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Changemakers】寵物就是遊民重返社會的關鍵!暖心獸醫義診守護「街頭家人」

遊民,是在每個大城市的陰影中,踽踽獨行的存在。在嚴峻氣候和歧視眼光的交迫中,或許孤單感比無家可歸更讓人心寒 。若有一位擁有純粹的眼睛、不帶任何批判意見的夥伴,能夠隨時常伴左右,這會有多麽難得?對於許多遊民來說,「毛小孩」就是那個唯一的夥伴。

加拿大約有 23 萬遊民人口,其中 1/5 的遊民有養寵物,儘管該國社會福利完善,對待遊民的友善態度屢獲國際盛讚,但這 1/5 的人口卻仍然有遺憾。這是因為有寵物的遊民往往不被允許進入庇護所,對視毛小孩如家人的遊民來說,只得選擇與他們一同繼續流浪街頭。

加拿大的一名獸醫連恩博士(Michelle Lem)觀察到了這個現象。在與遊民互動過程中,她發現,比起關心自己,遊民朋友更在意自己身邊的寵物。這個洞見啟發了連恩博士創辦「社區型寵物關懷診所計畫」(Community Veterinary Outreach,簡稱 CVO),提供免費的獸醫服務給遊民的小家人,背後更期望能串連管道,服務與幫助到遊民。

遊民與寵物之間關係深厚(Source: CVO 官網)

熱血獸醫發願守護「遊民與寵物」之間的美好連結

2001 年,連恩博士從獸醫大學畢業後,前往紐西蘭當獸醫助理。紐西蘭開放的業界風氣給了她對獸醫一職不同的想像,她開始更大膽的去思考──獸醫除了照料家貓家狗外,還能為社會做什麼事?

兩年後,連恩博士到渥太華(Ottawa)的遊民庇護所擔任志工,發現遊民與貓狗之間有著深厚的羈絆,這讓她找到自己的「獸醫專業」能與「社會服務」接軌的管道:遊民深愛毛小孩,但負擔不起醫療費,提供免費的獸醫服務,就可以幫助遊民照顧這些「體制外」的小貓狗了!她立刻著手「社區型寵物關懷診所計畫」(以下簡稱 CVO)的行動診所服務,在渥太華進行義診。

「當天就來了十二隻小動物。」連恩博士回想起當時的熱門情況。這個計畫一開辦,就獲得在地衛生所的注意,替他們轉介遊民朋友過來。這也成了未來固定的模式,若遊民要申請免費的獸醫服務,必須經由衛生所、遊民協助機構社工的轉介,除了核實遊民的身份之外,也希望能藉此拉近遊民與衛生防護網保障的距離,這才是 CVO 的終極目標。

連恩與狗狗(Source: changemaker官網)

事實上,計畫剛開始時,連恩的焦點多半在那些小動物,而非遊民的福利身上。與多數人一樣,她曾經認為「遊民連自己都無法照顧,無法再負擔另一個生命。」所以希望藉由義診,改善小動物的生活福利。不過幾次看診下來,她發現自己正在做的事,意義遠遠不僅止於此。

在看診過程中,她得到了不只一次的真誠感謝:「我們的客戶(指遊民)非常感謝我們,有些甚至會哭著謝謝我們、擁抱我們。」她從他們真摯的眼淚中,看見了與毛小孩的羈絆,帶給遊民非常正向的生命意義。「我們協助他們維持這個健康的連結,那對他們可能是最重要的連結。」

連恩曾發表論文,討論〈擁有寵物對年輕遊民有何影響」(pet ownership on street-involved youth)〉,是加拿大最早開始研究該主題的人之一。她發現有養寵物的那一半年輕遊民較能對她敞開心胸,且較不容易感到憂鬱、沮喪。

延伸閱讀:在演化過程中,意外走進人類社會的動物──《狗:狗與人之間的社會學》

在後續的研究統整中,她更發現養寵物的遊民更能發展責任心、減少對菸酒跟藥物的依賴。此外,為了帶寵物散步、找食物,他們得以更有目標、更規律地生活。不過相較於沒有養寵物的遊民,這些人較難獲得社會資源的協助。

這些一手的相處研究讓連恩漸漸確立了 CVO 的核心價值:「共享健康(One Health)」——人、環境、動物的健康都是息息相關,不能切割來看。這是二十世紀以來流傳的觀念,連恩將它套用在自己的組織上,是因為她體認到,儘管身為獸醫,也不可能只關心動物福利,而忽視人類福利:「要實現動物福利,還得先改善人類福利。」

