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單之後】藍蔭鼎的田園風情畫與他所投身的美術教育事業
藍蔭鼎 台展第 1~6 回、府展第 1 回
         台日賞 台展第 6 回
         無鑑查 府展第 1 回
我經常為了完成畫作而忘了暮色已至,沈醉在忘我的夢中揮動畫筆,給同行的友人帶來困擾,當他們正為我的行蹤擔心騷動之際,我才漸漸地從山谷的草叢中探出頭來……[1]      ──藍蔭鼎,〈臺灣的山水〉,1932 年發表於《台灣時報》

綿延無盡的山岳、蜿蜒曲折的溪流,或是農地上風吹稻浪的自然風光,對藍蔭鼎來說,總是有無盡窮的魅力。這位畫家對於大自然的嚮往與風景畫題材的愛好,不但是出自臺灣人對自身土地的熱愛,還有許多因素交錯影響著。

其中一種影響因素,或許是童年的記憶吧。

童稚時候,藍蔭鼎生長在宜蘭羅東的阿束社。放眼望去,遼闊的平野上散落著幾間農舍,故居的三合院旁還有一片翠綠的竹林圍繞,風景如畫,充滿著鄉野之趣。阿束社擁有令人怡然自得的農村風情,而年幼的藍蔭鼎長期生活在風景優美的環境當中,大自然也成為他日後創作的靈感來源之一。

室外,是純樸的田園風情。室內,儘管簡陋的屋舍空間狹小,卻有濃厚的書香氣息。藍蔭鼎的家族有深厚的儒學根柢,幼年時候,他常陪伴在父親身側,隨同習字、作畫、讀書。在這樣的學習過程裡面,藍蔭鼎逐漸萌發了對繪畫的興趣。傳統文人的敦厚氣質、積極入世的精神,似乎也就此在心中扎根。[2]

恩師的提攜

除了童年家鄉的環境和家庭教育的薰陶,在藍蔭鼎的人生中,還有一位大大影響他的恩師。

1920 年,18 歲的藍蔭鼎甫從羅東公學校畢業不久,就在校長向宜蘭教育廳長的正式推薦下,獲聘為羅東公學校的美術老師。1924 年,適逢臺北師範學校美術教師石川欽一郎來到羅東公學校擔任美術講評。校長認為機會難得,便請藍蔭鼎拿出幾幅作品請石川指點一二。[3]「這是個有將來性的人,畫出如此率真的畫……」 [4]石川對藍蔭鼎的作品大為讚賞。而這場見面,也成為二人師生緣分的開始。

圖1:藍蔭鼎,1927,《北方澳》,水彩,入選第一回台灣美術展覽會。資料來源:台展資料庫

在石川的提攜下,藍蔭鼎以旁聽生的身分,與臺北師範學校的學生們一同切磋畫藝。之後又積極參與「七星畫壇」等畫會活動,使得他的畫藝更上一層樓。1927年,藍蔭鼎便以《北方澳》一作入選第一回台灣美術展覽會。

儘管《北方澳》僅留下黑白圖版,但我們仍能循此線索,略窺其堂奧。這幅畫被分為前、中、後三景,後景的海岬以較深暗的色調表現,橫出於左方,遠遠望去,依稀可以見到岸邊的建築物。中景處的海灣間,點綴著幾艘帆船。前景則用輕快的筆調,以俐落的簡筆勾勒出停泊於沙洲的小船。寫意的筆觸,所描繪的正是他最熟悉的故鄉宜蘭。

為美術教育奉獻

1929 年,藍蔭鼎在臺北第一高等女子學校、第二高等女子學校任教之餘,亦於倪蔣懷獨資籌辦的洋畫研究所中參與指導教學的工作,[5] 積極推廣水彩畫,並持續為臺灣的美術教育奉獻一己之力。

此外,由於身兼教師與藝術家的身份,1933 年,藍蔭鼎受總督府山地課課長之請,承接了為山區原住民編寫美術教科書的工作。為此,這位畫家甚至與其他日本學者一起入山考察,實地了解原住民的生活環境,以編寫適合的教材。

藍蔭鼎一邊工作、一邊徜徉於他喜愛的自然之中,事後,他也將在山林考察的結果繪製成名為《蕃山景趣》的繪葉書。[6] 同時,他亦在雜誌上發表文章,表達對原住民藝術的讚嘆。[7]

