴訟法》,你去看了就知道他有多難。作者是 1920 年代的人,所以用語都是文言文,不過他寫得很好,言簡意賅。

法律需要「白話文」運動嗎?

我覺得不需要,就整體司法成本來說,把法條、判決書全都翻譯成白話之後,不代表民眾就能理解,而且以現在的狀況來說,只要中文程度不要太差,大部分都還是能看懂。民眾會覺得法律很艱澀的原因,不是因為文字,而是因為不熟悉法律背後的理論,如果要讓民眾理解,其實還有很多方式,像是用個案的故事去解釋,就比直接翻譯成白話還要有效。

至於有沒有需要「法律白話文運動」這個團體,我個人也是覺得不一定需要,法白在 318 學運後成立的,所以就算我們不做,也一定會有人出來做這類事情。

工作之後遇過最頭痛的法律文件是?

如果是律師的話,那就是卷宗,因為一個案件的卷宗,疊起來可能都比人還高,像是銀行法相關的案件,牽扯的人很多,所以資料就很雜亂,看得很痛苦。

推薦幾本你研究領域的書?

一本是李榮耕《刑事訴訟法》,因為作者是我的指導教授,所以推薦,哈哈!當然還有別的原因,因為臺灣的刑事訟訴體制會越來越靠向美國,這本書就寫很多關於美國的案例,值得一看。

另一本是《死刑肯定論》,因為序是我寫的,哈哈!而且我從來沒想過我有生之年可以讓我的序和李茂生老師的擺在一起,所以當然推薦!對於臺灣的死刑,我是抱持比較反對的態度,因為死刑到底能不能遏止犯罪仍未實驗過,還需要很多的思考。

進入職場後最喜歡的一本書是?

《山與食欲與我》,是一套漫畫,之前我去台東的晃晃二手書店買的。兩年前我在替代役的時候養成爬山的習慣,所以很喜歡這類的主題。這本漫畫是在講一個日本都會女子,會在假日的時候爬山,然後在山上做料理,因為我很喜歡爬山,所以也很喜歡這個故事。

平常買書的頻率為何?

如果那個月喝酒的錢有剩,就會拿去買書,但有沒有看完就是另一回事了。

心目中最喜歡的圖書館是?

花蓮文化局的圖書館,在美崙,是我當替代役的地方。那個圖書館在很美的地方,一出門就有山有海,很賞心悅目,又有我很多回憶,所以說是心目中最喜歡的也不為過。

受訪者

江鎬佑,畢業於國立臺北大學法學院,現為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的律師,同時也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的資深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