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德國創造了超級經濟奇蹟,為什麼還要轉型正義?

哈囉,大家好!我是神奇海獅。

之前講到了席捲德國的納粹運動,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大家應該都不陌生:德國發動了二次世界大戰,結果被炸回了中世紀。納粹在戰爭期間屠殺了六百多萬名猶太人,成為德國在二戰後怎樣都甩不開的沈重包袱。

其實,二戰後的德國當時正喊著「放下過去,一起拼經濟」的口號,德國人試圖遺忘那段不堪的過去。但是因為一個人的堅持,最後德國終於走出戰後的陰影,重新回到先進國家之林。

這一切,都要從一位名叫鮑爾的檢察官開始說起。

費里茨・鮑爾 學生時期的照片
( Source:Wikipedia )

這位費里茲.鮑爾,很可能是戰後德國史上最有名的檢察官了。姑且不論他傳奇的一生,光是看他的履歷,就知道這個人根本就是人生勝利組。

西元 1903 年,鮑爾出生於德國西南部的一個猶太人家庭,二十四歲就在海德堡大學拿到法學博士的學位;隔年,更成為威瑪共和國史上最年輕的法官。只可惜好景不常,1933 年 1 月,希特勒就任德國總理之後,鮑爾好死不死,全身上下都是納粹討厭的元素,不但是猶太人,還是社會民主黨員,還疑似是同性戀。

所以在幾個月後,鮑爾就丟了自己的鐵飯碗,之後更是出逃到丹麥和瑞典。好不容易熬到了戰爭結束,已經在瑞典的鮑爾其實可以選擇繼續待在北歐,他卻毅然回到德國。當別人問他對祖國的未來,抱有什麼樣的期待時,他說:「我們不要求世人可憐德國人,德國人未來數十年必須努力彌補,才能獲得尊重和同情。」

不過很可惜的,跟鮑爾有相同想法的西德人,簡直少之又少。當時的西德正經歷史上最輝煌的經濟奇蹟,大家只想拚經濟,根本沒人打算去談納粹那段不堪的過去。就在這個時候,一場「雷莫案」讓整個德國都陷入兩難,這場案件也是讓鮑爾一戰成名,成為西德最知名檢查官的前哨戰。

事情是這樣的。

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德軍史陶芬堡上校發動了一起名為「女武神行動」的政變,其中最關鍵的角色,就是當時後備軍隊的指揮官雷莫少校。雷莫少校一開始接收到了政變者的命令,準備逮補納粹的宣傳部長戈培爾。

但是,雷莫少校接到了希特勒本人親自打來的電話,在電話中希特勒要求他把叛黨一網打盡。政變行動因此發生了大逆轉,雷莫最後將史陶芬堡上校等人全部逮補,政變者被鐵絲極為痛苦的絞死。因為這場功績,雷莫在短短一年之內從少校飛升到中將,戰後更成為德國極右派的代表人物。

1951 年,他的一場演講引起了整個國家的討論。雷莫指控那些發起政變行動的人,說他們嚴重背叛國家,而且還被外國強權收買。這場演講立刻爆出了一個很兩難的問題,那就是,希特勒做為國家元首,刺殺他到底算是愛國還是叛國?

鮑爾在這時候看到了機會,他馬上以誹謗罪名起訴雷莫,並在法庭上慷慨激昂的表示,暗殺行動並非針對國家,而是用來除去傷害國家的人。他甚至留下了一句名言,他說:「像納粹帝國這樣不合公義的政府,沒資格指控人民背叛!」

最後,雖然雷莫只被判處了三個月的徒刑,但鮑爾成功扭轉了法庭和整個社會的觀點。在審判前,只有 38% 的人認同反抗人士,但在審判後,這個數字快速攀升到一半以上。終於,到了 1962 年,被猶太人稱為「納粹劊子手」的軍官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被判處死刑。

左邊是奧托・雷莫少校 ( Source:Wikimedia )

僅管取得了這些成功,但是鮑爾知道,絕大多數的同胞對於德國人在納粹時代所犯下的罪行,仍然毫無悔意,要扭轉這個印象還需要更加努力,就在這年,一份文件讓他看到了機會。

有一天,鮑爾從《法蘭克福評論報》一名年輕記者那裡,拿到一綑綁著紅緞帶的文件。記者表明,這是他從一名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生還者手中拿到的。這些文件是 1942 年起的集中營紀錄,上面記載著囚犯名單,以及射殺囚犯的納粹親衛隊名單。鮑爾看到文件,立刻就明白,這一定是親衛隊在撤退前沒燒乾淨,被囚犯搶救出來的紀錄!

