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他是比利時人的王,但也是剛果人的死神:利奧波德二世的故事

2023-02-01
在利奧波德二世眼中,剛果自由邦的黑人原住民全部都只是會動的生物,不聽話就整到他聽話為止,還是不肯聽話就直接處理掉……(首圖來源:dierk schaefer/CC BY 2.0)
收藏

我們在談論非洲與殖民的時候,其實往往會不自覺的把非洲當成一個整體看待,忽略這塊廣大的土地有各式各樣的氣候、族群與文化;相同的,殖民者因自己母國的特質,也會反映在對於殖民地的統治方式之上。舉例來說,當時候的世界霸主英國,由於也身負霸主所需主導與捍衛的國際秩序,加上國內有著所謂的自由主義與人道主義傳統,因此有論者認為英國是屬於所謂的「良性帝國主義」。當然,這點是見仁見智,不過與西班牙、葡萄牙這些老牌的人口販運大國來說,率先禁止奴隸貿易的英國,似乎的確是比較好一點。
 
但不管是西班牙、葡萄牙,甚至是出動毒氣攻打衣索比亞的義大利,他們的殘忍程度,恐怕都比不上今天要來為大家介紹的比利時殖民者:國王利奧波德二世(Leopold II)。1865 年即位成為國王後,利奧波德二世加速推動在繼位前就已有的開發非洲、拓展比利時殖民地的想法,他在 1876 年時成立國際非洲協會,結合幾個歐洲國家並資助探險家,往非洲內陸探索,並任命亨利・莫頓・史丹利作為當地負責人。
 

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其惡行連同時代的殖民者都為之咋舌。(Source: wikimedia/公有領域)

雖然比利時輿論對於在非洲搞殖民地興趣缺缺,但利奧波德二世依舊一頭栽入這個可說是殖民主義盛行時期的「偉大航道」,深怕分不到一杯羹,於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奠定了他之後取得的這塊土地,實質上變成私人產業的遠因。1884 年,劃分歐洲各國在非洲勢力範圍的著名柏林會議召開,利奧波德二世發揮他的外交手腕,成功說服與會各國,承認剛果盆地中他所擁有的部分,也就是「剛果自由邦」(約 2,344,000 平方公里,今剛果民主共和國)。相較於其他以國家為單位的殖民地,剛果自由邦是利奧波德二世的私人產業,因此如果說這些歐洲國家的人民或多或少還可以透過國會和輿論來制衡政府不要太亂來的話,由國際非洲協會控制,猶如私人企業的剛果自由邦,就真的是隨利奧波德二世處置了。
 

利奧波德統治下的剛果自由邦,其國名充滿了諷刺意味。(Source: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CC 0)

剛果自由邦最有利可圖的作物是橡膠、象牙和銅礦等,其中特別是橡膠,由於可以作為輪胎的原料,對於當時的汽車、輪船,以及軍事運輸產業有非常高的價值,成為利奧波德二世極為看重的「業績」。然而,當時在國際市場上,亞洲橡膠的市佔率比較高,因為非洲橡膠的採收方式是取自「橡膠藤」的花朵以及枝幹;與亞洲只要在「橡膠樹」上畫個口子,放個桶子就可以等它流滿流好比起來,耗時也耗力許多。於是呢,利奧波德二世就想出一個臺灣慣老闆一模一樣的策略:用大量低成本的人工去彌補產量不足。因為在歐洲殖民國家的眼中,非洲除了自然資源多之外,人力也是一種「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替換性高」的「資源」。
 
於是,英國或法國殖民地裡的非洲原住民在做工時,至少還有當地的行情價,出事了也有基本的司法制度可以處理(儘管可能效用不大),但號稱歐洲在非洲殖民史上的最強慣老闆利奧波德二世,別說不鳥勞基法,他是根本不把剛果自由邦的黑人原住民當人看啊。與其說這些採橡膠的叫做工人,其實更像是奴隸。利奧波德二世組了一隻允許配槍的公安軍隊來監督這些「黑奴」工作,每一個奴隸每天都有固定的份額要採集、稅金也是用橡膠來抵,如果沒有達標,一頓鞭刑絕對是少不了的。
 

鞭刑的工具是非洲特有的重皮鞭(sjambok),通常用河馬皮或犀牛皮製成,用以驅趕牲畜或控制暴動。但在比屬剛果,這或許是同一件事。(Source: wikimedia/公有領域)

