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自由必然優先於中國:20 世紀中期,殷海光與自由主義思想的突破

2024-06-05
日治時期為臺大教師宿舍的殷海光故居(Source:林高志/CC BY-SA 4.0)
前記:2019 年是殷海光先生誕生一百週年,去世五十週年,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於 9 月 27、28 日舉辦紀念研討會,我應邀發表主題演講,講稿經過修改、增寫,成為正式論文,請見本書附錄〈殷海光與一九四○、五○年代的自由主義—殷海光歷史位置的一個探討〉。此外,演講發表後,我寫了一篇摘要,於 10 月 10 日在《自由時報》刊出,現在改寫這篇摘要,方便大家快速認識殷海光的思想歷程和歷史意義。

今年,大家紀念殷海光先生誕生一百週年,去世五十週年。殷海光實際應該是出生於 1916 年,但由於他生前一直以 1919 年為生年,我們這樣紀念,應當是適合的。殷海光是臺灣歷史上關鍵的自由主義思想家,可是現在對他有認識的人已經很少了。他為人們所淡忘,除了時間流逝的因素,也和他生前的命運有關。殷海光與獨裁統治對抗,在生前被消音將近十年(1961 至 1969),死後名字成為禁忌又長達十年(1970 至約 1980),著作則要到 1990 年才重新出版,重見天日,距離他的撰述高峰已有三十年,幾代學子在「不知有殷」的情況下成長。諷刺的是,殷海光的文章〈人生的意義〉長期被收入香港的中學語文教科書,香港人反而比臺灣人更知道他。在殷海光百年的此刻,我從現代自由主義思潮的角度對他的歷史地位做了一點探討,現在把心得簡單寫在這裡。

 
殷海光(Source:wiki/公有領域)

殷海光是湖北黃岡人。在現代中國,自由主義算是活躍的思潮,但它真正成為重要的力量,要到 1940 年代,特別是 1945 年中日戰爭結束以後。這個自由主義的浪潮只在中國本土活躍了幾年,1949 年,因為共產黨政權建立,被衝擊得支離破碎,許多自由主義者離開中國本土,但絕大多數還是留下,成為新政權全面控管下的隱性碎片。儘管經歷大衝擊,自由主義在 50 年代繼續保持動力,活躍於香港和臺灣,成為離散現象,持續到 1960 年左右。殷海光對政治問題進行論述,始於 1945 年,止於 1960 年。這一年,《自由中國》發行人雷震因為籌組中國民主黨被捕入獄,雜誌停刊,殷海光也失去了發言的舞台。他的政治論述生涯可說和自由主義浪潮相始終。

 

從反共到自由主義

從 1940 年代到 1950 年代初期,殷海光的思想經歷了轉變。他早期思想最大的特點是反共。他從二十歲左右開始思考和研究共產黨問題,可說是以反共起家的思想家。關於這個問題,他寫成《光明前之黑暗》(1945)、《中國共產黨之觀察》(1948)兩本書,內容深刻,到現在還有參考價值。另外,他是國民黨的支持者,肯定孫中山國民革命的志業,也尊崇蔣介石。他還擁抱五四運動,對陳獨秀和胡適言必稱先生,認為五四的民主與科學理想是中國發展的南針。關於殷海光的早期思想有個說法,認為他是由法西斯主義者轉為自由主義者,這樣的評估應該是欠周全的。從一九四八年開始,殷海光的政治思維發生了變化,他放棄了蔣介石,不再認為他是中國政局中的正面因素,自由主義則成為他的言論中的主要議題。大約從 1949 年中期開始,無論在現實政治或原則性的思想上,他已經完全站在自由主義的立場了。

 

殷海光和 1940、50 年代的自由主義思潮有什麼關係呢?在 1940 年代,自由主義人士有兩個主要形態,一個可以稱為「中間路線自由主義」,另一個則是「反共自由主義」。「中間路線自由主義」是指自居於國民黨和共產黨之間的自由主義分子,這個陣營的聲勢浩大,在政界、文化界人都很多。至於「反共自由主義」,則是指以阻遏共產黨為核心考慮的自由主義者,他們大都支持國民黨,胡適是最重要的代表,國民黨內的自由派也屬於這一類。1948 年以後的殷海光無疑是反共自由主義者。在思想上,當時的殷海光主張推動民主,保護自由,也支持溫和的社會主義。其實,他的這個思想傾向在 1945 年的《光明前之黑暗》已有流露,他在這本書中説:「共產主義底某些方面誠然是人類所需要的,但是它與民主自由卻是無緣的」,前句指的就是財富分配或經濟平等的問題。就思想內容而言,殷海光和當時的自由主義主流是一致的,他和反國民黨的民主同盟人士最主要的差別,是在對政治局勢和共產黨的理解與判斷。

