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女性的突圍:從RBG大法官談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性別歧視

身為 1956 年哈佛法學院中個位數的女性學生,金斯伯格的一生,都在以少抗多,以小搏大。

三月初,我做了個創舉──生平第一次包場松煙誠品電影院,邀請親朋好友與學生,一起觀看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紀錄片,《RBG 不恐龍大法官》。並且在播映結束後,由我來向爆滿的觀眾講解片中重要案件。

RBG紀錄片 《不恐龍大法官》(Notorious RBG)的電影預告

現年高齡八十歲的金斯柏格,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是美國自由派的精神領袖。每回金斯柏格大法官發表了鏗鏘有力的「意見書」,都會在網路上造成一波討論熱潮;不只有紀錄片、傳記電影,網路年輕世代甚至暱稱她為「惡名昭彰的RBG」,為她發行馬克杯、T-shirts…等周邊商品。

看似流行偶像一樣的金斯柏格,其實很早就展現才華洋溢的霸氣之光。

她在一九五六年進入哈佛法學院,為當屆五百個學生中極少數的九位女學生之一,並且,她是歷史上第一位通過激烈同儕競爭、榮任哈佛知名法學研究期刊《哈佛法律評論Harvard Law Review》編輯的女性。隨後她隨丈夫馬汀(Martin D. Ginsburg)工作遷居紐約,轉入哥倫比亞法學院,也成為史上第一個在《哈佛法律評論》、《哥倫比亞法律評論Columbia Law Review》都擔任過編輯的女性。金斯柏格在一九五九年獲得學位。

Ruth Bader Ginsburg(後二排右二)是史上第一位《哈佛法律評論》女性編輯。

殊知,畢業後的金斯柏格,找工作之路並不順遂。1960年代的美國,那個一般期待女性「畢業就結婚成家」的社會,即使金斯柏格多次向世界證明自己的卓越能力,也不敵社會在她身上貼的「女流之輩」標籤。據紐時報導,即使有哈佛教授的高度推薦,金斯柏格依然因女性身分被最高法院大法官法蘭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拒絕聘用為法官助理;後來,她才在哥倫比亞教授甘特(Gerald Gunther)的幫助下(他威脅法官如果不雇用金斯柏格,之後就別想要他再推薦學生),進入紐約聯邦法庭擔任法官助理。

接下來的職業生涯中,金斯格柏成為美國性別平權運動的一大推手。她後來擔任人權律師和學者,經手許多重要的性別訴訟案件,一九八〇年被指派為聯邦上訴法院的法官,一九九三年,柯林頓總統提名並任命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也讓金斯柏格成為繼歐康納 Sandra Day O’Connor 之後的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這一路的奮鬥歷程中,金斯格柏改變了許多不平等的法律、政策,做出許多重要的判決、寫出許多的意見書,見證了美國民主運動和婦女運動的歷程。

我想,所謂的國寶與精神典範,莫過於此。因此,我的第一篇副刊專欄,就以性別平權與女性的奮鬥突圍為題,來談談金斯伯格法官為世界帶來的啟示。

不等者不等之:「差別」有時候是真正的公平

金斯伯格畢生奮鬥的目標,是消彌性別歧視(gender discrimination)。所以,我們先來談談什麼叫歧視 “discrimination”。

這個英文單字,許多人都翻為「歧視」,但追究其字根字首,“ dis- ” 是分離,“ -crimin ” 是區別、分辨之意,因此,“ discrimination ” 是做出區隔的對待,也就是「差別的對待」。由於差別的對待常發生在負面事件,尤其是基於惡意給予某些群體差別的對待,因此,「歧視」一詞被廣泛使用。

