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說書047】法白站長楊貴智:法律本身就是白話文,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文字背後所要表達的意思

念法律系時期看得最痛苦的一本教科書是?

《(國家法講義一)憲法基礎理論與國家組織》,這是大一必修課用的講義,很薄的一本,但真的完全看不懂,對當時還是大一的我來說太深了,即使很認真看完、聽完老師上課後,還是看不懂,然後又不知道考試怎麼考,當然覺得很痛苦了。

法律文件與法條的書寫最大的特色在於?

有分兩種。第一種是規範權利義務的契約,這種的用字就會追求最大精準,避免之後有誤差,所以通常不會有形容詞、副詞這種模糊空間的東西;第二種是行使權利的文件,例如律師函、書狀,會為了表達立場,用比較強烈情緒的字句。

但是不管怎樣,只要立下文字,就不可能達到「完全」精準,因為它背後都有解釋的空間,所以做法律這一行,很需要經驗的累積。

為何想創立法律「白話文」運動?你認為白話文的概念為何?

2014 年是我碩二那年,恰巧碰上 318 學運,我和朋友就試著用法律的角度去介紹服貿協定,算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的前身。學運結束後,我們就覺得可以嘗試做其他法律議題,然後轉眼間就做到現在了。

會在名字中取個「白話文」,是因為一般人對法律的印象都是很難懂,而「白話文」就能讓人感覺到對比度,吸引注意。不過說真的,當初我們其實沒有賦予白話文太多意義,而且實際做了之後就會發現,法律本身就是白話文,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文字背後所要表達的意思。

所以法律白話文運動最重要的是,拉近法律和大眾的距離,我們用適合的方式,把法律知識傳達給讀者們,而不是純粹翻譯。

至今最喜歡的一本書是?

《斷臂上的花朵》,這是南非憲法法官─奧比・薩克思的作品,有點類自傳又有點散文。南非在白人統治時期,種族歧視很嚴重,奧比・薩克思因為支持黑人權利,曾遭早年的南非政府暗殺,雖然沒死但是斷了一隻手,而且成為南非轉型後的憲法法院大法官,這本書是他判案心路歷程的描寫,審理過程的描述非常有故事性,很好看。他希望可以透過他的經驗,傳達對南非人權及民主等價值觀與期盼。

我是在念研究所是碰上這本書的,那時奧比・薩克思來臺灣演講,有去的人都可以拿到一本《斷臂上的花朵》,我看了之後真的覺得這是我至今最喜歡的一本書,這本書同時也影響我的法律生涯很深,我時常拿出來重翻。

曾經讀到廢寢忘食的書是?

《池袋西口公園系列》,我高中的時候很瘋這類的偵探小說,池袋是日本很常發生事件的地方,主角則是當地的地痞流氓,故事就是描寫他們在當地遇到的一連串事情。因為太想知道結局了,所以就看得很快,看到忘我。

是否有哪一本書,總是看不完?

其實不只一本,很多書都這樣,哈哈!像是高中時看白先勇的《臺北人》、《孽子》,那時我完全看不懂,就沒有看下去,無法體會文學想要傳達的情境。還有法律學著作《認真對待權利》,因為太難所以也沒看完。

最近買了《哲學家的工具箱》,本來覺得自己應該要看一點科普哲學的內容,結果這本超難,根本看不懂,每次看了兩三頁就想要放棄。

受訪者

楊貴智,畢業於東吳大學法學院,專長為國際法、勞動法著作,現為大恆國際法律事務所的律師,同時也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的創站站長,希望能拉近大眾與法律之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