 

至於 1950 年代,中間路線自由主義已經消散,反共自由主義存在於臺灣和香港,但臺灣由於蔣介石實施國民黨改造,推動嚴苛的一元化統治,反共自由主義者大多歸於馴化。這時的殷海光卻跳脫了反共自由主義,把自由主義當作獨立自足的根本政治原則,用各種方式進行論說、闡釋,他和著有《自由與人權》的張佛泉把中國自由主義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創造了巨大的思想力量。他在〈我為什麼反共?〉(1952 年 6 月),對他長年的反共思想做了檢討,得到一個結論,他現在反共的根本理由可以用一句話來代表:「反對極權政治」。這樣,反共就不只是反共產黨了,而是反對一切形式與程度的極權政治,包括國民黨。殷海光的自由主義不再依傍任何既成的政治組織或勢力。殷海光對共產黨問題依舊關心,他在 1954 年還說了這樣的活:「除了都有一個鼻子之外,我們很難發現自由主義者和共產黨之間,有何共同之點。」

 

此外,在 1950 年代初,殷海光也放棄了政治民主與經濟平等並重的想法,他相信民主與自由是一切合理體制的絕對根本。他也越來越強調自由主義的倫理涵義。他認為自由主義的倫理基礎是人道主義,「把人當人」,不容許從政者藉任何理由造成人的實際痛苦。
 

德拉克洛瓦為法國大革命所創作的《自由引領人民》,展現了人民為自由而奮鬥的勇氣,至今日還是經典。(Source:wiki/公有領域)
 

中國自由主義的突破

殷海光跳脫反共自由主義框架所發展出的新願景,以 1940、50 年代之交的習用觀念來說,可以稱為「自由中國」。在這個觀念中,「自由」無疑是優先於「中國」的,這個普世主義的涵義,在他晚年的思想中有所流露。在這樣的論説中,殷海光達成了中國自由主義的突破,這是他以及他在 1950 年代的同志的重大歷史貢獻。

 

前文提及,1949 年以後,絕大多數的自由主義者身陷共產黨統治下。其中一位這樣的人士正是殷海光的三弟浩生(原名晚生,1922-1973)。殷浩生在 1957 年被打成「極右派」,但絕不屈服,他是中學老師,在湖北黃岡縣全縣教育系統鬥爭大會上,他是唯一拒不下跪的極右派。他一直抵抗到 1973 年秋天,自縊身亡。很顯然,殷海光有一個信念、性格相同的弟弟,命運也相同。在紀念殷海光百年的此刻,這件事也應該表而出之。
 

本文摘自《人文與民主的省思》(允晨出版),文句、段落經故事 StoryStudio 編輯部調整。
人文與民主的省思
         這本書收集了我的二十篇文章,大部分是這三、四年內寫的,比較舊的文章當中,也有幾篇曾在近年修訂,整體來說,反映了我新近的認識和想法。這主要是一本思考性的文集,但也有回憶文章,還有三篇是學術論文,因為主題與本文集相符,而且有當代涵義,也收在這裡。

  本書取名為《人文與民主的省思》,主要是根據書中文章的題旨。本書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人文篇」,共有七篇文章,涉及人文學術、人文教育和人文現象,除了具體問題的討論,也嘗試對人文學的根本性質有所探察。第二部分是「民主篇」,也收了七篇文章,幾乎都和近年香港與臺灣的情勢有關,但其中含有不少關於自由民主體制與民主防衛的原則性論述。第三部分是「余英時的學術與思想」,收有五篇文章,這些文章性質不一,不全是有關學術與思想的闡述,但余先生的整個生命都離不開他作為學者和公共知識分子的身分,所有的文章自然都有這兩項元素。另外有一篇學術論文,主題屬於「民主篇」,由於文章很長,當作本書的附錄。

  除了反映文章的內容,本書取名為《人文與民主的省思》還有另一層意義。余英時晚年特別重視人文與民主的關聯,在他生命的最後十餘年,一再討論和闡發這組觀念,本書的書名也想和余先生的人文民主論說有所呼應。
文章資訊
作者 陳弱水
出版 允晨文化
刊登日期 2024-06-05

文章分類 故事
支持《故事》 喚醒人文知識的力量
支持專注「歷史」的新媒體,一起找回人文知識的價值
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