圖2:藍蔭鼎為編寫的美術教材繪製之插畫。以粉彩簡單勾勒而成的小鳥惟妙惟肖,考驗著畫家對動物姿態的掌握程度。圖片來源: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敎育所.圖画帖.敎師用.二》(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出版,1935),〈第十六圖‧トリ〉。

透過藍蔭鼎的藝術作品與致力推廣藝術教育的生命軌跡,我們可看出一種積極入世的精神,與對自然與田野的嚮往。戰後,藍蔭鼎辭去教職,同時仍保持著對藝壇與農村的關懷。1950 年代初,他更積極籌辦一本農村雜誌,試圖以藝術家的身份介入現實,改善農村的生活環境。這份刊物,也就是迄今仍在發行的《豐年》。

橫跨藝術、教育與政治的藍蔭鼎,積極地為腳下的土地盡心奉獻。他的繪畫以及種種事業,不但使自己的人生豐富完滿,同時也為臺灣這座寶島留下一抹豔麗的色彩。

豐年社時期的藍蔭鼎。引用自蕭瓊瑞,《真善美聖的實踐者:藍蔭鼎的生命與藝術》,頁 139。

#名單之後026


[1] 藍蔭鼎,〈臺灣的山水〉,《臺灣時報》(臺灣),1932年7月。譯文引用自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臺北市:雄獅,2001),冊上,頁93。

[2] 關於藍鼎元的幼時經歷,參見許宜如,《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臺北市: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頁44-46。

[3] 許宜如,《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頁46。

[4] 川平朝申,<藍蔭鼎論──臺灣畫壇人物論之二>,《臺灣時報》,1936年10月。譯文引用自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冊上,頁408。

[5] 許宜如,《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頁61。

[6] 蕭瓊瑞,《真善美聖的實踐者:藍蔭鼎的生命與藝術》(宜蘭市:宜蘭縣文化局,2018),頁35。

[7] 相關文章可見藍蔭鼎,〈蕃人の原始藝術を觀て〉,《理蕃の友》,8(臺北市,1934),頁5。

參考書目

  1. 中央研究院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2. 許宜如,《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臺北市: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
  3. 黃光男,《鄉情.美學.藍蔭鼎》,臺北市:文建會,2001。
  4. 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藍蔭鼎,〈敎育所 圖画帖 敎師用 二〉,臺灣總督府警務局出版。
  5. 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臺北市:雄獅,2001。

【名單之後】藍蔭鼎的田園風情畫與他所投身的美術教育事業
藍蔭鼎 台展第 1~6 回、府展第 1 回
         台日賞 台展第 6 回
         無鑑查 府展第 1 回
我經常為了完成畫作而忘了暮色已至,沈醉在忘我的夢中揮動畫筆,給同行的友人帶來困擾,當他們正為我的行蹤擔心騷動之際,我才漸漸地從山谷的草叢中探出頭來……[1]      ──藍蔭鼎,〈臺灣的山水〉,1932 年發表於《台灣時報》

綿延無盡的山岳、蜿蜒曲折的溪流,或是農地上風吹稻浪的自然風光,對藍蔭鼎來說,總是有無盡窮的魅力。這位畫家對於大自然的嚮往與風景畫題材的愛好,不但是出自臺灣人對自身土地的熱愛,還有許多因素交錯影響著。

其中一種影響因素,或許是童年的記憶吧。

童稚時候,藍蔭鼎生長在宜蘭羅東的阿束社。放眼望去,遼闊的平野上散落著幾間農舍,故居的三合院旁還有一片翠綠的竹林圍繞,風景如畫,充滿著鄉野之趣。阿束社擁有令人怡然自得的農村風情,而年幼的藍蔭鼎長期生活在風景優美的環境當中,大自然也成為他日後創作的靈感來源之一。

室外,是純樸的田園風情。室內,儘管簡陋的屋舍空間狹小,卻有濃厚的書香氣息。藍蔭鼎的家族有深厚的儒學根柢,幼年時候,他常陪伴在父親身側,隨同習字、作畫、讀書。在這樣的學習過程裡面,藍蔭鼎逐漸萌發了對繪畫的興趣。傳統文人的敦厚氣質、積極入世的精神,似乎也就此在心中扎根。[2]

恩師的提攜

除了童年家鄉的環境和家庭教育的薰陶,在藍蔭鼎的人生中,還有一位大大影響他的恩師。

1920 年,18 歲的藍蔭鼎甫從羅東公學校畢業不久,就在校長向宜蘭教育廳長的正式推薦下,獲聘為羅東公學校的美術老師。1924 年,適逢臺北師範學校美術教師石川欽一郎來到羅東公學校擔任美術講評。校長認為機會難得,便請藍蔭鼎拿出幾幅作品請石川指點一二。[3]「這是個有將來性的人,畫出如此率真的畫……」 [4]石川對藍蔭鼎的作品大為讚賞。而這場見面,也成為二人師生緣分的開始。

