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生為政府從軍賣命,後半生卻被政府視為叛亂份子,他們一輩子究竟為誰而戰?──紀念臺籍老兵許昭榮
作者:洪正

傳奇又坎坷的一生

臺籍老兵許昭榮相(Source:高雄好過日)

許昭榮,屏東枋寮人,生於 1928 年 11 月 13 日,天蠍座,逝世於 2008 年 5 月 20 日,享年 80 歲。因家境貧苦,在枋寮公學校畢業後便出外工作,適逢二戰爆發,許昭榮因參加日本海軍,擔任地勤人員,成為了臺籍日本兵

二戰結束後,1947 年臺灣爆發二二八事件,為了躲避可能被國民軍清算的危險,靠著海軍術科專長轉為進入國民黨的「國民政府」軍隊服役,之後送至中國青島受訓並進行接收日本軍艦的修復工作,其身份也從日本兵變成了國軍

1955 年,許昭榮被派往美國接收「咸陽號」驅逐艦,在美國聽聞到海外人士提出的臺灣獨立觀念,以及獲得《台灣獨立運動第十年》的手冊,而開啟了他人生的另一頁,他因支持臺獨運動被判刑了 10 年,出獄後仍受到政府監視,也因政治犯身份而無法出國長達 8 年之久。

好不容易等到 1985 年才得以出國,隨後卻因在美國參與聲援釋放施明德等政治犯運動,而被政府取消國籍,轉眼間又成了「國際難民」。所幸之後取得加拿大政府的政治庇護,移居至多倫多,因緣際會下獲得了與滯留在中國的臺籍老兵聯繫的機會。

於是許昭榮自 1987 年返臺後,便積極發起「滯留大陸台籍老兵回臺」運動,與「臺籍老兵及其遺族權益」運動,這樣奔走了二十餘年,最後竟選擇了在旗津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引火自焚,希望喚起政府的重視與社會的關注,讓這群被遺忘的臺籍老兵能獲得應有的尊嚴與評價。

為何需要轉型正義?

臺籍老兵的故事,與 1949 年國民黨政府帶領大批軍隊,現為退輔老兵的故事完全不同,臺籍老兵因為其身份的關係,一直被國民政府刻意隱瞞,等到 1987 年解嚴後,這群人的經歷才開始被注意到,為了區分方便,有人將臺灣老兵分為「臺灣人日軍老兵」與「臺灣人國軍老兵」兩類。

許昭榮先生的經歷則是涵蓋了兩類,但因臺獨的觀念而淪為政治犯,在綠島被關了 10 年之久,其前半生都是為「當時的政府」從軍賣命,戰爭結束後卻被「政府」視為叛亂份子,一生受到威權的禁錮,臺灣人到底是為誰而戰?是許昭榮老先生這群人心中最大的疑問與苦痛。

臺灣為何需要轉型正義,便是需要將曾經因威權統治造成的悲劇,以及被刻意隱瞞的歷史記憶,有重新獲得再書寫與評價的機會,臺灣社會需經過清洗威權遺毒的過程,才能讓社會結構有重整的可能性,這也是轉型正義的價值所在。

全臺唯一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暨主題館」

位於高雄旗津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暨主題館」是許昭榮老先生等前輩經過多年的努力,所催生興建而成,公園內設有「許昭榮先生紀念碑」、「臺灣無名戰士紀念碑」、「臺灣兵紀念碑」等碑體,2009 年「戰爭與和平紀念主題館」落成,館內展出臺籍老兵、慰安婦等文物,都是為了紀念在臺灣歷史上這些被遺忘的無名英雄。

高雄市歷史博物館亦為了紀念許昭榮先生,與高雄市關懷臺籍老兵文化協會合辦「寧願燒盡.不願鏽壞——追思許昭榮先生影像特展」(展出日期自 2018 年 5 月 10 日至 2019 年 1 月 6 日)。希冀以轉型正義的立場帶領民眾理解臺籍老兵之過往,開展社會議題的多元討論。

在隨著臺籍老兵一一凋零逝世的情況下,我們等於是跟時間賽跑,希望在他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自身的歷史被重新評價,並且讓臺灣人都能夠認識到這段被遺忘的歷史。

許昭榮紀念碑(Source:文化部網站)
繼續閱讀:試論檔案、檔案利用,以及學者的位置──寫給年輕的歷史人與和關心轉型正義的朋友們

參考資料

  1. 高雄市關懷臺籍老兵文化協會,http://taiwan-soldier.blogspot.tw/
  2. 陳奕齊,《打狗漫騎——高雄港史單車踏查》,臺北市:前衛出版社,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