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外籍勞工沒有被虐待,好像就不值得被關心──專訪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成員陳秀蓮

採訪人:Humans of Taipei

我是三重人,家裡是傳統的深綠家庭,我記得 2000 年阿扁選總統,因為媽媽把我的身份證放在股票公司,害我沒辦法投給阿扁,為此還很生氣。阿扁競選連任時,我們全家一起參加「牽手護臺灣」。後來參加社運,要從聲援楊儒門說起。

_______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