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當死亡天使揮下手術刀:雙胞胎,為何淪為納粹醫生的實驗品?

神奇海獅 2022-06-27
車門打開的瞬間,惡臭與納粹黨衛軍的嘶吼就一同迸發:「男人站一邊、女人站另一邊!」而就在此時,卻有另一群士兵喊出了不一樣的聲音:「雙胞胎!我們要雙胞胎!」(首圖素材:USHMM/公有領域)

二戰末期,一列火車緩緩開進了奧許維茨(Auschwitz)集中營。

這是個貨真價實的地獄。從車門打開的瞬間,惡臭與納粹黨衛軍的嘶吼就一同迸發:「男人站一邊、女人站另一邊!」而就在此時,卻有另一群士兵喊出了不一樣的聲音:「雙胞胎!我們要雙胞胎!」

穆捨・奧佛(Moshe Offer)與他的雙胞胎兄弟、還有他們的父母都聽到了黨衛軍的叫喊。那是個決定生死的瞬間:在這全然陌生、令人恐懼的環境中,身為雙胞胎到底是好,還是壞?很快,他們的父親做出了決定,舉手喊道:「這裡!這裡有雙胞胎!」

聽到叫喊後,士兵趨前把這對兄弟帶到另一個人面前,他們說這個人是位「醫生」。

男孩們抬頭看了看眼前的男子,訝異地發現他與週遭的恐怖環境格格不入。只見男子穿著一身剪裁合身的黨衛軍軍官制服、戴著乾淨的白手套,臉上甚至掛著一絲愉悅的微笑。根據其他人的回憶,他時常輕快地哼著《藍色多瑙河》或義大利歌劇作曲家普契尼的詠嘆調,親切地詢問新來的人旅途如何。如果有人向他抱怨身體的病痛,他甚至會流露出同情之意⋯⋯
 

在奧許維茨集中營社交閒聊的納粹高官。畫面中間為門格勒,左右分別為 Richard Baer 與 Rudolf Hoess,兩人曾先後擔任奧許維茨的指揮官。(Source: wikipedia/公有領域)

──接著毫不猶豫,下令將對方送進毒氣室。

小男孩們還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正是整個集中營裡最令人聞風喪膽的角色:「死亡天使」約瑟夫・門格勒(Josef Mengele)。到底為什麼門格勒如此鍾情於雙胞胎?雙胞胎在納粹的種族醫學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而在「科學」之名下,雙胞胎又會遭逢什麼樣的命運呢?

 

從虔誠天主教家庭裡誕生的魔鬼

所有談到門格勒醫生的作品,不約而同都會提到他的優雅與殘酷。

想繼續看下去嗎?訂閱後立刻揭曉⋯⋯

Pescadores!故事海鮮祭開跑
現在訂閱享年繳第一期 75 折,再送澎湖當季海產 8 折優惠券

優惠只到 12/18,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49TWD/一篇
我只想讀這篇,支持好內容
訂閱故事,可以得到什麼?
文章資訊
作者 神奇海獅
刊登日期 2022-06-27

文章分類 故事
收錄專題
「2 的力量」系列特企之:一模一樣的你
故事的開頭是這樣的:有一位與你長相神似的另一半,究竟是祝福還是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