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笑裡藏刀的北韓一姊:不甩外交禮儀,以髒話、恐嚇語言回擊民主世界的金與正

2024-06-09
2018年2月11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右)與朝鮮三池淵管弦樂團團長玄成月(左二)、朝鮮名義上的國家元首金永南(左)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右二)在韓國首爾國家大劇院演出時揮手致意。(Source:Kim Jinseok(大韓民國青瓦台官方攝影師)、青瓦台(大韓民國國家元首、大韓民國總統辦公廳)

金正日在 2011 年 12 月逝世,讓他年僅 20 歲的小兒子,成了整個北韓王國的焦點和最高領袖。外界的評論家無奈的接受了這樣的事實:儘管是首位留學瑞士的領導人,北韓的第三代領袖仍有違外界對他一廂情願的美好期待──他既不支持,也無意落實歐洲的世界主義。人們也逐漸發現,他的妹妹也開始嶄露頭角、鋒芒畢露。
 

她以配角身分,陪同哥哥參觀了政府機關、軍營、工廠、美術館、遊樂園、農場、剛整修完畢的平壤國際機場、動畫片廠、日間照顧中心、孤兒院、精品店、核武組裝廠和音樂廳。然而此刻的她,尚未發表過任何聲明或給予現場指導,平凡無奇似乎正是她選擇的路線。

 

手握大權的少女

在父親過世 7 個月後,2012 年 7 月,她出現在綾羅人民遊園地,這是平壤新開幕的遊樂園,甚至還設有海豚館。金與正穿著淺色上衣和黑色短裙,酷似學生制服的穿著,讓她看起來就像一名來找樂子的年輕人。
 

她的一頭長髮在風中飄逸,並向坐在 360 度旋轉設施上尖叫連連的友人揮手,右手腕上的絲巾也很快成為一股流行時尚。就連略顯嚴肅的遊樂園開幕典禮,也未能影響她的好心情:她獨自在園內走動、在她哥哥跟嫂嫂幾公尺後放聲大笑,其他官員,包含她的姨媽和姨丈,則專注的站在一旁。
 

甚至有人拍到一段影片,其中金與正為了躲避鏡頭而試圖躍過花床、橫越廣場。北韓宣傳煽動部的主要工作,便在於移除或處理這類不利政府官員形象的片段,然而這個影片卻被保留了下來,證明這絕非作業疏失──畢竟,金與正就是該部門的首長。
 

根據知名脫北者李正浩的說法──他對領導人的各種計謀和行賄基金暸如指掌──金與正早在2012 年,就已加入朝鮮宣傳煽動部任副部長。同一年,在姑丈張成澤引薦下,她也加入了金日成綜合大學政治與經濟系為她開設的班級,這個 50 人的班級由碩士或博士生組成。這門入門課程只持續了 6 個月,目的是為了讓金與正重新熟悉學術課業,以及讓她有機會認識人才,或者未來的丈夫。
 

李正浩兒子的某位同學,也選修了這門課程,他是金日成親戚的孫子。其他學生和黨內官員也發現,金與正對電腦特別有一套──她能同時看兩個螢幕,並自在的打字。至於相親的部分是否成功,當然是國家機密,曾有人臆測金與正已經結婚而且有一、兩個小孩,但這部分資訊,至今都未經北韓政府證實。
 

隔年,張成澤遭公開處死後,各種疑問也甚囂塵上。金與正真的將張成澤視為如此巨大的威脅,以致於非置他於死地不可?還是說,張成澤的權力本就不如外界想像的那麼大?如我們已觀察到的,北韓正式的階級制度,和可見的非正式權力運作,例如在活動場合中與領導人的距離等,都可能不是衡量權力的正確方法。
 

北韓人都知道,除非你是第一家庭的核心成員,或是白頭山家族創始人的直系血親,其他所有人都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張成澤本就是旁系,是後來才「入贅」到第一家庭的成員。相較之下,金與正即使在哥哥面前,也能隨心所欲的展現自信,而不用低聲下氣的應對。
 

兩年後的 2014 年 3 月,金與正投票給哥哥後,北韓官媒第一次提到她的名字,外界當時還認為金與正只是名普通、無憂無慮的 25 歲女子。官媒接著又在同一個月提到她兩次,皆是她陪同哥哥和嫂嫂,出席金正恩心頭好牡丹峰樂團演唱會一事。不過金與正的名字在兩次報導中,都被放在 11 位或 17 位隨從人員名單的最後面,令人無法察覺到她的貴族身分。

 
金正恩與時任美國總統川普在新加坡峰會上簽署了聯合聲明,金與正也隨侍在側。(Source:The White House/公有領域)

用最平凡的外表,嗆最狠的話

經過官媒低調的介紹開場後,金與正開始了她的行動。北韓官媒突然一夕之間,爆出了大量不尋常的汙言穢語,例如 2014 年 4 月和 5 月的官方文章中,便充斥著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恐同發言和髒話。當時,朝鮮中央通訊社便稱呼澳洲一名出櫃的退休法官邁克.柯比(Michael Kirby),為一名有四十多年同性戀歷史的齷齪老傢伙。
 

