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 「巨大的老鷹站在仙人掌上,它低下頭叼著一條蛇。」墨西哥國旗裡的阿茲特克神諭與民族認同
「巨大的老鷹站在仙人掌上,它低下頭叼著一條蛇。」墨西哥國旗裡的阿茲特克神諭與民族認同

大使十二月(編按:2019 年 12 月)去了一趟墨西哥,體驗了墨西哥豐富的文化樣貌。在臺灣,我們僅能從新聞報導上,得到一點點來自墨西哥的消息;在新聞媒體構築出來的形象中,墨西哥似乎只有毒梟、非法移民、治安敗壞的形象。

但是,經過大使實際走了一遭墨西哥市,我覺得我們也不能只看這些負面報導,墨西哥無論是在古代文化、殖民時期文化、現代化上,都有成果。漫步在墨西哥市的歷史城區,感覺沒有新聞所言的這麼危險,但如果真的走進了小巷或是人少的地方,就需要注意一下。

(這篇將會讓大家體驗大使鬼哭神嚎的拍照技術,前方高能請注意)

延伸閱讀:犯罪集團也能變成犯罪產業的「加盟業主」?──墨西哥毒梟的「企業經營術」
憲法廣場與大教堂(為什麼視覺焦點的照片中央區會出現路人……)

在整個墨西哥市周圍,我們可以看到不少阿茲特克的地名。就連「墨西哥」本身也是一個阿茲特克語。

阿茲特克人說的語言,考古學家稱之為納瓦特語(Nahuatl)。在西班牙征服之前,阿茲特克人自稱自己為墨西加人(Mexica),這個字衍生到今日,就變成了墨西哥(Mexico)這個名字。

從前面這一小段敘述,就可以知道墨西哥人在成立一個民族國家的歷程中,會選擇阿茲特克人作為他們民族的認同。自然而然的,今日的墨西哥國旗也具有阿茲特克的元素:旗子中央的老鷹圖案,就是一個扎扎實實、擺明要給你看的阿茲特克神話。

墨西哥國旗

墨西哥國旗正中央,是一隻老鷹站在仙人掌上,嘴上叼著一條蛇。其實這反映了一則阿茲特克人的起源神話。

墨西哥城的建城神話

傳說中,阿茲特克人一開始並非生活於今日墨西哥市一帶。他們居住在一個稱為阿茲特蘭(Aztlan)的地方。考古學家認為阿茲特蘭應該位於今日墨西哥北部,或是美國鄰近墨西哥一帶。在神話故事中,阿茲特蘭是一個擁有七個洞穴的地方,在納瓦特語叫做 Chicomoztoc。根據傳說,人類便是從七個洞穴走出。阿茲特蘭是一個湖中的小島,這裡充滿了兇猛的野獸與荊棘,是個日子不好過的地方。

根據阿茲特克的文獻記載,大約在十四世紀初,偉大的墨西加守護神 Huitzilopochtli 降下了神諭,墨西加人應該要離開阿茲特蘭,與神一起尋找安身之地。墨西加人駕著小舟,由四位祭司扛著 Hutzilopochtli 的神像,離開了阿茲特蘭。

阿茲特克的古抄本中,呈現了墨西加人離開阿茲特蘭的記載。右側的方框圖案意思是”1 flint”,這既是曆法符號,也是墨西加守護神 Huitzilopochtli 的名字。Source: Wikipedia

漂流的墨西加人遵循著神諭四處流浪,古抄本上的腳掌代表著他們流浪的足跡。最後,他們進入墨西哥谷地。

當時的墨西哥市是一個巨大的湖泊,湖岸周遭有著許多強大的部落,相較起來,墨西加人只是一個弱小的部族。他們一開始住在 Chapultepec(蚱蜢山),這個地方位於今日墨西哥市內,後來成為墨西加哈布斯堡家族王室的皇宮所在;今日,皇宮周圍已經成為開放參觀的公園,皇宮則成為博物館。

公園建築的彩色玻璃,描繪著古代地名的符號(玻璃下方的陰影是……)

在公園內,我們到處可以看到蚱蜢山的符號。在公園建築的這片玻璃上,大使看到古抄本 Chapultepec 的地名符號:蚱蜢的山丘,山丘下流著水。

不過,在墨西加谷地走跳,畢竟要依靠實力。比較強大的 Tepanec 將墨西加人趕走;在經歷了一連串流浪、傭兵的生活後,墨西加人被趕到了湖中的一個小島,這個小島周遭充滿沼澤,分明是沒人想要去的地方。

我想這時候的墨西加人一定非常懷疑人生,很想問問 Huitzilopochtli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果然,Huitzilopochtli 降下了指示。

仙人掌上刁著蛇的老鷹,就是神諭

就在小島上,一隻巨大的老鷹站在仙人掌上,它低下頭叼著一條蛇。

這個景象就是神諭,神向墨西加人說:「墨西加人啊!就是這裡了!」自此,墨西加人在小島上生活,他們在這裡建立起神廟、舉行神聖的新火儀式。這是這趟漫長旅程中,第五次的新火儀式。墨西加人建立了鐵諾支提朗城(Tenochtitlan),意思是仙人掌果實之地──自此展開了他們在墨西哥谷地一百多年的霸業。

我們可以在阿茲特克人的一些雕塑藝術中看到這個神話,例如墨西哥人類學博物館阿茲特克廳有個神廟石雕,背面就有一個模糊、但可供辨認的「老鷹—仙人掌」雕刻。石刻的正面是特諾奇蒂特蘭的大神廟,一旁的文字還寫著 1 Flint,即 Huitzilopochtli 的名字。

老鷹—仙人掌的神話成了阿茲特克版的羅馬母狼傳說,解釋了墨西加人如何建城。在西班人征服之後的古抄本,這類老鷹—仙人掌的圖像也常常出現,例如1529年之後創作完成的門多薩古抄本第一頁就有老鷹—仙人掌的圖像。

阿茲特克人建城與墨西哥人建國

當墨西哥要成為一個民族國家之時,追溯先祖是界定我者與他者的一個重要思想工程,定都於墨西哥市的現代墨西哥,墨西加人建國神話一定是直接又強而有力的思想資源。西元 1821 年,墨西哥第一帝國建國之初,國土包含了今日墨西哥、瓜地馬拉、薩爾瓦多等地。我們都知道瓜地馬拉與薩爾瓦多是馬雅文化的分布地。在墨西哥第一帝國的國土上,同時擁有兩種不同的文化——馬雅與墨西哥中部文化。

Mendoza Codex

如此,要如何選擇呢?當我們要建立一個民族國家之時,我們要選擇哪個光輝的過去呢?從國旗來看,現代墨西哥選擇了阿茲特克。

墨西加建立特諾奇蒂特蘭的神話,更是與近代墨西哥國家的「建立」有著重疊的意義。可能就在這樣的想法下,墨西哥選擇追溯曾經輝煌強大的阿茲特克人作為他們的先祖,建城神話也成為國家的象徵,而被畫在國旗之上。

Source: Wikipedia

從十九世紀到現在,近兩百年來墨西哥也有多次國旗改版。不變的是,在仙人掌上刁著蛇的老鷹,永遠標誌都在旗幟中央展示神諭。

延伸閱讀:身穿金色長袍,披著星光閃閃的藍色披風──跨越種族、接納所有墨西哥人的瓜達露佩聖母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原文為【一月阿茲特克專題】墨西哥國旗有什麼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