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背後的女人,韓國電影進軍國際的推手

昨晚奧斯卡頒獎典禮,最後代表「寄生上流」致詞的這位紅髮女士名叫李美敬,英文名字是 Miky Lee。她是寄生上流的重要投資人、CJ 娛樂集團的副總裁。不同於其他幾位上台領獎的韓國電影從業人員,她不用翻譯協助,自己用英語侃侃而談。
 
其實她不只英文流利,還會中文和日文。 1981 年她從首爾國立大學畢業後,就曾經到台大學中文,又到慶應大學學日語。後來又到復旦大學攻讀歷史博士學位(似乎沒有畢業)。
 
她也曾到哈佛大學攻讀東亞研究的碩士學位。也是在美國讀書的期間,她發現了自己的使命:向世界推廣韓國文化。
 
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她曾透露:「我夢想的世界是,全世界的人每周吃一次韓國菜,時常聽韓國音樂,一年看兩次韓國電影。」

後來在 CJ 集團的官方簡介中,他們也寫著:

我們相信
全世界人將會每年看二、三部韓國電影
每月吃一、二次韓國飲食
每二周看一、二集韓國電視劇
每天聽二、三首韓國歌曲


這是他們的氣魄,也是李美敬念茲在茲的目標。而她也的確成為這幾十年來韓國流行文化崛起的重要推手。
  
李美敬的家世顯赫,祖父是大財閥三星集團的創辦人李秉喆,父親是李秉喆的長子李孟熙。李孟熙曾經到日本和美國留學,李美敬就是出生在美國,幾年後才回到南韓。
 
李孟熙原本有機會接手三星集團的大事業,結果據說因為經營能力不佳,被父親廢掉接班人地位,集團會長一職後來由弟弟李健熙接下,確實也做得有聲有色。而李孟熙不但沒能接班,甚至連父親的遺產都沒分到。後來兩人還會為此對簿公堂——典型的大家族遺產之爭。
 
比較特別的是,當年李秉喆把一部分遺產留給了兒媳婦,也就是李孟熙的太太、李美敬的媽媽孫福男。後來三星內部組織調整,孫福男趁機與三星分家,把自己擁有的一部分財產,變成了獨立的 CJ 集團。
 
所謂 CJ 是「第一製糖」 (Cheil Jedang) 的拼音縮寫。是的,今日投資了包括「寄生上流」等電影的 CJ 集團,當年可是賣糖起家的,後來也曾經進軍生技產業。

但一間賣糖賣藥的公司,後來怎麼會跑去拍電影呢?這就跟李美敬有大有關係了。
 
話說當年李美敬在哈佛大學讀書,卻深感韓國文化在國際間的弱勢。哈佛雖然開設了韓文課程,卻沒甚麼人想要選,大家對韓國文化也不以為意。所以她自靠奮勇,要在校園裡推廣韓國語言與文化,她還因此結識了後來第一位韓裔世界銀行行長金墉。
 
畢業之後,她留在美國工作。到了 1994 年,有個機會出現了。當時導演史蒂芬.史匹柏準備成立夢工廠,正在尋求投資人。李美敬居中牽線,希望讓三星投資,只是當時三星正專注於發展硬體產業,最後決定不參加。
 
對於這個失敗的投資案,史匹柏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我們需要找一個會說相同語言的投資人。
 
但李美敬或許就是那個會說相同語言的人。她不只會說英語,也懂電影的語言。
 
她再接再厲,說服了 CJ 集團拿出 3 億美元投資,換得夢工廠 10 %的股權,以及其電影在亞洲獨家發行權(日本除外)。
 
但李美敬要的不只是獨家發行權。她的野心更大。她要的是跟好萊塢的專業團隊合作,從中吸取影視產業的經驗與技術,然後帶回韓國,成就自己的媒體事業。
 
在那之後,她開始著手打造一座媒體娛樂帝國。與她一同打拼的是她的弟弟、CJ 集團的會長李在賢,就是她在致詞時感謝的 Jay。

他們兩人不只要投資拍電影,還要做各種基礎建設。當時南韓還沒有大型影城,他們就蓋了第一座大型影城 CGV ,提升南韓人的觀影體驗;他們也涉足流行音樂,收購了音樂頻道 Mnet Media,並以財團之力舉辦 Mnet 亞洲音樂大獎,提高韓國音樂在亞洲的能見度;另外,曾經製播「鬼怪」、「愛的迫降」等韓劇的電視台 tvN ,也是他們媒體版圖的一部份。
 
但買糖起家的 CJ 集團沒有因為發展媒體娛樂業而忘記了老本行,他們結合了媒體的雄厚實力,開始推出電視購物頻道,藉著明星代言,又開始賣日常生活用品,擴張事業版圖。
 
但 CJ 集團在韓國娛樂圈的勢力之大,不免也引來外界批評,認為他們壟斷產業。
 
2014 年,李美敬接受華盛頓郵報的採訪。儘管在韓國娛樂界位高權重,但這是她第一次接受國際媒體的專訪。她在辦公室內接受記者拍照,牆壁上掛著的是祖父李秉喆的經營理念:事業報國、人才第一、合理追求。
 
她對記者說:

我認為在內容產業上,我們沒有理由做不到韓國在手機和汽車領域所做的那樣。

不過受訪當時, CJ 集團正面臨著風風雨雨。會長李在賢被指控逃稅、貪汙,遭到逮捕入獄。集團與當時總統朴槿惠的關係變得十分緊張,幾年之後,朴槿惠被指控曾經強迫李美敬辭職退位,外傳是因為她認為李美敬太過「左傾」。
 
據說朴槿惠有一份左傾的藝文界黑名單,上頭包括著名的導演朴贊郁和演員宋康昊。兩人都與李美敬有合作關係。

宋康昊也參與了寄生上流的演出,而朴贊郁的電影「原罪犯」,在2004年榮獲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李美敬也推了一把。她說這個獎項是韓國電影踏出國際的重要一步,也讓她往後在國際行銷韓國電影輕鬆許多。
  
李美敬因為遺傳性神經疾病,行動不便。(這可能是她在典禮上要人攙扶的原因) 她說原本以為自己會成為教授,而不是大企業家。但她畢竟出身豪門中的豪門,而是會被寄生的上流。這樣的她,卻選擇投資了一部逼視貧富差異、批判社會現實的電影。這或許是寄生上流的另一個弔詭了吧。

延伸閱讀:
Miky Lee tries to rise to challenge at South Korea’s CJ Group
From 'Parasite' to BTS: Meet the Most Important Mogul in South Korean Entertai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