他「惹到」北韓政府的原因,是因為身為聯合國北韓人權調查委員會主席,他在 2014 年 2 月提出一份長達 372 頁的報告,其中指出北韓政體對人權的極端迫害,源自於其身為現代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獨裁政體。同時,朝鮮中央通訊社也不斷詆毀南韓首位女性總統朴槿惠,並針對朴槿惠未婚單身的身分攻擊,罵她為「骯髒的老淫婦」。
 

2014 年 4 月 27 日的新聞文章提到,朴槿惠在兩天前於南韓熱情接待歐巴馬後,北韓宣傳煽動部便回應,朴槿惠令他們想到「行為放蕩的女孩,要求幫派小弟替她打人出氣,或是風流蕩婦要求情夫懲戒他人後,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回報」。
 

在宣傳煽動部的眼中,朴槿惠對美國露出的是自己各種可恥的真面目,包括「阿諛奉承的馬屁精、十惡不赦的叛徒、美國的慰安婦,和出賣國家的淫婦」。在該文結尾,他們還提到她於 1979 年被親信槍殺、已不在人世的父親:「她注定會步上朴正熙的後塵,最後死於非命。」
 

同年 4 月 29 日,《勞動新聞》還形容朴槿惠與歐巴馬的會面,就像「黑幫老大在出門火拼前,要求他的政治蕩婦好好服侍自己,並給了崇拜自己的伴侶一個卑劣的吻」。5 月 2 日,朝鮮中央通訊社再次中傷朴槿惠,說她只不過是個「向境外勢力賣弄風姿的老妓女」。
 

還沒完,朝鮮中央通訊社隔天再次出手,說她是「令人作噁的老妓女,掀開裙子邀請陌生人(指歐巴馬)進房,簡直寡不廉恥」。在 5 月 25 日的文章,則談及北韓希望如何處置她:「這樣的特級叛徒和淫婦,應該早日就地正法。」
 

北韓的穢語汙言持續了整個秋季,朝鮮中央通訊社也將朴槿惠在聯合國大會上,呼籲北韓放棄核武計畫的演說稱為「惡意掀起裙子的政治蕩婦……」。
 

隔年,北韓宣傳部官員變本加厲,2015 年 5 月 27 日,朝鮮中央通訊社刊登了一篇長達 9 頁的抨擊文,砲轟朴槿惠「死死黏著美國主人的臭胯下,活像是醉倒春風的發情淫婦」。這名「丟人、專門服侍美國的慰安婦,是朝鮮半島的叛徒」,最後以「北韓必將出手懲戒」作結。
 

2014 年末,金正恩掌權 3 年後,負責宣傳煽動部和其暴力的文宣內容的,正是她看似平凡、無憂無慮的妹妹。雖然名義上為副部長,但金與正其實正是宣傳煽動部的領導人,並以金芮宗(Kim Ye Jong,音譯)的假名在其中工作。雖然她隱姓埋名、隱身幕後,但是文章的聲音,顯然充滿金與正的風格。

 

首爾的不回應,讓平壤食髓知味

不過,那些有在留意北韓大外宣的人,可能早已習慣如此偏激的語言。透過不斷反覆和時間累積,北韓對南韓總統的言語攻擊不再令人意外。就連與日俱增的謾罵,也只被南韓媒體以「無法言喻的語言」輕描淡寫帶過,而未引起輿論撻伐。
 

金與正的宣傳煽動部官員,讓南韓人日漸習慣針對自家總統的歧視穢語。在這種情況下,沉默並非表現不齒的最佳表現,反而近似於默認與接受。平壤的邪惡腹語師每贏得一回,北韓就能再次確立南北韓的主從關係。
 

2014 年春天,許多美國人也領教到了北韓口無遮攔的威力。平壤對美國第一任非裔總統,使出了充滿種族歧視的惡劣言論。北韓的主要對外媒體稱歐巴馬為「邪惡的黑猴子」,並應該「回到世上最大的非洲動物園與同類團聚,靠撿拾遊客丟的麵包屑為生」。
 

不僅如此,朝鮮中央通訊社也稱歐巴馬為「血統不明的雜種」,並說雖然人類種族已經進化數百萬年,他「卻還尚未進化完全、頂著猴子的外貌」。
 

這樣的謾罵絕不可能未經領導人同意,就公開播送,因此金正恩跟宣傳煽動部實質部長金與正,肯定事前看過並同意內容,也因此必須為這些惡毒言行負責──更別說,金與正可能就是背後作者。白宮克制的回應則指出,「雖然北韓官媒向來以裝腔作勢的語言著稱,這些評論也格外的失禮、惡毒」。
 

