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北宋第一渣男陳世美——風流駙馬與「鍘美案」的虛虛實實

金老ㄕ 2024-05-15
「2024 李寶春精演新老戲」《鍘美案》劇照(Source:財團法人辜公亮文教基金會)

看到「開封有個包青天」,不知道大家是否腦中就會響起旋律呢?(如果會,那您的年紀應該跟我一樣充滿歷練)在戲劇小說的加持下,包拯、包公、包青天,是華人文化中的清官代表,而「鍘美案」更是包公案中的經典代表。

「鍘美案」的劇情大綱,是落魄書生陳世美本與秦香蓮結婚生子,後來進京趕考並且高中狀元。北宋皇帝很欣賞陳世美,於是將公主許配給他;為了成為駙馬,陳世美先是隱瞞已婚的事實,後來秦香蓮入京尋夫,更決定對她痛下殺手。逃過死劫的秦香蓮向包青天告狀。儘管承受太后與公主的威脅而一度向權力妥協,包青天最後仍選擇主持正義,動用龍頭鍘處斬陳世美,還天下一個公道。

看到包青天不畏強權,將渣男陳世美一刀兩斷,相信讓觀眾非常解氣。但如果你不幸是跟我這位歷史迷一起看戲,就必須承受不解風情的掃興發言:「別傻啦!史實中,當陳世美是很痛苦的。」
 

京劇中的《鍘美案》,中間右者即為陳世美(source:2024 李寶春精演新老戲/財團法人辜公亮文教基金會)

「駙馬」抱得公主歸,卻落得裡外不是人

先提一下陳世美的「駙馬」身份,全名應該叫「駙馬都尉」。

「駙馬都尉」一詞最早出現在漢武帝時期,最初並不是指「公主的丈夫」,而是負責當皇帝出遊時隨駕護航的武官。一直等到唐朝,駙馬都尉皆由公主丈夫擔任,專門記錄唐朝政經文化的《唐會要》就直接以「駙馬」代指公主丈夫。說到此處,相信不少人會覺得:「能成為皇室成員,真是讓人羨慕的人生勝利組。」但事實上駙馬的生活可能是災難的開端。

陳世美的身份除了駙馬,還是科舉考試第一名的「狀元」,而在歷史上同時擁有以上兩種身份的人只有一位,那就是唐朝的鄭顥。鄭顥 26 歲時成為狀元,除了金榜題名的成就,當時他還準備迎娶范陽盧氏的女兒。范陽盧氏是唐朝社會威望最為尊貴的「五姓」家族之一,能夠娶到「五姓女」是極為難得的榮耀。唐朝就有一位宰相薛元超曾感嘆:「此生所憾為不能娶五姓之女也」可見鄭顥當時有多春風得意。

然後噩耗傳來,唐朝皇帝表示:「我想找女婿,有人向我推薦你,就你來當駙馬吧!」結婚對象從范陽盧氏變成李唐皇室,這難道不是一種升級嗎?但正因為是皇室成員,她們往往倚仗身份而非常驕橫。例如有一次,鄭顥的弟弟(也就是公主的小叔)生病了,皇帝詢問自己女兒:「你有沒有去探望人家?」公主回答:「沒有。」皇帝有點傻眼:「那你幹嘛去了?」公主回答:「喔,就跑去慈恩寺看戲嘛。」如此白目的行徑,氣得皇帝大罵:「我曾經責怪士大夫為何不想跟皇室聯姻,現在看來,完全是我們有問題呀!」

對於娶公主,鄭顥當真苦不堪言——公主行徑白目,但打罵就是得罪皇室。就算皇帝老爸算明事理的人,可難道自己一天到晚向皇帝哭訴,數落「領導」女兒的不是?要知道對於駙馬而言,自己老婆不好得罪,而自己的岳父是執掌天下的皇帝,那更不能得罪。

北宋有個駙馬叫王詵,他因為寵愛小妾,冷落宋神宗的女兒——蜀國長公主,最終導致公主鬱鬱而死。宋神宗得知詳情後勃然大怒:「我女兒會死,就是因為你恣意淫樂!現在王詵你給我貶官去均州反省!」王詵於是在均州待了好幾年時間,要不是後來宋神宗去世,只怕就準備老死在當地。

有道是「侯門一入深似海」,那成為皇室,只怕是直接深入地心了。迎娶公主固然有表面上的富貴,但也有旁人難以想像的家庭壓力。所以,對古代男性來說,平凡的糟糠妻還真未必不如公主——只因駙馬在婚姻關係裡,實在受制於人。
 

年齡不是問題,但對駙馬可就不一定

前面提到,中國歷史上只有一位狀元駙馬,不知各位是否疑惑:「難道皇帝不喜歡找狀元當女婿嗎?」事實上古代科舉考試難度極高,唐朝就有「五十少進士」的說法——換言之,能通過科舉獲得「進士出身」的人,通常歲數都不小了。

唐朝有一位叫王徽的老兄,歷經一番奮鬥後通過科舉,結果就被通知:「恭喜你被皇帝看中,要成為駙馬爺了。」唐朝公主是出了名的驕橫——前面提到的鄭顥老婆就非常自我中心。但那還不是最難搞的,因為像安樂公主、太平公主、高陽公主這些驕橫界的 TOP 級代表,甚至會一言不合就發動政變,可見唐朝公主有多不好相處。

王徽聽到後半生要活受罪,光想就痛不欲生;但直接拒絕皇帝,未來職場發展只怕也會痛不欲生,這該如何是好呢?王徽最終想到解套的辦法,他告訴使者:「我已經四十多歲且身體多病,只怕耽誤公主幸福呀,請皇上多做考慮吧。」皇帝後來一想,自己的年輕女兒嫁給中年男子的確不合適,這才沒讓王徽成為駙馬。

