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的美術史】展覽側記:少女的「美」和藝術一樣,是多元、豐富且自由的

說到「美少女」,在你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呢?

是青春洋溢、穿著水手服的女學生呢?還是在各大雜誌封面上甜美可人的女模特?又或是在舞台上熱情表演的女偶像呢?

《美少女的美術史》策展人 工藤健志先生 (攝影:北師美術館)

「我喜歡看起來可愛、漂亮的,這就是我本能的出發點,即使每個人對美的想像不同,但希望大家在看完這個展之後,都能回應對美的期待。」《美少女的美術史》策展人工藤健志說起自己辦展的初衷。

《美少女的美術史》透過各個時代、類型的藝術創作,將美寄託在少女身上,引導觀者探討社會對「美」的追求。

許多人認為美少女是現代文化的產物,但事實上,早在日本的江戶時代就已出現這個概念,而日本傳統的浮世繪就常常以「美人畫」為主題,記錄當時他們心中的美少女,若要說那時的版畫是偶像的寫真集其實也不為過。

隨著時代演進以及西方文化的引進,美少女的活動空間從狹小的後院來到了街道上,使她們身份更加多元。她們可以是充滿青春活力的「女學生」,也可以是走出家門工作的「女職員」,更可以是打擊壞蛋的「美少女戰士」,甚至在現今媒體發達的時代,出現了「虛擬少女」而且更加流行。

桜文鳥〈Bunny Rabbit〉200(平成19)藝術家自藏

《美少女的美術史》共有六大展區,分別是:少女的誕生與開展、躍動少女、神祗少女、少女心事、偶像少女、觀用少女。每一個展區看似獨立且沒有關聯,卻能讓觀者邊欣賞邊感受到美少女在日本文化中的脈絡。

當問起策展人工藤先生他最喜歡的是哪一部分?他回答:「我最喜歡的是觀用少女。因為這是因為要被看而存在的形象,所以一定有少女、可愛的特質,這是我身為一個男性觀點觀看的角度。」

不過可先別誤會,工藤先生一說完,就緊接著澄清:「其實我是一個女性主義者」

工藤先生之所以會這麼回答,大概是因為人類的本能:喜歡欣賞可愛、漂亮,所以他也希望來觀展的大家都能欣賞到這些美。

《美少女的美術史》並不是一個傳統的美術展,其中的展品也或多或少會顛覆你的想像,但是這就是藝術的根本,因為藝術即是美,而每個人對美的定義都不同,這也讓每位藝術家能夠自由創作出他們心中的「美」。

(攝影:劉耘桑)

比如說在三樓展場那顆大大的半身頭像,一進來一定會被他吸引。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很怪,但有些人卻覺得很可愛很喜歡,這都是正常的,因為藝術的價值就是多樣、多元,這也是《美少女的美術史》想要傳遞給大家的:美少女的美是豐富的。

說起一樣令人驚奇的,就不得不提金巻芳俊的〈囍‧奇想女孩〉,這是是一尊新娘的雕刻,不管從哪一個角度觀賞都可以,因為頭的設計是 360 度的,兩個表情共用一個鼻子和嘴吧,每一個表情都代表新娘在出嫁時的心情,例如:喜悅、緊張、哭泣、不捨等等。

(攝影:劉耘桑)

我們很難在外面看到這類的作品,因為從傳統的價值觀來看,它似乎有點太獵奇了,不過在《美少女的美術史》裡,什麼都有可能。

又或是松山賢的這件作品,第一次看到時,我想大部分的人都和我一樣,心中充滿疑惑。在一個虛實相間的世界裡,一位少女和一隻等身比例的天牛牽著手,這是現實生活中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松山賢〈生物卡(天牛)〉2010-13(平成22-25) 藝術家自藏

之所以感到疑惑,不只因為這裡出現了一隻大型的天牛,更是因為我們很難把昆蟲與少女聯想在一起,但是回頭想想工藤先生說的:「每個人對美的想像不同,所以藝術才能如此自由多元的創作。」這不就是《美少女的美術史》要傳達給觀眾的嗎?

我們「觀看」美少女,以及「被觀看」的她們,這之間的連結,值得觀者細細思考。總括而言,《美少女的美術史》是一個可以輕鬆品味但有能深入思考的一個展,想知道更多的讀者們,記得在 11 月 24 日之前,到北師美術館參觀這特別的展覽吧!

繼續閱讀:
1.「我幾乎都畫女生,但一次也沒有抱持著只要畫出漂亮女生就好了的心情創作」──女畫家上村松園
2. MIT的少女時代:日治時期臺灣畫家筆下的美少女們
美少女の美術史】 🔶主辦|北師美術館 🔷展覽日期|2019.08.24-2019.11.24(週一休館) 🔶展覽時間|10:00-18:00, 週五、週六延長至21:00 🔷展覽地點|北師美術館(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線上購票| 【博客來】  【Accupass】  【ib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