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大外宣」計畫,中國正在悄悄掌控全球媒體,包括臺灣──《紅色滲透》
作者:何清漣

2009 年,中國決定投入 450 億元人民幣,在全球與西方媒體「爭奪話語權」,開設自己的媒體管道,為中國政府的形象宣傳。

2019年三月底,無國界記者發布《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報告,報告的前言中寫道:

「十年以來,中國致力於建立並主宰一個『世界傳媒新秩序』,意圖勸戒阻止來自國內外的各項批評。儘管這項計畫在國際知名度上不如『一帶一路』響亮,企圖心與重要性卻絲毫不減。這項新計畫對世界的新聞自由已然造成威脅。」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中國記者的使命為『成為黨的旗手』,並且『在思想、政治與行動上忠貞追隨黨的領導』。在五年的時間內,他對記者與部落客進行強力壓制,不僅在國內推行媒體集權主義,現在更要輸出到世界各國,不吝將自己展現為民主、人權與新聞自由這些普世價值的敵人。」

「經過五年對記者和部落客的壓迫,他在中國施行自己的集權視野,並尋求拓展到國界之外。 過去十年以來,中國積極建立『世界傳媒新秩序』,在其中記者只是國家宣傳機器的一環。北京投下鉅資,將自己的國際電視廣播系統現代化,對外國媒體進行投資、大規模購買媒體廣告、免費邀請外國記者到中國進行採訪。除此之外,中國政府甚至舉辦全球性的媒體大會,藉此宣傳推銷他的資訊管制觀點。 」

「在外交單位與孔子學院的協助下,中國透過政治、經濟、文化與語言教學等管道進行宣傳。但他們也以威嚇或騷擾等方式,去灌輸「意識形態正確」的言論,同時也企圖掩飾國內的種種黑暗面。境外的大型出版商或網路媒體,要想進入中國市場,就必須接受中共管制。東南亞部分國家,甚至直接採用中國的法令政策,進行集權式的網路檢查。 」

這項擴張所造成的全盤影響,目前仍難做出最後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不僅是對 媒體,也是對民主的威脅。如果民主政體不反抗,不僅中國人民會失去看到新聞自由的希望,「中國式宣傳」也將與我們所認知的「新聞報導」相抗衡,威脅人民自由選擇的命運。

──《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

過去十多年來,作家何清漣一直在注意這項「大外宣計畫」,最終寫成了《紅色滲透》一書。根據他的研究,中國政府早就對台灣媒體進行了滲透,也對台灣的新聞自由造成直接影響,只不過在 2008 年以前還是暗渡陳倉,2008 年之後則開始大張旗鼓:

「2008 年 3 月,馬英九在台灣大選當中勝出,藍營翻盤。中國方面加強對台灣媒體的滲透,標誌性事件是旺旺集團斥資買下台灣媒體龍頭之一的中國時報文化集團。旺旺集團以親中聞名,該公司董事長蔡衍明以個人投資名義,斥資 204 億台幣買下中時集團旗下《中國時報》、《工商時報》、《時報周刊》、中天電視及中國電視公司等媒體,創報近六十年的中時報業易主,讓台灣媒體版圖出現重大變動。」

「2008 年 12 月 5 日,蔡衍明買下中時集團後,曾面見國台辦主任王毅,說明收購中時集團的過程,並指稱收購中時是希望『借助媒體的力量,來推動兩岸關係進一步發展』。王毅當場表態說:『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國台辦定會全力支援。』」

「這場外界原本不知情的會晤,因旺旺集團在中國發行的內部刊物《旺旺月刊》曾發表短文並配以王毅及蔡衍明兩人會面照片報導,《天下》雜誌 2009 年第 2 期以此文為據,以〈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為題加以諷刺報導。」

「報導根據兩人會面的照片,形容蔡衍明『挺直背脊,以身體三分之二坐姿坐在沙發上,雙手緊握放在大腿上』的恭謹之態,而『報告』一詞往往用於下級對上級,此文意在諷刺國台辦與蔡衍明之間事實上的領導與被領導關係。而蔡衍明對王毅所說的那句『我們都有依照上面的指示,好好報導祖國的繁榮』成為他服從北京旨意的名言。」

「據詹姆斯頓基金會那篇題為〈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報告,中國政府滲透海外中文媒體的方式主要有四種:一,以全資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報紙、電台和電視台。二,利用經濟手段影響與其有商業來往的獨立媒體。三,買斷獨立媒體的廣播時間和廣告,用於登載明顯來自中共官方的宣傳內容(台灣稱為「置入性行銷」)。四,讓來自政府的專業人士受聘於獨立媒體,伺機發揮其影響力。這些手法也用之於台灣。」

「2010 年 11 月,台灣監察院吳豐山監察委員在超過半年的調查後,確認中國政府以置入新聞的方式購買台灣報紙版面,對陸委會提出糾正案。在此糾正報告中,吳豐山指出,《聯合報》在8月3日、8日刊登的湖南專題報導,包括〈魚米之鄉豬糧天下第一〉、〈雜交水稻之父成功增產20%〉、〈八大精品旅遊路線遍覽三湘四水明媚風光與名勝古蹟〉等七篇報導,都是配合湖南省省委副書記梅克保率領的考察團來台採購,以『報導』形態呈現的置入性新聞。」

「陝西省代理省長趙永正於9月來台時,《中國時報》分別在9月13日與17日刊登的西安、陝西的專題報導也均為置入,包括:〈陝西吃喝玩樂旅遊大省〉、〈千年古蹟稀世珍寶舉世獨有〉、〈科技實力超強經貿「錢」力無窮〉等多篇。」

「吳豐山還出示一份監察院掌握的中國大陸與台灣媒體的合約書,指出,旺旺中時設在北京的公司,專門招攬中國政府的廣告業務,再轉包給台灣其他媒體,價格常是行情價的兩倍以上。這份《中國時報》與《聯合報》的契約就載明『付款方式,以匯款方式支付』,足證中國官方以金錢購買新聞的事實。」

「新聞置入帶來的金錢收益讓合作媒體開始『自律』。張錦華比對湖南省副書記梅克保及陝西省代理省長趙永正來台前後的報紙,發現除了湖南省與陝西省的新聞置入之外,中國大陸的負面新聞也幾乎都不見了。」

「張錦華認為,這種台灣媒體形同被中國政府『收買』的現象,其實已經是國家安全層級的問題。她警告說,『當這種有效率的不實宣傳全面塑造中國大陸美好的形象時,台灣人民就會覺得中國政府、中國大陸都是好的,卻不知道這個國家有很嚴重的人權、環保問題。當有人指出中國的真實情況時,很多人會覺得有毛病,怎麼可能?慢慢地我們的警覺性越來越低,甚至很多人對中國政府產生了幻想』,最後有可能就是中國大陸『不費一兵一卒』、『兵不血刃』地實現統一,這無疑讓台灣的民主政治和國家安全面臨雙重危機。」

「把地球管起來,讓全世界都能聽到我們的聲音。」──毛澤東 全球媒體大一統的中國夢 正快速滲透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紅色宣傳」正在剝奪你的閱聽自由? 本書研究結果,被 2018《胡佛報告》所引用,促成美國對中國大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