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亞洲人都是怪胎?十九世紀,那些在美國「被展示」的華人
作者: 張純如( Iris Chang)   ▎譯者: 陳榮彬

儘管這世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是中國,但是當淘金熱潮開始時,全美國的華人居民可能還不到五十人。這極少的華人人口由商人、退役水手組成,還有幾個被帶往美國去公開展示的「怪人」。美國人向來迷戀充滿神祕感與異國風情的東方世界,再加上那些「怪人」可說是奇貨可居,也變成了搶手商品。

從現存文件看來,阿芳妹(Afong Moy,音譯)是史上第一個前往美國的華人女性,她在 1834 年來到紐約市,成為某個文化展覽的展出人物。策展人員布置出一個擺滿了中國傢俱與各種中國物件的展出空間,讓年方十六的阿芳妹坐在裡面一張充滿東方風味的花格椅上,身穿絲袍與拖鞋,像奇珍異獸那樣供人欣賞,並且在紐約與布魯克林的一些博物館巡迴展出。參觀民眾看著她用筷子吃東西,一邊用算盤算數一邊唸唸有詞,用她那一雙「小得離譜的」三寸金蓮小碎步走路,看到渾然忘我。

從歷史紀錄看來,阿芳妹(Afong Moy)是史上第一個前往美國的華人女性,於 1834 到 1835 年之間在紐約某博物館成為文化展覽的展出人物。某些最早前往美國的華人都是到美國去參加劇團與馬戲團演出的。(Source:Museum of City of New York)

幾年後,美國馬戲團先驅費尼爾司.泰勒.巴納姆(Phineas T. Barnum)找來第二位華人女性,讓她成為博物館展覽的主秀,才六天就吸引了兩萬人參觀。還有一位「身上有雙關節的中國侏儒秦剛[1]」(Chin Gan,音譯)也來到美國供民眾欣賞。不過,在這類被展出的奇特人士裡面,最成功的莫過於那一對分別名叫「恩」與「昌」,後來改姓邦克的暹羅雙胞胎(Chang and Eng Bunker):他們是只有一顆肝臟、兩人軀體以皮肉和一條五吋長韌帶連接在一起的連體嬰。

儘管邦克雙胞胎因為畸形身體而聲名大噪,並且讓「亞洲人都是怪胎」的印象深植美國人心,但如今我們也該佩服這對兄弟檔非常有生意頭腦,也擅於自我推銷,而且也許更重要的是,他們有能力讓社會大眾接受他們。

這對兄弟的生平簡直就像霍瑞修.愛爾傑(Horatio Alger)的少年勵志小說。

1811 年,他們在暹羅(即今天的泰國)出生,父親是個貧窮華裔漁夫,因為外表讓同胞感到極度厭惡不安,政府甚至曾考慮處死他們。後來一位英國商人發現雙胞胎,說服家人讓他們從 1829 年開始巡迴世界供人欣賞,每個月領固定薪水。後來這合約在兩人二十一歲生日當天到期,他們便開始自己當起了老闆。接下來的七年內,他們靠巡迴歐美展出而發了財,並且開始與歐洲貴族及西方的上流社會人士往來。

雙胞胎在 1839 年造訪並愛上了北卡羅萊納州小鎮威爾克斯城(Wilkesboro),決定退出娛樂界,到那裡定居。他們徹底融入美國南方的社會文化,除了經營自己的莊園,手下還有三十三個黑奴,躋身威爾克斯郡富商之列。儘管根據一部在 1790 年通過的法案,只有白人才能夠歸化為美國公民,但雙胞胎還是設法取得美國公民的身分,為了對某位姓邦克的朋友表示敬意,他們還特地把自己的姓氏改成邦克。邦克兄弟還娶了當地兩位白人婦女,總共生了二十一個小孩。(南北戰爭時,他倆分別有一個年紀最大的兒子在成年後即刻加入了南軍的部隊。)

最早前往美國的某些華人甚至變成了名人,其中包括這一對分別名為「昌」與「恩」,後來改姓邦克的暹羅雙胞胎(Chang and Eng Bunker)。他們巡迴全世界演出,以「暹羅雙胞胎」為名聞名全世界,多年後回美國南方退休定居,甚至取得公民權,並且各自娶了一位白人女子,以莊園主人的身分度過餘生。後來美國南北戰爭爆發,他們各有一個兒子為投效南軍。(Source:Hulton Archive)

或許美國人也不怎麼喜歡,只是容忍著邦克兄弟,不過他們也受到自己在國際間的名氣與大量財富的保護。他們的鄰居似乎把他們當成朋友,認為他們對社會有所貢獻。畢竟他們只有兩個人,對於既有的體制與生活方式不會造成威脅──如果是一群華人移民,情況就不同了。而且,因為他們蓄奴,更讓其他莊園主人覺得他們和自己有相同的看法與思想。要是他倆在十九世紀美國不幸成為悲慘的工廠工人或者小農場主人,那些靠別人辛苦幹活才得以優渥度日的莊園主人也許就不會對他們如此客氣了。

這就是在美國出現的第一波華人移民潮。當時,華人的存在並未引發太多種族問題的爭論,這可能是因為他們的人數實在太少,還不足以引發恐懼與猜疑。但再過不久就會有許多華人來了。


[1] 所謂雙關節是指可以隨意把手指、手腳往前或往後折的特殊身體構造。

《美國華人史》是一個離散飄泊、橫跨一百五十年的史詩故事。每個年代都有許多華人離開故鄉,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來到異國,有的前往美國落地生根。 這是一本交織了政治、社會、經濟與文化的史書,作者並將許多個人故事安插在敘事中,而她的觀點往往讓人有醍醐灌頂之感,讓人了解「美國華人」這個族裔身分有何涵義,並擴大了「美國人」的定義,也打破了長久以來對於美國華人的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