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聽秋墳鬼唱詩──來聽《御前孤娘》唱的那首詩
作者:篤子

人死後去那裏?這個問題應該跟「我從哪裡來」同列人類百大問題集的榜首吧!

但顯然前者的解釋更戲劇性,其中對未婚即香消玉殞的孤娘,更是充滿想像,像是從小被告誡的:路邊的紅包不要撿,那是孤娘找新郎。難道覺得她們非得「于歸」才能瞑目?知名戲曲《牡丹亭》,華年綺貌的杜麗娘懷著對愛情的幻想而逝,竟得金剛不壞之身、軀體不化等著愛人,杜麗娘的還魂,不就是這種念想的具體化?

「結婚」是女人死都要完成的心願,難怪民間相信:孤娘廟太陰不宜接近(怨氣太重),孤娘作祟須以冥婚安撫。這就成了小說《御前孤娘》的素材。

謝金魚所寫的《御前孤娘》改編自明小說家馮夢龍的〈千里送京娘〉。

2018579352701-01

京娘乃良家女子,被歹人擄來藏在道觀,遇上路見不平的趙匡胤,助她逃脫,又一路護送回家。為了道上行走方便,因同姓,便結為兄妹。這千里護送乃大恩一件,又關乎女子的名節,所以京娘家人提議讓她嫁給趙匡胤。京娘正當韶華,端的是如花似玉,趙匡胤當時還是個沒身份的人,這樁婚事完全是下嫁了,沒想到這趙大郎並無喜色,反倒覺得自己純潔的目的、清白的名聲被玷污了,拂袖而去,京娘羞愧難當,自縊身亡。

京娘真的因為被拒的羞愧而自殺嗎?

人會自殺多半是自覺前行無路,心生悲涼,京娘的死亡之路,實際上從被擄時就開始了,古代女子若不經明媒正娶而委身於男子,豈能見容於社會?

當她落入匪徒之手,即使守身如玉,名聲也早毀了,還能回得了家嗎?

回家也會是家人的累贅,京娘是被救了,也還是死路一條,她想,壯士能不能好人做到底就收了奴家呢?顯然趙匡胤是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京娘很努力地一路示好,趙匡胤一路拒絕,京娘應該很絕望。當你遇上個正人君子卻不伸手拉你,那還不如遇上想佔便宜的偽君子呢。原來君子都是比較愛自己的,做好事也只挑合乎社會期待的來做,還不如當時不相救呢。

既讓她存了希望,最後卻只給失望,這番起落,京娘情何以堪?

這應該是京娘自殺的心路歷程吧!然而爆走金魚的孤娘揚棄了這些,失憶的京娘鬼更勇於對抗橫逆,努力在人、鬼界的雙重夾殺下衝出自己的「美麗鬼生」!

jiniang-1

馮夢龍原著主要是描寫趙匡胤的正直坦蕩,《御前孤娘》卻是以京娘鬼的追尋為主。故事從京娘自殺說起,死後在鬼道中摸索,如同人世一般,她得尋找一個歸宿,不然就會有淒涼的下場。京娘鬼有三個選擇,一是冥婚,一是去抓害死自己的兇手,第三是修行,歷劫成道。

一開始京娘鬼遇到很多磨難,她發現處女鬼比羅漢腳鬼難混,被家人冷落、飽受異樣眼光,為什麼?早死難道還是自己的錯?卻如原罪的十字架壓著?

孤娘是無辜的,只是限於宗法不能見容,是內疚讓家人覺得虧欠,因內疚而疑神疑鬼,只得弄個冥婚求心安。京娘鬼亦如林黛玉,冥婚時被冒名頂替了,一個同家族卻被隱藏的孩兒(嬰靈),她本該憤怒卻心生憐憫,同是天涯淪落「鬼」,何必再去為難她?京娘放棄冥婚。

故事的轉折來自於嬰靈的出現。

從這裡開始,京娘鬼放棄棲身於那個陌生卻也安穩的小木盒,那個她求得正果的西遊記。她發現鬼魂即使脫離軀殼的束縛,仍無法脫離心的束縛,起心動念是一個個種子,成仙成魔端在自己,京娘鬼對嬰靈、對小婢女的不忍,都引導著她走向正大光明,可是隨著她揭開前世因果,卻發現自己居然嗜血嗜殺,原來在受暴力攻擊時,她那沉睡的本能被喚醒了。