但如果只是鞭刑,恐怕利奧波德二世還不夠格出任這篇文章的標題:非洲近代史上最殘忍的歐洲殖民者。以下內容雖然一定有讀者已經知道,但還是要提醒初次接觸這段歷史的讀者,很可能會讓你有身體不適的感覺,請務必斟酌自己的情況。
 
準備好了嗎?那我就繼續說了。
 
鞭刑真的算是小事,至少被打的奴隸還是四肢健全、好手好腳。利奧波德二世之所以會連歐洲殖民者都看不下去,主要是他會把沒達標的奴隸雙手砍斷,殺雞儆猴給其他奴隸看。至於失去雙手以至於沒有自理能力的奴隸怎麼辦?這位比利時國王才不管他的死活;尤其惡毒的是,負責採收的奴隸沒達標,砍他的雙手可能還可以說是針對當事人,令人作噁的是利奧波德二世有時候會找奴隸的家人開刀。有一名叫做納斯拉(Nsala)的奴隸,採收業績沒有達標,於是他的五歲女兒雙手就被砍下來作為懲罰,並且逼著納斯拉看著那對小手,最後還把他的女兒肢解掉。
 
這不是個案。在利奧波德二世眼中,剛果自由邦的黑人原住民全部都只是會動的生物,不聽話就整到他聽話為止,還是不肯聽話就直接處理掉。曾經有許多村莊全體反抗和抵制這種暴政,下場是全村遭到屠殺。根據統計,在比利時政府正式接管,將剛果自由邦變成比利時殖民地之前,一共有超過 300 萬名黑人被虐死。另一方面,這些在當地的統治者,為了向利奧波德二世證明他們「認真負責」,會和這些遭到斷手的黑人拍照留念,也因此,我們現在才能有明確的證據來證明這一段極為殘忍的歷史,而剛果自由邦所生產的橡膠,也被冠上「紅橡膠」的名字,與日後的「血鑽石」有異曲同工之妙。
 

利奧波德的意志就像一條橡膠蛇,捆得剛果人喘不過氣。(Source: Mike Licht/CC BY 2.0)

隨著這些消息透過傳教士與媒體記者披露,引發國際社會的強力譴責,逼得比利時政府出面接手剛果自由邦,變成官方殖民地比屬剛果,而且比利時政府也知道事情大條,一直想辦法洗白。但利奧波德二世不愧是殖民主義最具代表性的人渣,絲毫沒有任何悔意,據說在 1909 年過世時,還依舊堅持他是在為比利時做對的事。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比屬剛果也沒有在非洲獨立浪潮中缺席,於 1960 年脫離比利時,成立剛果民主共和國。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人渣的基因也會遺傳,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獨立儀式上,代表比利時出席的國王博杜安,即利奧波德二世的後裔,竟然白目到對全場聽眾說「你們應該要永遠感謝比利時,因為是比利時把你們從奴隸制中解放出來、接受文明的洗禮。」這一席跟馬英九「我把你們當人看」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言論,讓帶領剛果人獨立的首任總理盧蒙巴氣到巴不得直接拿把槍把博杜安斃了(當然沒有),立刻在隨後的發言中反嗆回去「我們已經受夠了鄙視、羞辱與打擊」,嚇得博杜安落荒而逃,連自己的佩劍都留在會場忘了帶走。

↑↑↑在博杜安參訪剛果途中,一位剛果人安布羅斯‧博因博在眾目睽睽下偷走了國王的配劍,而博杜安本人渾然不覺,被剛果人譽為奇談。↑↑↑

 

如果說要給利奧波德二世一個評語,那跟他同時代的德國皇帝威廉二世應該是最最中肯的:「集撒旦和瑪門於一身的傢伙。」時至今日,比利時政府都拒絕公開關於利奧波德二世統治剛果自由邦的重要文件及相關報告。
 
附註:關於被砍手的照片,網路上有很多,搜索前請調整好自己的心情。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原文為非洲近代史上最殘暴的歐洲殖民者: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
文章資訊
刊登日期 2023-02-01

文章分類 故事
支持《故事》 喚醒人文知識的力量
支持專注「歷史」的新媒體,一起找回人文知識的價值
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