這讓 CVO 不只停留在免費獸醫服務,更重要的是,透過獸醫專業關注寵物的生理健康,進而促進遊民的心理健康,並藉由組織串連,提供遊民疫苗、牙醫、藥物戒斷等協助,最終期盼把有養寵物的遊民再度拉回社會體制中。在飼主的身心狀況更穩定後,又能提升寵物的福利。這正是「共享健康(One Health)」的互惠概念。

一間給寵物、也給主人的診所:CVO 串連身心組織服務遊民

在 2012 年,連恩正式將 CVO 註冊為慈善機構。營運至今,CVO 從渥太華延伸到各個城市,並在各大城市成立行動診所。目前,CVO 的資源大多仰賴志工與贊助商,所幸迴響熱烈,光是 2014 年,全加拿大就有 1220 位志願獸醫參與。

一間行動診所通常配置一位獸醫,加上一至二位來自大學的實習醫生,負責服務 25-30 位客戶與毛小孩。他們的服務包羅萬象,包含免費提供毛小孩醫療檢測、抽血、打疫苗、驅除寄生蟲、植入晶片、結紮服務等。養過寵物的人都知道,這些服務各個要價不菲,但「社區獸醫夥伴」並沒有因為「免費」就讓服務打折。CVO 不僅給予醫療照顧,也提供飼主一些照護毛小孩的教學或建議,包括梳洗、剪指甲、飲食營養均衡等等。

此外,進到診所後,可以發現除了設有毛小孩掛號的櫃檯,還有一個是為遊民本人服務的。CVO 與衛生所、心理或生理的專業組織合作,現場提供流感疫苗、牙齒照護以及藥物戒斷等服務,並予以身心健康的諮詢與建議。

在一次出診的統計中,有 60% 的飼主接受了流感疫苗的施打,此外,在聽到二手菸對寵物的危害後,62% 的飼主採納了戒菸諮詢,24% 的飼主更是果斷接受了尼古丁戒斷治療,可見串連的成果相當不錯。

CVO 至今服務上千遊民與其寵物、並有效鼓勵遊民施打流感疫苗、戒菸(Source: CVO 官網)

「真的有客戶為了毛小孩的支氣管問題戒菸。他們不只是想要免費的醫療服務,而是真的希望知道更多照護毛小孩的資訊,非常、非常關心他們的生活品質。」一名實習生受訪表示。

「超過 70% 的寵物是健康的!」打破遊民無法照顧寵物迷思

從多年的看診經驗中,連恩博士確定了多數遊民與寵物是互惠的關係。「一般人可能認為他們無法好好照顧其他生命,但根據我們為上百隻遊民寵物做的檢測發現,超過 70% 毛小孩的健康都在理想狀態,對比加拿大家寵超過 50% 的過肥比例,值得我們反思。」

她表示,這些流浪寵物通常能有更好的運動與玩樂環境,接觸更多來自環境和社交的刺激,唯一缺乏的就只有獸醫的資源而已──而 CVO 將這個洞補上了。

「遊民連自己都顧不好,不應該再養一個寵物」這個一般人懷有的想法,其實只是偏見。 「超過一半的客戶跟我們說,這隻寵物給他們睜開眼、開啟新一天的理由。有將近一半的人說,寵物的出現拯救了他們。」

「寵物是他們唯一可以感受到無條件的愛的機會。」連恩頗為感慨,「我們又怎麼能夠說他們『不應該』養寵物?當他們是這麼棒的主人,而且這對他們雙方是那麼美好、正向的事情!」

一般人能從家人、朋友、情人與社會的互動中獲得愛,然而被家人遺棄,或遺棄家人的遊民,往往已經失去與人真誠互動的機會。社會帶著有色眼鏡看他們,在低自尊的狀態下,「愛」成了一個遙遠的名詞,而毛小孩是他們唯一獲得「愛」的來源。

延伸閱讀:治心病靠養動物?十八世紀的療養院證明:有時候一個擁抱就能拯救人

採訪有飼養寵物的遊民時,發現多數遊民都懷抱著相同心情:「當你很餓地躺在路邊,大多人卻只把你當隱形人,直接從身旁經過,處於這種情況下太久,真的會覺得自己什麼也不是,連自己都不把自己當一回事。」「但他(毛小孩)需要我、他想跟我玩、他想要我的愛,他需要我找食物給他吃,他給我一個角色,給我活下去的意義。」

