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山最強傳說大考證──天海是明智光秀的化名嗎?
天海(左)與明智光秀(右)

我們曾在《戰國史專欄 X 戦国史コラム》專頁裡談到南天坊天海的身世,尤其「天海是明智光秀的化名嗎?」更是燴炙人口的話題,本文便來好好談一下這個問題。

話雖如此,其實這個問題在日本也是壁壘分明,史學家一向對這個問題一笑置之,而坊間、相關地方的郷土史家以及小說家卻為此議論紛紛,互不侵犯也互不相讓。

有關天海就是光秀的傳說,在目前的日光附近可謂人人皆知,我曾跟專門負責日光地區的資深導遊談過,得知大部分導遊都深信天海就是光秀,甚至連京都的導遊也頗為認同,更對我說「這已經是常識了」。

在踏進考證的部分之前,首先要說說支持者認為天海是光秀的各種根據,簡而舉之,大概有以下幾點:

1、日光東照宮陽明門的天海木像上,天海的褲袴有明智家的「桔梗紋」。

2、日光附近的明智平傳說是天海命名的。

3、傳說天海第一次與家康見面時,如見故友般長談言歡。

4、天海死後,與光秀有關的寺廟有獻贈香典。

在檢證以上的根據之前,先介紹一下天海本人。

天海,全稱是「南光坊天海」,後來被賜尊號為「慈眼大師」,與金地院以心崇傳(本光國師)以及江戶初期巨儒林羅山一起成為德川家康的政教最高顧問。家康死後,天海繼續得到第二代將軍德川秀忠,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的重用。

從歷史學上來說,天海的前半生的確未見於史料中。有關天海最早的史料要到天正十八年(1590),即豐臣秀吉攻打小田原北條家的前夕。當時名為「稻荷堂隨風」的天海跟隨佐竹家出身,早前被伊達政宗打敗,被迫逃離的蘆名義廣從會津來到常陸的江戶崎,隨風(天海)自此在江戶崎的不動院繼續修行,一待便是十多年。由於天海與隨風的簽名一致,且天海的嫡傳弟子胤海為先師撰寫傳記《武州東叡開山慧眼大師傳》中也提及到天海初名「隨風」,因此「隨風=天海」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根據胤海的記述,天海出身自會津蘆名家分支,11 歲出家,14 歲在下野宇都宮的粉河寺學師,18 歲時改到比叡山神藏寺學佛,後來更到大和國(今日的奈良縣)興福寺學習,之後回到關東進入東國最強的學問之所足利學校進修,在這期間更曾教導武田信玄天台宗要義,到天正元年(1572)回到出生地會津,成為黑川城下稻荷堂的別當。

當然,胤海的記述可說是片面之辭,不少部分苦無旁證,但若按這記述來看,天海跟光秀之間並沒有明顯的交集點。那麼,天海與家康是什麼時候初次相會的呢?

目前來說,最早的可追溯到慶長十四年(1609)的時候。天海獲家康推薦,晉身成為僧正(注:佛教界中寺官其中一個高級職位,僅次於大僧正及權大僧正),並且與京都所司代(類似今日的京都警察局長)板倉勝重一起負責代表幕府與朝廷折衝。換言之,天海在這之前已經與家康相識,而且為德川家效命。

順帶一提,天海成為大僧正是在元和二年七月,即家康死後半年。在這之前,天海與崇傳兩人已著手為草創的德川幕府整頓日本的寺社制度,不過,跟積極參與政務的以心崇傳不同,天海更關心的是宗教方面的政策,以及專心作為將軍家及幕府的祈禱師,也因為這個原因,天海積極爭取自己坐鎮的川越喜多院獲得幕府許可,從京都「北嶺」比叡山手上,取得關東地區天台宗的總壇地位。

據時人記載,天海之長壽就連善於養生的家康都無法相提並論,據記載天海是在寬永二十年(1643)十月二日圓寂,享年 108 歲。因此,天海是在天文五年(1536)出生,以當時的醫療水平及飲食營養水準來說,可謂難得一見的人瑞。天海的高壽就連當時從朝鮮來到江戶的朝鮮通信使都有耳聞。天海死前四個月的寬永二十年六月,來到江戶的朝鮮通信使尹順之更賦詩一首,贈予抱病不能見客的天海:

東來偶入大羅山,聞有長生不死仙,歲序已周三甲子,容顏猶侶舊丁年

「三甲子」即 180 歲,顯然是誇張讚美之辭,但足見當時天海高壽的傳奇已廣為人知。當然,按這個年紀推算,在年齡上天海完全可以跟光秀重疊,這也是不少人認定這不是巧合,反而是兩人為同一人的有力旁證。

那麼,連帶上面提到的四點,接下來便要好好驗證一下真偽。不過,由於第三、四點本身只是傳說,或者無法證實,以下只集中談最有人氣的第一點和第二點。

一、日光東照宮陽明門的天海木像上,天海的褲袴有明智家的「桔梗紋」

日光東照宮陽明門的天海像及「桔梗」

嚴格說來,那個紋樣不是桔梗紋,而是五瓜唐花紋,屬木瓜紋的一種。說它是桔梗紋,也只是後人呼應故事的一廂情願。退一步來說,不論是五瓜唐花紋、木瓜紋還是桔梗紋都是在當時的衣服上常見的紋樣,所以不能代表這就是天海的家紋,更不算是什麼隱喻。

二、日光附近的明智平傳說是天海命名的

這個應該是目前最多人引為證據的說法,但其實證據上卻是最為薄弱的。為什麼呢?因為翻查江戶時代至明治時代為止的日光地名資料或遊記,由日光東照宮進入西邊的中禪寺湖的路線中,都沒有看到「明智平」的記載,那地方在當時並沒有特定的標記名字,附近的第一、第二伊呂波坂也是後來才命名,原本稱為「馬返坂」。

「明智平」最早的記錄要等到昭和年間,在這之前的明治時代也有一些佚名的說法指「天海=光秀」,但未曾提及「明智平」,所以明智平的傳說其實是近代才開始的,配合 1933 年(昭和八年)東武經營的明智平吊索道開業,「明智平」的名字才出現。換言之,很可能是當時配合開業而做的宣傳,但被後人拿來呼應故事。

的確,光秀跟天海在年齡上是有部分是重疊的,但先不說跟光秀同一時期活動的人多如過江之鯽,見過光秀,而又活到天海活躍起來的人也不少,如織田信雄等,天海能瞞天過海恐怕是不太可能的,相信他能夠做到的,恐怕只有我們這些從未見過兩人的後人了。

另外,認為光秀是天海的說法背後,不難想像就是暗示德川家康奪得天下靠的不是自身的實力,而是天海(光秀)出於對宿敵豐臣家的怨恨,大力支持家康才能成功。換言之,這其實是一種質疑家康能力的觀點,搭配上明治以後才出現「明智平」的傳說,也就不難想像這是當時政治上狠批幕府的思潮產物。當然,對於只想有談資娛樂的人,以及想為旅遊日光多添樂趣玩味的遊客來說,浪漫主義、陰謀論的確是恰恰好的材料、調味料呢。

臺灣第一本中文原著的日本戰國史 大量援引最新研究成果 透過系統化的易讀筆法 帶領讀者深入了解日本煙硝四起、群雄爭霸的戰國百年 本書一套三冊,以時間作為縱軸、地區作為橫軸,建構出自1493年明應之變至1616年家康過世之間逾百年的織豐時代史。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