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韓國人的假面(上)

陳慶德 2015-03-13
 
客有為齊王畫者。齊王問曰:「畫孰最難者?」曰:「犬、馬最難。」「孰最易者?」曰:「鬼魅最易。」 夫犬、馬人所知也,旦暮罄於前,不可類之,故難。鬼魅無形者,不罄於前,故易之也。──《韓非子》

韓國的傳統面具,又稱為「假面」(탈)。製作「假面」的材料,大多使用紙或者是用樹木,來仿照人、動物臉部形狀而製成的。韓國的假面若是跟西方,如參加化妝舞會所使用的面具相對比下,跟西方人使用的半罩面具是有所不同的。韓國人所使用的面具多為廣面,可以完全遮蓋住人的臉為大宗。而韓國人戴著這些面具跳舞,謂之「假面舞」(탈춤)。


A_Korean_Mask
"A Korean Mask" by Urashimataro - Own work.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韓國的假面有著悠久的歷史,且應用的場合也為多樣,如在韓國發生戰爭時,士兵和馬會戴上面具來嚇唬敵軍、提升士氣用;而在葬禮上,假面又轉變為驅逐鬼怪而使用的宗教器具。這從「假面」(탈)這個韓文字即可看出,因為「탈」它同時具有著「假面」跟「災難」的兩意義。


在韓國傳統中,在祭神儀式結束之後,人們一般不會留下舊假面,且會立刻燒毀,用來象徵著燒掉舊假面,就如同燒毀一切過往的災難般,充滿著濃濃的宗教意味 [1];而來到現今,假面則被多用在如同表演藝術的舞蹈上,或者是日常生活節慶時,遊戲時所使用的面具。


2010 年第 34 屆世界遺產大會,位於韓國慶尚北道的河回村,作為韓國的文化財,被正式列為世界遺產名錄中。這河回村,就以著名的假面為名,甚至也被韓國當地人被稱為此地為:「活著的朝鮮建築博物館」。


河回村位於韓國慶尚北道安東市以西數十公里處,是豐山柳氏家族 600 年來的居住村,因洛東河成 S 型環繞,取「河回於此」之義得來「河回村」一名。


若是來到河回村一覽,當地的河回村瓦家與草家(以蘆葦或稻草做為屋頂的家)歷經長久歷史的歲月,仍完整保存的下來,且河回當地,也是朝鮮時代大儒學家──謙菴柳雲龍(1539~1601)與「壬辰倭亂」(1592~1598 年,朝鮮半島歷經兩次日本侵略的戰爭)時擔綱「領議政」(朝鮮時代行政部最高機關的最高職位)的──西厓柳成龍(1542~1607)兄弟出生之地而聞名。


在河回的假面又稱「屏山假面」,1964 年被指定為韓國第 121 號國寶,製造年代約在高麗中葉。細分河回假面種類,共有 10 類,共計 11 個面孔,為人間縮影,它們分別是童女、破戒僧、妓女、兩班(貴族)、書生、草狼、傻瓜、屠夫、老寡婦、野獸(兩隻)假面。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假面乃是:兩班(貴族)此一假面。


Hahoe_8747
자작 - 자작의 "Hahoe 8747". Wikimedia Commons에 의해 CC BY-SA 3.0으로 라이선스됨.

最後,說到韓國假面,不得不提及到假面最有名的兩個的傳說、故事。


第一是有關於河回村假面的故事,據傳十四世紀第 14 代高麗王朝初期,河回村村莊常鬧瘟疫,村內一位姓許的年輕人,一日夢中夢到有人告訴他,若想要消滅村莊內的疫情,必須要製作出 11 個假面面具,而且在製造這 11 假面時,絕對不能讓他人看見,否則他就會身亡。


夢醒之後的許姓少年,為了村莊的村民著想,不疑有他,立刻動手雕刻 11 個假面。但是當他做到第 11 個面具時,喜歡他的金家女兒卻忍受不了相思之情,偷偷跑去看了他一眼。結果,許姓少年當場吐血而亡,而許姓少年手上的最後一個假面的下巴,終究未能完成。


而今日河回假面中,沒有下巴的傻瓜假面,也許就是當年許姓少年未能為成的最後一個假面;金家女孩最終則因自責鬱悶而終。


後來村民們為了紀念他們兩人,在村落中建起了城隍廟,並將許姓少年奉為村子的守護神,在每年村子祭祀時,村民們都會跳著假面舞來懷念兩人。


Ian Sewell - self , http://ianandwendy.com/korea/andong의
Ian Sewell - self , http://ianandwendy.com/korea/andong의 "Hahoe-folk-village-mask-dance". Wikimedia Commons에 의해 CC BY-SA 2.5으로 라이선스됨.

第二個傳說,就是從李朝雅樂的國樂中,唯一的假面舞—處容舞看到韓國人把假面當作神來祭祀的假面具民俗了。這樣的處容假面舞,是來源於新羅的處容郎傳說。


故事的內容,是在描述東海龍王的王子—處容郎,被賜給了新羅的憲康大王,而憲康大王如獲至寶,非常器重這一位處容郎,甚至還許配了一位傾國美女給處容郎。但是怎麼知道,惡神貪圖處容郎妻子,一日趁著處容郎外出未歸之際,化身為人,鑽進被窩,強行佔有處容郎妻子。


這時,剛好處容郎辦完事情回到家,發現躺在床上的二人,他不但沒有發怒(或者該說,氣瘋了,失去理智動作),邊歌邊舞唱道:「一輪明月照京城,盡情遊玩至半更,餘興未盡歸我床,只見眼前四隻腿,兩隻是我妻兒腳,兩隻又是誰的腳?無疑該是我的腳,可是他人偷我妻,教我如何是該好?」


而瘟神見處容郎處變不驚,還載歌載舞,頓時對他肅然起敬,馬上下跪請求處容郎原諒,並對他說:「從今以後,只要有大人在的地方,小人絕對不敢露面」一說話這樣的誓言,瘟神馬上就消失了。


Cheoyongmu-1
Sotiale - 자작의 "Cheoyongmu-1". Wikimedia Commons에 의해 CC BY-SA 3.0으로 라이선스됨.

而基於這個傳說,當時新羅人為了防範瘟神入侵,到處畫上處容郎像,做處容郎詩,漸也發展起國樂裡的「處容舞」。此舞經過高麗到李朝而集大成,在除夕時,在宮中都可以看到以帶起假面,跳起這處容假面舞,當作驅邪的儀式演出。甚至傳說把東海龍王的太子處容郎的畫像,掛在門口就可以防止瘟神侵入。到最後,在民間流傳起,只要一寫上處容郎的名字,瘟神就會逃之夭夭,不敢危害人間等處容郎傳說呢。
 



[1] 根據金兩基在〈臉與假面具〉一文的考察,只有河回假面被當作神來祭祀,所以這一地區才沒有燒毀假面具的習慣,反而是保存下來用過的假面具,而這一特例在六百年來一直繼承下去,有關於河回假面,請看底下筆者介紹。

文章資訊
作者 陳慶德
刊登日期 2015-03-13

文章分類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