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埃貢・席勒|為什麼不能畫裸女?20 世紀最前衛的藝術家,與他放浪生命中的三個女人

2022-08-03
他不斷追問當時沒人敢提的疑問,妹妹的肉體、情人的肉體、孩童的肉體和老婆的肉體,這種「過度赤裸」的真實肉體與真實自我,都被席勒的畫筆一一剖開檢視。(Source:  wikimedia /公有領域)

當我看向我自己,我不僅僅是要看清身邊這一切或精神、或物質的東西,更重要的在於,我能夠看多遠,而這也決定了我能有多理解自己。——埃貢・席勒

1906 年秋天,維也納藝術學院入學考錄取了一位雙子座的 16 歲的少年。他眉宇間流露著挑釁不恭的傲氣,彷彿可以看透事物的本質──這個人,就是天才少年埃貢・席勒(雖然在臺灣,大家可能更熟悉他的老師古斯塔夫・克林姆)。
 
這所大學可不簡單,納粹惡棍希特勒曾經想考卻沒上,因落榜而懷恨在心(於是成為政治家後便到處掠奪歐洲各地的藝術作品)。不過呢,就跟現今許多具影響力的巨頭一樣,這位天才少年並不戀棧名校,早早就選擇輟學、掙脫學院的框架和束縛,另投大師兼貴人克林姆門下。
 
少年的藝術生涯僅短短十年,但卻在一百年後創造出無限的價值:他的作品,在當代僅僅 17 年間價格增長 1122.9 %,根據蘇富比拍價紀錄,席勒的畫最高拍價是 2470 萬英鎊,高達臺幣約十億!

 

席勒 1914 年的作品《洗衣房》,在蘇富比拍賣標出 2470 萬美元的天價。
(Source:  Leopold Museum/公有領域)

──然而,諷刺的是,這位事後證明是引導世界前行、備受世人追捧的藝術家,在他還活著的年代,可說是遭到世界以「情色」之名唾棄。
 

席勒用裸體審問世俗:「我們的身體到底有多少偽裝?」他不斷追問當時沒人敢提的疑問,妹妹的肉體、情人的肉體、孩童的肉體和老婆的肉體,這種「過度赤裸」的真實肉體與真實自我,都被席勒的畫筆一一剖開檢視。
 
他畫布上受盡折磨的扭曲人體,讓那個時代的人相當惶恐、不知所措,因此,他的畫即便是在維也納也幾乎無人欣賞。而這樣愛欲橫流的藝術,是由席勒生命中的三個女人所造就⋯⋯。

 

第一個女人:藝術的世界,有沒有道德底線?

剛開始,席勒算是受幸運之神眷顧的藝術家。
 
雖無顯赫的家世,但他不但搭上歐洲當時「分離派」(脫離學院)的潮流,亦師亦友的克林姆也讓席勒在自己創辦的空間展出畫作。雙子座長袖善舞的性格讓席勒結識了很多收藏家和藝術家(比如梵谷和孟克),藝術家生涯從此起飛。

想繼續看下去嗎?訂閱後立刻揭曉⋯⋯

49TWD/一篇
我只想讀這篇,支持好內容
訂閱故事,可以得到什麼?
文章資訊
作者 劉玤琳
刊登日期 2022-08-03

文章分類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