但差別對待一定是不好的嗎?其實許多時候,差別對待是必要的,例如公共場所的男女廁空間。

請試想一位女性走進洗手間所需要的動作與時間(推門、掛皮包、取衛生紙、脫褲子、如廁、擦拭/或兼換生理用品、穿褲子、沖水、取皮包、推門,最快也要一至二分鐘),與一位男性走進洗手間所需要的動作與時間(走進小便斗、拉拉鍊、如廁、拉拉鍊,如無攝護腺問題,最快可以三十秒),可以推測,女性上洗手間的時間遠遠久於男性。

而同樣三坪大的空間,可能可以裝設兩間女廁,卻能裝設五個小便斗,因此,女廁空間在規劃上理應大於男廁二到三倍以上,才是真正的平等。

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在女性和男性的「實質需求」不同的條件下,給予女性廁所較大的空間,並不是差別對待;但給予同樣大的空間,才是一種差別對待。因此,在法律的理解上,因為欠缺考慮實質需求,給予「不等者」等同的對待,也可能構成一種discrimination。

簡言之,discrimination雖然原意是差別對待,但是在目前通用的理解上,被認為是種「不合理」或「不合法」的差別對待;但如果是因實質需求不同而給予的不同對待,不會被認為是法律上不允許的歧視,反而是消弭歧視的重要方式。

劃時代的維吉尼亞軍校案:直接歧視(差別待遇歧視)

金斯伯格大法官在一九七〇年代擔任法學教授與人權律師,挑戰了許多美國法律中,對於女性給予差別待遇的條文或政策;她被提名為大法官後主筆的維吉尼亞軍校案,也是差別待遇歧視(disparate treatment discrimination)的典型案例。

所謂差別待遇歧視,就是同一件事情,因為性別(base on sex),而做出不一樣的規定。例如:妻以夫之住所為住所,子女冠父姓,離婚時監護權優先歸於父親,或者,只有女性才可能成為性侵害的客體。

如果一個條文或一個政策是這樣規定,除非有法律許可的原因或例外的正當理由,否則就構成差別待遇歧視,違反憲法保障的平等權。在美國聯邦法下,則是違反美國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的平等保護(equal protection)。

維吉尼亞軍校(Virginia Military Institute,VMI )一案,即是從一八三九年創校以來從不招收女性學生的維吉尼亞軍校,被想就讀的女學生告上法院。這樁案件纏訟多年,最後由金斯伯格主筆聯邦最高法院判決書:拒絕女性入學屬於性別的刻板印象,無正當化事由,構成差別待遇歧視,違反憲法平等權的保護。

本案最有趣之處在於:維吉尼亞軍校一開始以女性天生具有母性,因此無法適應維吉尼亞軍校「將人格予以擊碎並重建」的訓練過程為理由,拒絕女性申請入學;之後又因外界壓力,在維吉尼亞軍校的附近設立一個維吉尼亞「女子軍事學院」,讓女生可以入學。

但這兩點,都被金斯伯格反駁:前者並無任何科學或醫學根據,後者坦白講更糟──為女性另建一所「維吉尼亞女子軍事學院」,金斯柏格指出,跟種族隔離的不平等措施有什麼兩樣?

維吉尼亞軍校因為這個判決,被迫於 1997 年招收第一批女性學生共 30 人,這一批先行者在 2001 年領到畢業證書,其後維吉尼亞軍校女性學生比例逐年增加,目前已經佔全體學生超過11%。

從金斯柏格主筆維吉尼亞軍校案判決以來,已有超過四百名女性學員順利從維吉尼亞軍校畢業。
圖為2011年維吉尼亞軍校開學典禮上的女性學員(Source: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生活中更多的是隱而未顯的間接歧視(差別影響歧視)

既然提到直接歧視,我們一併來談間接歧視

和直接歧視不同,差別影響歧視(disparate impact discrimination)更幽微未顯。

有時候一個表面上看起來中性、公平、客觀的條文或政策,實際上可能造成根據性別的差別影響。例如,表面上說夫妻不得在同一個地方工作,看起來很公平,但結果絕大多數都是太太辭職。例如,表面上規定夫妻必須用同一個姓氏,看起來也很公平,可以從妻姓也可以從夫姓,但結果都是太太從夫姓。又或者,在職場上,政府規定公部門的工作優先錄取退伍軍人,表面上退伍軍人是中性的職業,但事實上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退伍軍人都是男性。

