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說書023】張瀞仁:越喜歡的書,越捨不得看完

是否有一些閱讀的怪癖?

如果是我真的很喜歡的書,我會捨不得看完,會故意看很慢,想好好享受閱讀時的每一刻。也因為我捨不得看完,到現在我還有很多書都沒看到最後一章。

除此之外,我看書時習慣準備很多便利貼,我會把我喜歡的句子、覺得經典的地方、想問作者的問題標示起來,有時也會寫上我的心得,所以我都書通常都很有「使用痕跡」。

為何寫下《安靜是種超能力》?

當初是經由朋友介紹編輯,才因緣際會產出了整本書。在寫作時其實還蠻痛苦的,一是因為我本身就沒有寫作的習慣;二是因為是素人作者,擔心會造成出版社的負擔;三是因為我只能在空餘的時間寫作,我當時只抓了兩個星期的時間,要逼自己寫完初稿,那個過程實在太痛苦了。

雖然如此,我很高興自己能出這一本書,幫助到一些人。《安靜是種超能力》想要傳達最重要的訊息就是:內向不是不好;內向者也不是怪胎,很多人都和你一樣;不管你是外向還是內向,這都不應該是一個限制。

當作者其實是一件很幸運的事,你不只能和讀者分享故事,也能從讀者那邊得到回饋,彼此之間能維持很棒的關係。

重複看過最多次的書是?

漫畫《H2 好球雙物語》,求學時的我幾乎每個暑假都會看,身為一個棒球迷就是沒有辦法抗拒這種書。

書的話則是《防守的藝術》,是美國的小說,大概是我三、四年前看得,也是在講棒球的故事。主角身材很瘦小,是個防守天才,任何球都能接住,但是他也只會接球,打擊什麼的都不太行,故事就是在描述他如何從靠單一技巧開始,慢慢變強,到能在棒球場上生存的很好。

我會喜歡這本書不只是因為喜歡棒球,更是喜歡他的文字。這本書翻譯的筆法很好,可以帶給我雙重享受,一是讓我感到勵志、熱血、鼓舞,二是能夠欣賞文字的優美。

書有存在的意義嗎?

書一定有存在的意義,而且有一點是其他媒體難以做到的,那就是書能夠隨時把讀者抓進書裡的世界,因為文字可以給人想像的空間,而即使是同一本書,但不同人去看就能詮釋出不同的東西。

如果漂到荒島上只能帶一本書,會帶哪一本?

如果飄到荒島的話,不想要帶太沉重的書。本來我是想要帶漫畫,但那很快就會看完所以還是算了。

如果真的要帶一本書或是一套書的話,我應該會選擇《哈利波特》,因為其實我到現在都還沒有看完小說,雖然看過電影,但我一直想靠文字去把這個故事看完。在荒島上只有我一人,時間又很長的話,應該可以好好地來看《哈利波特》。

受訪者

張瀞仁,美國非營利組織 Give2Asia 亞太經理,管理從東到日本、西到阿富汗、北到蒙古、南到澳洲的二十五個國家,到職兩年內幫助募款翻倍,主管形容她是「不用打草稿的人」,美國同事稱她為「臺灣來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