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第六號:一場甜蜜的災難──波士頓糖漿大爆炸

各位週六好!我是每日一冷主編 #傻摺疊,冷知識週刊進入第六期,不知道各位讀者還喜歡我們的週刊嗎??如果是咱們每日一冷粉絲頁的忠實讀者,一定都知道主編非常熱愛寫有關食物的冷知識,像是創刊號的可爾必思(←由此去)這類的神祕冷知識。

不例外的,今天的冷知識週刊要說個甜蜜的恐怖故事。

讓我們一起回到 1919年,冬天。
(請準確降落在美國而不是日本阿,三島海雲也在這年發明可爾必思

美國麻薩諸塞州的波士頓,在這座美麗城市北邊靠海的地方,有個叫 North End 的小社區,原本人們平靜地過著一天又一天的生活;在這段時期,因為美國國內興起禁酒運動的緣故,甚至連國會都批准了禁酒令,不准私釀或買賣酒,雖然生活中有些不方便,但大部分的人或多或少私底下都會偷釀一些酒來飲用,反正只要不被發現就好。

禁酒查緝人員正在銷毀私釀酒
禁酒查緝人員正在銷毀私釀酒(圖片來源

而這 1919 年,正巧也是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不久,各國都需要大量的乙醇(酒精)來製造火藥,但在禁酒令頒發後,檯面上的酒便不那麼容易取得,那麼,酒精到底要從何取得呢?

當時,美國工業酒精公司(United States Industrial Alcohol Company)便抓住了這樣的商機,收購了在波士頓一間名為純淨蒸餾 (Purity Distillation Company) 靠蒸餾來取得乙醇的公司,希望能透過人人都愛吃的糖蜜發酵後再取得大量的乙醇,進而出口各國賺取利潤。

為了出口方便,公司便將儲糖槽和管線設立在 North End 社區北邊靠近港口不遠處,儲糖槽和當地居民原本都相安無事的生活著;而且其中一個儲糖槽(直徑約 27 公尺、高約 15 公尺)因為底部有些微的破損,當地居民有時甚至會偷偷去接糖漿回家享用。

「只吃一點點而已嘛,應該沒關係吧?反正這些最後都要運去做成酒精,好浪費喔。」

很多人拿著水桶一邊接著糖漿,一邊抬頭望著高大的儲糖槽這樣想著。

儲糖槽
示意圖(注意:並非文中所提之儲糖槽) 圖片來源

1919 年 1 月 15 日這天,和前幾天冷風刺骨凍到攝氏零下的天氣不同,早上出了個大太陽,氣溫甚至破了往年的高溫(約 4 °C),雖然氣溫不太尋常,但住戶也都不以為意,照樣出門上班上學,直到中午十二點左右……突然一聲直達天際的轟然巨響炸開來。

這座居民習以為常的儲糖槽就這樣在中午時分炸開來,將近 870 萬公升滿滿的糖漿就這樣傾巢而出,隨著儲糖槽的碎片、鉚釘飛散開來;由於是午休時刻,很多人正在小睡,或在大街上散步,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將近七公尺高的蜜浪瞬間捲入動彈不得。

在糖浪肆虐的過程中,有許多人車被捲入海中,約有 150 人受傷,21 人死亡,死因大多是溺斃於糖蜜之中或是被糖蜜壓在底下窒息而死;更有數不清的馬匹與貓狗同時也死於糖浪形成的糖嘯中。

糖嘯肆虐過後的波士頓街頭。圖片來源:http://mentalfloss.com/article/27366/bostons-great-molasses-flood-1919
糖嘯肆虐過後的波士頓街頭。(圖片來源

災後的重建耗時費力,約莫花了半年的時間,糖蜜才從波士頓的街道上完全移除,事後調查整起事故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儲糖槽中裝填了過多的糖蜜,從居民的證言也可得知,這座巨大的儲糖槽原本就不太牢靠,加上當天氣溫突然轉高,發酵的二氧化碳快速累積,最終把整個儲糖槽撐爆,才導致了這場悲劇。

原本美國工業酒精公司試圖將這場災難嫁禍給當時左傾無政府主義者的陰謀,但在罪證確鑿下,他們也無法辯駁,只得賠償居民約莫 60 萬美元的鉅款,最終也因此倒閉。

在儲糖槽的原址,今天已是一座公園,但是在公園其中一道牆底下,可以看見紀念這次糖蜜災難的解說牌,默默地記錄下一百年前的這場甜蜜的災難。

而這場災難至今,也成了波士頓地區的一則都市傳說,傳說到了夏天炎熱的時候,街道上就會傳來當初那日濃濃的糖蜜香……。

冷知識週刊,我們下周見!

資料來源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