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墓園為什麼那麼美?原來,這是一場從19世紀才開始的生死觀革命

那是我看過最美的一座花園。

當時我還在德國留學,我萬萬沒想到在我宿舍附近竟然有這種地方──整個空間裡花團錦簇,夕陽穿透密蔭的樹葉,在柔軟的落葉地毯上落下一塊塊光區。平整的草地旁小溪潺潺,河畔上的楊柳幾乎要垂到水面,一直延伸到樹林中央的一座如鏡的小湖。

我一邊聽著艾瑞克.薩提的《吉諾佩蒂》 ,一邊往花園深處走去,一直到最後我來到了一間小小的紅磚教堂。正當我心想這到底是個什麼神奇的秘密花園時,我在教堂後面看到了.....墓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