原來,她本性裡的惡如此強大!若京娘沒有自盡,若當時趁亂世、在趙匡胤的羽翼下,不敢想像又會掀起怎樣的腥風血雨?京娘的死彷彿是一種積極的選擇,因為控制不住的惡念!由此看來,京娘的死反而是「置之死地而後生」,死後從新開始,雖然艱難,但這次沒被私慾誘惑,她一點一滴的累積善念,隨著襄助的亡靈越多力量也越來越大。

這是個善惡有報、激勵人心的故事,但小說中大量運用神鬼素材卻沒有善加篩選,使得信仰和迷信混雜,某些地方彷彿看的是駭人聽聞的八卦雜誌,對整本小說來說似乎略為可惜。一般人難以辨明宗教和民俗信仰中的幽微隱密處,小說因而須謹慎處理,審視這些題材時,要如曠野裡的淘金人一般,在濁泥中細細的篩出金砂,找出最有價值的點加以發揮。

最經典的例子是蒲松齡《聊齋誌異》,他雖寫神鬼,卻顛覆一般神鬼之說,不被迷信的陰影拘住,掌握基本的善惡果報,重塑鬼神的形象,並有新奇的觀點,乃能對每一代的讀者都有新的啟發。

另一個同樣是個孤娘題材的例子是電影《地獄新娘》(Tim Burton’s Corpse Bride),雖然是老套的追求真愛,但「真愛」得救的題材永不退流行。

CorpseBride

艾蜜莉是個枉死的閨秀,某天她那等成枯骨的手指被套上結婚戒指,難道這不是命中註定?他一定是來解救自己的白馬王子。但沒想到這只是個誤會,其實男主角維克特準備跟喜歡的女孩維多利亞結婚,正緊張兮兮地在森林裡練習誓詞,錯把枯骨當樹枝套上戒指,維克多硬生生的被拉入地獄與艾蜜莉完婚,為了逃離,騙艾蜜莉婚前要先帶她回去稟報父母,單純的艾蜜莉不疑有他,領他回到陽世自己靜靜等在森林裡,卻發現原來他是回來私會情人的,狂怒下抓他回地獄。

艾蜜莉傷心,維克特愧疚,而更多的是自傷,因為維多利亞要嫁別人了,維克特萬念俱灰,但他不恨任何人,反而憐惜艾蜜莉,為了成全她結婚的心願,他選擇一死。這對男人來說真是了不得,雖然不能給艾蜜莉真愛,卻比真愛更珍貴,維克特的犧牲讓艾蜜莉感受到愛,因而能釋懷—「真愛並非佔有,而在於成全」,艾蜜莉放手了,而地獄也解放了她,她化為光升入天堂。

這兩個故事的設定非常相似,如冤魂都是失憶的,死亡是時間停止流動的狀態,肉身腐壞但精神不變,都有善惡果報,但《地獄新娘》剪裁故事更加爽利,也使人物的心情更突出。男主角方面,雖然維克特願死的心理千迴百轉,並不單純只為了艾蜜莉,但那怕只是一丁點的真心,艾密莉已經滿足,更襯出艾蜜莉的純潔。

鬼魂所求不多,何況心意的能量是無限的,不見民間超度法會上,放燄口的法師念動真言咒語幾滴水幾顆米就能滿足無數亡靈嗎?心誠則靈!故事告訴觀眾為愛犧牲奉獻的可貴(才值得天堂的歸宿),不但很美而且合於邏輯。

雖說「未知生焉知死」、「子不語怪力亂神」,但自古以來,多少孤憤寄託於此?鬼的視角比人更透徹!鬼事虛妄,人情卻真。

王士禎寫《聊齋》:「姑妄言之姑聽之,豆柵瓜下雨如絲。料應厭作人間語,閒聽秋墳鬼唱詩。」

今日,我們不需等到秋涼雨下聽鬼唱,這個小資女鬼向前衝的故事,已吟吟一笑,等著陪你度過炎炎夏日,之後再一路翻開自古以來大鬼小鬼的筆記故事,《御前孤娘》,且當個引路人。

作者簡介:乃熱愛登山旅遊者,在成了現實生活的囚犯後,以閱讀取代—願讀萬卷書,納盡天下丘壑!雖然人到中年,個人時間只有A罩杯的量,但閱讀的時間,擠一擠總能有點夠(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