翻看宋朝的科舉歷史,扣除生卒年不詳者,許多狀元郎考上的時候都已經三十多歲。那是什麼概念呢?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的蘇洵,分別在 27 歲獲得長子蘇軾(也就是蘇東坡)、30 歲獲得次子蘇轍;換言之,古代男性在三十歲左右,往往都有老婆孩子。真要這些男性娶公主,那必然造成家庭動盪,皇帝難免受人指責。

所以除非真的是少年才俊,例如宋真宗時期的李遵勖,不到二十歲就通過科舉考試,而且文武雙全,自小就習得一身騎射功夫,於是二十歲那年就受皇帝青睞而成為駙馬爺。不然別說皇帝不想糟蹋女兒,只怕公主本人也不想嫁給大齡丈夫吧?
 

光鮮亮麗的官銜,自毀前程的身份枷鎖

駙馬生活難為,因為會遇到不可得罪的公主以及岳父;駙馬身份難成,畢竟年紀過大或早有家室者難受青睞。但在鍘美案中,陳世美居然完美避開兩個難處!

陳世美的公主老婆得知他已有妻兒,甚至展現殺人滅口的渣男行徑下,居然仍鼎力支持。這種袒護丈夫的腦粉行為,絕對讓陳世美享受尊榮的幸福。至於陳世美的年紀,戲曲並沒有明說,但從他有一對兒女看來,我們姑且定位他二十多歲,似乎也沒老到無法接觸的程度。或許這也是陳世美要隱瞞自己有家室的原因,因為能讓皇室較無顧忌地招他為婿。

不過就算遇到賢良淑德的公主,並且尚無娶妻生子,歷史上像陳世美一樣中舉的讀書人,依舊不想成為駙馬,只因駙馬雖是表面風光,實則自毀前程。

駙馬都尉到了唐朝已經成為榮譽的虛職——畢竟是公主老公、皇帝女婿,平時誰敢派駙馬上戰場?所以沙場功名這條路基本上沒得走。至於科舉功名在當上駙馬後,也等於基本報廢——因為通過科舉的新官員,大多會分派到各地擔任基層官員歷練,而駙馬很難到地方任職(除非像前面的王詵被貶官至外地,又或者像李遵勖,文武兼備到被派往地方整頓軍務)。沒有資歷的累積,要成為掌握實權的文官重臣,那是難上加難。

宋哲宗時期,有個叫潘正夫的進士成為駙馬,之後二十多年都毫無作為。後來公主老婆特別為他向宋高宗求官,說他事奉四朝皇帝(宋哲宗、宋徽宗、宋欽宗、宋高宗),絕對的老資歷,希望授與開府儀同三司的權力(也就是能夠自行招募幕僚,成立個人的行政團隊),結果宋高宗第一時間直接否決。由此可見,駙馬身份在官場難有實質的加分。若是真的對未來有遠大抱負,當地方官都比當駙馬還要有發展性。

補充一下,潘正夫後來還是獲授與開府儀同三司,之後擔任少傅,但是少傅依舊只是榮譽頭銜,而從史書並沒有記錄他任官的事蹟來看,他在官場中頂多就算志在參加的氣氛組罷了。
 

戲曲不一定是史實,更像是人心的投射

雖然依託於歷史,但鍘美案的真實元素卻意外地少。陳世美是虛構人物,而狀元駙馬甚至是進士駙馬,在中國歷史上都是少的可憐。史實中的包拯,也沒有剛硬到對皇親國戚開鍘。那為何鍘美案卻是包青天的經典橋段,隨著時代更迭持續推出更新版本?這齣戲到底有什麼魅力?

其實,鍘美案反映了眾多能滿足華人的想像元素。
 
京劇中常見的包公扮相(Source:2024 李寶春精演新老戲/財團法人辜公亮文教基金會)
現在人會說「攀上白富美,人生少奮鬥二十年」,這種魯蛇變贏家的幻想,在陳世美身上得以實現;古代吏治不佳,民眾受到眾多來自官府的壓力(例如唐朝有〈石壕吏〉、〈捕蛇者說〉,反應苛政猛於虎的場景),陳世美藐視王法的行徑,也可能是民眾對執政者不滿的抒發。

困境該如何解決?包青天在戲劇中扮演民眾期待已久的救星,是凌駕在執政者之上的公道,是人民對官員的理想。在想像的世界中,罪惡終將受到制裁,百姓能獲得公正的對待。戲曲情節或許不一定是史實,但情感卻是真實而濃烈;在每一幕場景中,觀眾被吸引同時共情——這虛實交錯的時刻,或許就是戲曲的魅力所在了。
 

財團法人辜公亮文教基金會
《2024 李寶春精演新老戲》

05.31|新編大型京劇史詩《孫臏與龐涓》
06.01|重裝三國文武大戲《渭南之戰》
06.02|新戲林立老戲屹立
《天霸拜山》《林沖夜奔》《鍘美案》

使用《故事》專屬優惠碼 "Story",享八折購票優惠
歡迎加入基金會之友掌握最新消息:https://reurl.cc/L4D7W3
參考資料
  1. 《通典》
  2. 《唐會要》
  3. 《幽閒鼓吹》
  4. 《舊唐書・卷178》
  5. 《宋史・卷464》
  6. 《宋會要輯稿·帝系八》
文章資訊
作者 金老ㄕ
刊登專欄 老ㄕ上課了
刊登日期 2024-05-15

文章分類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