毛小孩不在乎人間的遊戲,美醜、貴賤、階級對他們毫不重要,正因如此,遊民得以躲開人間的評判,有機會重新學習愛與被愛,這也有助於他們與社會重新接軌。

諸多參與 CVO 的實習生也表示,自己過去不太有機會接觸這些與自己生活頗有距離的客戶,在這裡自己不僅學到實質的醫療照護技巧,也有了新的觀點去看待社會。

獸醫在 CVO 服務的時候,也收穫良多(Source: CVO Instagram)

其中一位學生表示,他原本確實有偏見,深怕遊民對寵物漠不關心,將會看到不被妥善照顧、狀態很差的貓狗,「但我真的完全錯了」,「很多遊民朋友是將寵物從很不好的狀態下救回來照顧,他們在乎寵物比在乎自己還多,寵物也回饋很多愛給他們。他們是夥伴!」

也有學生對難得的互動印象深刻:「一開始的談話中,我非常注意遣詞,深怕會冒犯或傷害到他們(遊民),但很快地我們就能夠自然的談話。」「真是打開了我的視野!我學到很多,多半是關於我自己的。我察覺到自己的偏見、並打破它們,我看見了寵物與主人美好的羈絆,並體認到一個人小小的付出,能帶來的長遠影響。」

屬於社會的共同療癒:服務者、被服務者與大眾的「共享健康」

在 CVO 努力和數所大學合作下,越來越多學術文章開始對「寵物與弱勢人群的正向關係」的主題進行研究,這個新觀點也被一些報章雜誌報導。

連恩期盼在學術面及社區面「雙管齊下」,能讓大眾打破「動物跟著遊民會吃苦」的偏見,並對這件事有更完整的認知:「更多的可能是,遊民比起這些動物有著更多的創傷與痛苦,而他們已經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照顧這些動物。」

從第一年只服務一個社群,到兩年內就服務了四個社群,CVO 迅速擴展、獲得不少人支持。連恩表示她開設的「迷你獸醫學校」,為大眾上課所籌措之營收,足夠她經營五間診所。

他們也獲得一些無酬贊助,其中包括飼料大廠牌「皇家」(Royal Canin)捐贈遊民寵物飼料。目前,雖然行動診所因疫情停擺,但從他們的臉書上,能看見許多志工仍然忙著運送「皇家」飼料給各地的遊民寵物,可見服務的心意沒有隨著疫情而停止。

飼料大廠牌「皇家」贊助飼料,並由社區志工派送給遊民朋友(Source: CVO Facebook)

2019 年 CVO 開設美國分支,同年連恩獲得小動物獸醫聯盟(WSAVA Congress)的表彰,成為「推廣共享健康(One Health)獎」得主,她謙虛地表示自己一人上台領獎很怪,因為這是幾千人花費幾萬小時的成果,並不是她個人所能達到的,她期盼未來持續透過跨領域的合作,深耕「共享健康」的理念。

如同 CVO 的夥伴席曼斯基(Barb Szymanski)表示:「很多客戶是緊張兮兮地走進來,不過走出診所時,都帶著大大的笑容。」她笑言:「這可以餵養我的靈魂好幾個月!」獸醫的治癒之手,既能伸向小動物,還能溫暖他們身後的弱勢遊民,最後回饋到獸醫自己身上。或許,這些參與計畫的獸醫,都能感受到自己確實在實踐「共享健康」──付出自己的專業,心靈亦隨之受惠,共同創造美好的循環!

「這個笑容可以餵養我的靈魂好幾個月!」(Source: CVO)

「美好的循環」來自於實踐。而我們可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偏見進到腦裡時,先將它放下,好好觀察與感受其他生命。當偏見被放下,其實是給自己更多的可能性,我們也更有機會成為像連恩一樣的 changemaker!

延伸閱讀:【Changemaker】高齡駕駛時代來臨!美國的「老人Uber 」讓高齡者行動自如
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
一個以商業模式來解決某個社會、環境、公益性問題的企業組織。例如為弱勢社群創造就業機會、提供具社會責任或促進環境保護的產品或服務。而社會企業的盈餘主要用來投資社會企業本身,繼續解決該社會或環境問題,而非為出資人或企業所有者謀取最大的利益。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台灣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