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體》榮獲曼布克國際獎,阿曼小說照亮阿拉伯文學綠洲

英語世界聲譽最高的長篇小說獎「曼布克國際獎」,首次由阿曼女作家摘下桂冠,回望阿拉伯文學發展,此獎不僅是「為阿拉伯文化開啟一扇窗」,也代表小說承繼了以《古蘭經》為核心的詩歌文化,在伊斯蘭世界中逐漸嶄露光芒。

作者:吳柏樺

國際文學大獎「曼布克國際獎」(The 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於 5 月 21 日揭曉[1],由阿曼女性作家約哈.赫蒂(Jokha Al-Harthi)的小說《天體》(Celestial Bodies)獲得今年桂冠頭銜。

這部小說在 2010 年以阿拉伯文出版,獲得「最佳阿曼小說獎」的殊榮。由於阿拉伯海灣地區的文學,一直以來都受沙烏地阿拉伯和科威特的作家主導,其他國家作者的機會並不多,因此今年赫蒂獲得國際大獎,讓被遮蔽的光芒終於被世界看見。

2002 年,揚.馬特爾的作品《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獲頒曼布克獎。這本小說在 2012 年被臺灣導演李安翻拍成 3D 版電影,創下全球票房 6.09 億美元的成績。(Source:《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電影劇照)

「小說」在阿拉伯世界崛起

赫蒂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自己很高興能夠「為阿拉伯文化開啟一扇窗」。這扇窗除了照亮更多阿拉伯國家,也證明「小說」在阿拉伯世界的發展已然超越詩歌。

早期阿拉伯文學絕大多數是透過口耳相傳的詩歌,甚至一度流行以「詩歌競技」的方式來解決部落之間的紛爭;加上伊斯蘭推崇以詩歌體裁撰述而成的《古蘭經》,因此當伊斯蘭文化遍佈中東地區,詩歌便再度強化了它崇高的文學地位。

直到近代,文體的地位關係開始出現變化。因阿拉伯社會、經濟、文化與政治等錯綜複雜的關係影響,詩歌提供人們抒發心情的空間受到限制,相對之下,小說文體反而提供人們較多自由,去批判與反思現實問題。九一一事件、伊拉克戰爭,甚至 2011 年的阿拉伯之春席捲中東世界之後,「長篇小說」廣受歡迎,許多新生代作家相繼崛起,形成百花盛開的壯觀景象──但無論是如赫蒂的新生代小說家,他們的作品裡都使用純熟的「隱喻」技巧。這不難理解,身處於專制獨裁的阿拉伯國家,若是直言批判政府,等同將性命暴露在危險之中。

阿拉伯小說受到全球矚目,始於 1988 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馬哈富茲(Naguib Mahfouz)。他是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項的阿拉伯人。自那時起,西方世界愈來愈多人對阿拉伯文化產生好奇,為了接觸更多阿拉伯文學作品,學習阿拉伯語頓時蔚為風潮;同時歐美出版社為滿足西方世界的好奇心,也出版了更多這些地方的作品,無疑對阿拉伯文學作家們產生激勵作用。

「沒有什麼比真理更危險」:阿拉伯女性作家困境

《天體》這部小說主要講述三姊妹勇敢追求愛情的故事,同時藉由跨三代家庭的視角,見證了阿曼的後殖民時期,如何從傳統奴隸制社會過渡到現代社會的歷程。《天體》受熱切討論之處,是作者選擇鮮少阿拉伯作家願意碰觸的奴隸制度議題。對赫蒂而言,直面國家的過去,是一種必要的手段,畢竟,「奴隸制度影響許多生活在阿曼社會的人民,而奴隸的後代也都在這國家繼續繁衍下去」。

小說的內容也不乏與種族和性別相關的議題,反映出一個有趣的現象:相較於多數阿拉伯男性作家關注社會、政治與宗教信仰,阿拉伯女性作家則多探索性別平等、婚姻與家庭、貞操觀念,以及頭巾和面紗等議題。

所有阿拉伯女性作家裡頭,最引人爭議的代表便是娜娃.沙達瓦(Nawal El-Saadawi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