就是這份文件,開啟了德國司法史上歷時最長、牽連最廣的「奧斯威辛大審判」。

1963 :奧許維茨大審判

在審判中,鮑爾一口氣起訴了 22 名集中營看守者,但全都是小人物。根據鮑爾的說法,這場審判的意義,不在於那些看守者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而是在於立下一個警示和教訓,那就是:「凡是操控過謀殺機器的人,只要知道這部機器的用途,就是參與謀殺的幫兇。」

這場審判耗時超過兩年,總共開庭 183 次,超過兩萬人到庭觀審。對當時的西德人來說,最震撼的地方,不是被告的邪惡,而是被告的平凡,因為每個人看起來就像你的街坊鄰居一樣。

隨著審判的進行,愈來愈多的恐怖細節,被攤在陽光底下。最可怕的是一名叫做伯格的被告,根據他老婆的說法,他在家根本就是一個超疼小孩的老爸啊!結果根據目擊者的證詞,這位伯格上士在集中營不只殘暴,根本已經到了毫無人性的境界了。

在家是個好爸爸的威廉・伯格,曾經在集中營把小孩甩到牆上 ( Source:Wikimedia )

當時,有一輛卡車開到集中營,裡面的人群中,跳下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他神色不安,手中緊緊抱著一顆蘋果。根據目擊者的證詞:「伯格抓住那個孩子的雙腳一甩,把孩子的頭用力撞在牆壁上。」男孩當場死亡,後來那名目擊者就被叫去清洗牆壁上的血汙,清理完回去跟伯格報告的時候,伯格就坐在辦公室裡,吃著那個男孩的蘋果。

不過這種東西講太多,很多西德人都受不了。各種鉅細靡遺的報導,讓大家愈看愈火大,《法蘭克福評論報》甚至被讀者投書,上面寫著:「他媽的別再報導了!你們哪裡關心真相啊?你們只是喜歡廉價的驚悚報導而已。」擔任檢察總長的鮑爾當然被罵得更慘。有次他接到一通電話,對方確認是他之後,竟然立刻吼他:「去死吧,猶太豬!」

但是在舉國反對下,鮑爾仍然堅持不懈,最後他終於獲得了最大的支持者。那就是在戰後誕生,數量龐大的年輕學生。

奧許維茨集中營的小孩們 ( Source:Wikipedia )

一名叫做徐林克的學生,就是最好的例子。原來這群年輕學生從小受到的是傳統德國的威權教育,當父親說話時,他們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權利。最後受這種教育長大的年輕人,突然間得知了他們父輩一直沒告訴他們的真相。以徐林克的例子來說,他曾經景仰一位英文老師,後來才發現,那位老師竟然曾經參加過納粹親衛隊。

對徐林克來說,奧斯威辛大審判給他們那個世代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印記。他說:「你愛著某人、敬仰某人,最後卻發現那人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些學生對長輩的質疑,開始變成對權威的全面質疑。在審判之後五年,德國就暴發了聲勢浩大的六八學運,清除納粹餘毒成為整場運動最重要的主題。在戰後嬰兒潮的施壓下,德國才終於開始正視這段過去。

此後,徐林克根據自己的這段經驗,寫成一本膾炙人口的小說:《為愛朗讀》。我們的文明,才終於逐漸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講到這裡,整場歐洲歷史也就這樣告一段落了。曾經有一位歷史學家說:「毫無疑問,我們其實活在整個人類歷史中,最幸福的時代裡。」現在聽完這個系列,大家是不是都深有同感,而且珍惜著自己的幸福呢?

我是神奇海獅,我們有緣再相會,掰掰!

繼續閱讀:

  1. 拒絕希特勒洗腦,這名19歲的德國青年賭上生命,走出自己的叛逆道路
  2. 希特勒當年席捲全國的演說,究竟有什麼煽惑人心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