圖1:藍蔭鼎,1927,《北方澳》,水彩,入選第一回台灣美術展覽會。資料來源:台展資料庫

在石川的提攜下,藍蔭鼎以旁聽生的身分,與臺北師範學校的學生們一同切磋畫藝。之後又積極參與「七星畫壇」等畫會活動,使得他的畫藝更上一層樓。1927年,藍蔭鼎便以《北方澳》一作入選第一回台灣美術展覽會。

儘管《北方澳》僅留下黑白圖版,但我們仍能循此線索,略窺其堂奧。這幅畫被分為前、中、後三景,後景的海岬以較深暗的色調表現,橫出於左方,遠遠望去,依稀可以見到岸邊的建築物。中景處的海灣間,點綴著幾艘帆船。前景則用輕快的筆調,以俐落的簡筆勾勒出停泊於沙洲的小船。寫意的筆觸,所描繪的正是他最熟悉的故鄉宜蘭。

為美術教育奉獻

1929 年,藍蔭鼎在臺北第一高等女子學校、第二高等女子學校任教之餘,亦於倪蔣懷獨資籌辦的洋畫研究所中參與指導教學的工作,[5] 積極推廣水彩畫,並持續為臺灣的美術教育奉獻一己之力。

此外,由於身兼教師與藝術家的身份,1933 年,藍蔭鼎受總督府山地課課長之請,承接了為山區原住民編寫美術教科書的工作。為此,這位畫家甚至與其他日本學者一起入山考察,實地了解原住民的生活環境,以編寫適合的教材。

藍蔭鼎一邊工作、一邊徜徉於他喜愛的自然之中,事後,他也將在山林考察的結果繪製成名為《蕃山景趣》的繪葉書。[6] 同時,他亦在雜誌上發表文章,表達對原住民藝術的讚嘆。[7]

圖2:藍蔭鼎為編寫的美術教材繪製之插畫。以粉彩簡單勾勒而成的小鳥惟妙惟肖,考驗著畫家對動物姿態的掌握程度。圖片來源: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敎育所.圖画帖.敎師用.二》(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出版,1935),〈第十六圖‧トリ〉。

透過藍蔭鼎的藝術作品與致力推廣藝術教育的生命軌跡,我們可看出一種積極入世的精神,與對自然與田野的嚮往。戰後,藍蔭鼎辭去教職,同時仍保持著對藝壇與農村的關懷。1950 年代初,他更積極籌辦一本農村雜誌,試圖以藝術家的身份介入現實,改善農村的生活環境。這份刊物,也就是迄今仍在發行的《豐年》。

橫跨藝術、教育與政治的藍蔭鼎,積極地為腳下的土地盡心奉獻。他的繪畫以及種種事業,不但使自己的人生豐富完滿,同時也為臺灣這座寶島留下一抹豔麗的色彩。

豐年社時期的藍蔭鼎。引用自蕭瓊瑞,《真善美聖的實踐者:藍蔭鼎的生命與藝術》,頁 139。

#名單之後026


[1] 藍蔭鼎,〈臺灣的山水〉,《臺灣時報》(臺灣),1932年7月。譯文引用自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臺北市:雄獅,2001),冊上,頁93。

[2] 關於藍鼎元的幼時經歷,參見許宜如,《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臺北市: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頁44-46。

[3] 許宜如,《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頁46。

[4] 川平朝申,<藍蔭鼎論──臺灣畫壇人物論之二>,《臺灣時報》,1936年10月。譯文引用自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冊上,頁408。

[5] 許宜如,《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頁61。

[6] 蕭瓊瑞,《真善美聖的實踐者:藍蔭鼎的生命與藝術》(宜蘭市:宜蘭縣文化局,2018),頁35。

[7] 相關文章可見藍蔭鼎,〈蕃人の原始藝術を觀て〉,《理蕃の友》,8(臺北市,1934),頁5。

參考書目

  1. 中央研究院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2. 許宜如,《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臺北市: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
  3. 黃光男,《鄉情.美學.藍蔭鼎》,臺北市:文建會,2001。
  4. 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藍蔭鼎,〈敎育所 圖画帖 敎師用 二〉,臺灣總督府警務局出版。
  5. 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臺北市:雄獅,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