然而,鮮少人能將這股犀利又惡毒的語言,與這位負責審核的年輕女性聯想在一起。這些詆毀謾罵當然不可能全出自一人之手,而是黨和政府旗下作家的集體創作──這些人出自頂尖大學,是全北韓最富有文采的一群人。
 

他們想出既醜陋又富含詩意的詞彙,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所有歷任南韓總統,或多或少都受過北韓凌辱語言的洗禮,即便是那些真心歡迎北韓領導人,和當時謙恭禮遇金與正的總統也是。
 

許多國際交流的場合,都可見到金與正的身影,此為2018年3月5日,韓國國家安全辦公室主任鄭義勇(左)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平壤朝鮮勞動黨會晤。(Sourcce:Blue House (Republic of Korea)
本文摘自《朝鮮一姊金與正: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妹妹,史上首握核彈按鈕女子的掌權之路,王朝如何「培養」接班人》(大是文化),文句、段落經故事 StoryStudio 編輯部調整。
朝鮮一姊金與正: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妹妹,史上首握核彈按鈕女子的掌權之路,王朝如何「培養」接班人
全球第一本、關於北韓掌權者金正恩、潛在接班人金與正專書,
出版後立刻售出7種文字版權,
《愛在瘟疫蔓延時》、《下流正義》名導演史考特.斯坦多夫將翻拍成紀錄片。

前北約盟軍最高司令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博士、
美國前副國務卿史蒂芬.E.比根、
英國「軍情六處」前局長約翰.思嘉爵士、
《狙擊金氏王朝》、《鯨吞億萬》作者、康乃狄克大學歷史學教授、
《衛報》、《每日郵報》、《外交政策》雜誌等媒體,大篇幅報導推薦

◎她22歲便知道,如何有禮貌的製造衝突,提高國家(和自己)的身價。
◎南韓辦平昌冬季奧運,金與正透過一張照片,完成哥哥在北韓交辦的任務。
◎為哥哥金正恩捧菸灰缸、遞鋼筆、翻文件,乍看像貼身祕書,實則是二把手。
◎北韓特務抓脫北者,南韓總統為了取悅這位第一妹妹,竟主動幫忙。

作者李晟允,為美國總統的北韓問題專家、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研究員。
已被暗殺的金氏家族成員金正男,是他在瑞士留學期間的同窗。
  
本書從2018年金與正首度訪問南韓參加平昌奧運談起,
深入探討外人難以窺視的「金氏王朝接班計畫」:
從金日成到金正日、金正恩,再從金正恩到(可能的)金與正。

這位北韓第一妹妹如何從哥哥和父親那裡,學到操弄世界領袖的技巧?
還真的插手了不忠家庭成員的離奇死亡事件?
作者進一步分析指出:
萬一金正恩若在兒女都還小時去世,金與正將繼承大位的種種跡象。

當今全球四大火藥庫(烏俄、以巴、南北韓和臺海),已點燃兩座,
這位史上第一個手握核武的「白頭山公主」,會不會成為下一名引爆者?
本書作者、美國總統的北韓問題顧問的結論:她是世人一直忽略的可怕存在。

◎成為潛在接班人的首度試煉:把「平昌」演成了「平壤」奧運

開幕典禮上,金與正刻意透過VIP席位的「高」一層安排,
讓鏡頭下的南韓總統文在寅,必須仰望著,才能與她握手。
當這張「我在眾人之上」的照片傳遍全世界,
第一妹妹成功完成了哥哥在北韓賦予的重責:威脅、控管、操控南韓。

◎習自爸爸真傳,成為地緣政治玩家

從父親金正日掌權、祖父金日成掛名的1980年代,
北韓劫持日本人、暗殺南韓總統、炸毀南韓客機,
還穿梭於中美兩國間負責牽線,金氏家族是一脈相傳的地緣政治玩家。

如今這位與正妹妹,已經從父兄身上學會:
如何有禮貌的製造政治與軍事衝突,才能提高國家(和自己)的身價。

她成功讓柯林頓親自帶贖金,來救非法採訪被捕的美國記者,
還獅子大開口,讓美方繳出創下天價的97,000美元專機停機費。
那年,她才22歲。

◎乍看像貼身祕書,實則是二把手

哥哥金正恩與川普在新加坡進行雙邊會談,
簽約儀式上,她為哥哥捧菸灰缸、遞鋼筆、翻文件,
幾小時後,川普對金正恩的評價就從「獨裁者」,變成「值得信賴」。
這位北韓妹妹為何一開金口,就能對美國、南韓領袖予取予求?

史上首位手握核彈按鈕的女子,
如何成為金氏王朝宣傳員、外交政策制定者?甚至是下一任的北韓領導者?
美國總統的北韓問題專家評論:她是世人忽略的可怕存在。
文章資訊
作者 李晟允
譯者 王姿云
出版 大是文化
刊登日期 2024-06-09

文章分類 故事
支持《故事》 喚醒人文知識的力量
支持專注「歷史」的新媒體,一起找回人文知識的價值
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