再比如從前台灣社會秩序維護法罰娼不罰嫖,表面上處罰性的出賣者,看起來是性別中立,但事實上,女性從事性工作的比例與被處罰的比例遠遠高於男性,也因此後來本條文被我國大法官宣告違憲(當然,後來新的社維法竟然變成娼嫖皆罰,嚴重違背大法官多數意見認為不應處罰弱勢)。

換言之,性別的差別影響歧視,必須要提出證據證明,這些表面上中性不偏頗的政策或規定,實際上對特定性別造成歧視的「影響」。隨著性別主流化的推展,性別的直接歧視案件必然逐步減少,間接歧視的案件會逐漸增加,在這些案件中,舉證責任對原告、也就是提出被歧視的一方,負擔會更吃力。

「RBG又發表不同意見書了!」改革不只有一種方式

身為 1956 年哈佛法學院中個位數的女性學生,金斯伯格的一生,都在以少抗多,以小搏大。金斯伯格的選擇是進入體制內,當老師、當律師、當法官、當大法官,用她擅長的法律專業,來進行社會改革。

改革不是革命,無法一夕之間翻盤。金斯伯格展現了逐步社會改革所需要的溫柔與耐心。既得利益階級(在電影中為白人年長男性)多未有過被歧視的經驗,在他們的眼中,當代社會和過去相比,已經進步很多了。因此,金斯伯格說,她常必須像一個幼稚園老師,一遍又一遍對這些「涉世未深」的有權者陳述社會現實,一遍又一遍地說明歧視是真的存在,以及應如何改變;一遍一遍地去教導有權者和社會大眾,性別沒有平等,改革需要繼續。

除此之外,金斯伯格也展現了堅強的鬥志,在性別平權的奮鬥之路上,絕不輕言放棄。因為政權更迭,目前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自由派,從主流變成非主流的少數,但金斯伯格並沒有因此氣餒,「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身為非主流少數(一如她一路以來的戰鬥位置),她把握現有的力量,在所在的位子上,繼續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例如,當控訴性別歧視的案件上訴到最高法院,但因為多數大法官持保守意見、認為該項法律或措施並沒有違憲時,金斯伯格一定會撰寫不同意見書,也總會在網路上被熱烈轉發討論。金斯伯格此舉,其實是在用不同意見書幫忙國會修法,因為,雖然被控訴的條文或政策並沒有被宣告違憲,但只要國會認為不合理,就可以用立法修法的方式解決問題,此時,金斯伯格所寫的不同意見書,就是立法修法者可以參考、依循的理由和說帖。

果然惡名昭彰!RBG不輕言退休

曾經有人力勸金斯伯格,希望她在歐巴馬總統任內宣布退休,好讓歐巴馬總統可以提名一位民主派大法官取代她。這背後隱含的意思是:萬一金斯伯格在川普總統任內退休或有個三長兩短,她的位子將由川普提名之人取代,則聯邦最高法院的自由派法官會更少。

然而,金斯伯格認為她自己的堅強意志與身體情況,都是繼續擔任大法官的最佳人選,因此完全沒有要宣布退休的意思。為了讓大家放心,她還特別公開了一週兩次的體能訓練過程,顯示她非常珍惜自己的身體健康,並依舊努力為大家鍛鍊著。堅強勇敢的意志力令人感佩,也難怪美國許多法學院學生,和本文作者一樣,照三餐為「惡名昭彰的RBG」祈禱,希望她長命百歲,繼續為這個世界帶來鏗鏘有力的不同意見書

RBG 健身的勤奮努力,令許多人望塵莫及,她的健身教練甚至根據她的健身菜單出了書:The RBG Workout: How She Stays Strong… and You Can Too!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