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何時開始養貓?聊聊古文獻中的「貓」

小時候常見的卡通動畫,或是耳熟能詳的寓言故事中,「貓抓老鼠」彷彿天經地義般是不可違逆的本能,如此強烈的印象大概已深深烙印在我們的腦海裡。

雖然現在多數人養貓都不是以捕鼠為目的,而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貓,貓咪從家畜一躍而上成為家寵,被人類捧在掌心上呵疼。然而,天性傲嬌且野性極強的貓,又是何時開始被人類豢養成為家中的一份子呢?

Toby the cat...

中國貓咪的起源

關於中國的家貓,許多人常引用《玉屑》提到的:「中國無貓,種出於西方天竺國,不受中國之氣。釋氏因鼠咬壞佛經,故畜之。唐三藏往西方取經帶歸養之,乃遺種也。」

這段話言明中國的貓是在唐朝,為了防止老鼠啃咬佛經,特意從天竺帶回圈養,自此在中原地區才有了貓的存在,家家戶戶開始出現「養貓護書」的習慣。雖然沒有更確切的證據,但從各種文獻資料看來,此種說法最晚在元代便開始流傳。

然而,近幾年的考古研究,在中國陝西省泉護村遺址發現兩隻貓共八塊骨骼,包括骨盆和下頷骨。根據碳、氮同位素的分析結果,其中一隻明顯食用了大量的穀物,間接顯示了身為肉食性動物的貓,極有可能被人類豢養並餵食農作物;而另一隻貓的年紀較大,推測是受到人類照顧才能安度晚年。

相關研究結果被刊載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和《科學》等網站上,這些資料隱含著貓與人類聚落有著某種顯著的關聯,但究竟是出於偶然還是經人類馴養,則無法確認。

除此之外,在許多先秦的文獻中,都能找到貓的身影。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大雅.韓奕》便有記載「有熊有羆,有貓有虎。」但這裡的貓和熊、虎等大型猛獸並列,可以大抵判斷與現在社會中,通稱的「貓」並不相同,至少尚未被人類所馴。

史籍《逸周書.世俘解》中描述到「武王狩,禽虎二十有二、貓二、……鹿三千五百有八。」雖然可能是因身型較小、毛色普通、野性難捕或食用價值不高等理由,所以被獵的數目不多,但從貓被視為狩獵對象這點來看,先秦時候的貓可能為一種野獸。

且《爾雅.釋獸》也寫道:「虎竊毛謂之貓。」竊毛的意思是淺毛,同為貓科動物,貓和虎本就有著高相似度。從上述看來,先秦文獻中提到的「貓」,應是未馴化前的野貓。

「貓」和「貍」傻傻分不清

貓和人類更密切的聯繫,到漢唐時期更為顯著。但先秦真的沒有家貓嗎?許多人還是對此有所懷疑。在明末張自烈編的《正字通》中提到了貍為野貓、貓為家貓的解釋,加上秦漢文獻中多有「以貍捕鼠」的記載,於是便有了現在所謂的「貓」,在戰國至漢代被稱為「貍」的說法。

《韓非子.揚權》寫道:「使雞司夜,令貍執鼠,皆用其能。」《呂氏春秋.不苟論.貴當》也提到:「貍處堂而眾鼠散。」可見以貍捕鼠在戰國時代已相當常見。不過,這並不能直接證明貓和貍是同一種動物,畢竟善於捕捉老鼠這種齧齒類的動物多的是,漢代人甚至會養狗捕鼠。若要進一步分析貓和貍的關係,從許慎的《說文解字》或許可以略知一二。

「貓,貍屬。从豸苗聲。」
「貍,伏獸,似貙。从豸里聲。」

在《說文解字》中,歸類在「豸」部的字不超過三十個,與其他常見動物的部首偏旁相比,可以說少的可憐。推測在當時,人們對這類動物瞭解不深,或是因數量稀少,才無更詳細的紀錄,貓和貍即為其中兩個。

根據《說文解字》的解釋,貍為一種四腳趴地行走的野獸,貓則是貍的一種;也就是說,貍可以視為一種動物的類別,用現在的生物學分類(界門綱目科屬種),可以更清楚知道兩者是有階層關係的。

此一說法也在《本草綱目》出現,「貓,捕鼠小獸也,處處畜之。」從捕鼠和被飼養的觀點來看,這裡應是指家貓,而貍則被解釋為「野貓」。李時珍的說法也接近將「貍」視為多種動物的總稱,例如:虎貍、貓貍、海貍、靈貍等,並沒有特指單一生物。上述種種資料顯示,貓和貍有其相似性,但並不能混為一談,故前述「家貓為貓,野貓為貍」的說法可能不夠嚴謹。

由於貍和貓都有會捕鼠的特性,導致兩者常常被誤解和混淆。從文獻資料來看,先秦以前較常看到以貍捕鼠的現象,可能是因為當時的貓野性較強,較難馴養,所以貍就成了家中的捕鼠常客。而漢唐之後,當溫馴的家貓傳入中國,馴化後的貓更符合人類的需求,自此取代貍成為家鼠剋星,登堂入室霸占宅中一隅。

如果說貓狗史,就是人類的文明史,一點也不為過! 「人類馴服了狗,而貓馴服了人類。」──法國人類學家 馬歇.莫斯 貓狗向來是人類最親密的寵物伴侶,我們如何對待牠們,反映了自身的文化,也體現了人類文明的高度。本書從古文明的埃及、中國和馬雅為起點,探討貓狗是如何走進我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