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前一名死而復生的奇男子,轉行為暢聊陰間的名嘴
阿丹佇立在墳上,許久許久。他看著週遭的景色,田園,房屋、炊煙,狗兒在小徑上嬉戲奔跑,但一切是如此安靜,像默片播放的畫面。這時阿丹才回過神發現,他聽不見,也開不了口,他像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夢裡去了一趟陰曹地府,那兒有許多吃著祭品的鬼魂,他們雖然餓,卻又有那麼一點點挑剔,那麼一點點堅持,就在阿丹感到迷惑之時,司命官忽地扯住了他的手臂,將他使勁地拉,要拉向何方呢?他也不知道……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甘肅放馬灘出土的秦簡

這是一段神奇的故事,來自戰國時代的秦國竹簡。1986 年,甘肅省考古研究所在天水縣放馬灘發現了 100 多座的秦漢墓葬群,並對其中 13 座秦國墓地和 1 處漢墓進行考古挖掘,最後出土了 400 多件文物,包括戰國秦朝的木板地圖、竹簡和西漢初期的紙繪地圖等等。

在這批珍貴文物中,以第一號秦墓出土的 460 支竹簡的年代最早,也最為完整。根據內容,可將這批竹簡分成兩大類,分別是《日書》和《墓主記》,而神奇阿丹的故事,正是來自《墓主記》。

《墓主記》(Source: 何雙全,〈天水放馬灘秦簡綜述〉,《文物》1989:2)

顧名思義,一般《墓主記》的內容,不外乎就是記述一個人從小怎樣聰明孝順,長大當了什麼官,又做了哪些好事,最後如何離開了世間,讓大家感到不捨吧?若是這樣想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放馬灘秦簡的《墓主記》偏偏就是如此顛覆傳統,超越想像。它不但完全沒提到墓主一生的經歷,反而記錄了一段令人費解的「死而復生」事件,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延伸閱讀:秦朝的鬼長什麼模樣?

死而復生的神奇阿丹

關於這起事件的具體年代,有很多不同的說法。不過就像小說一樣,它很有可能只是常見的「很久很久以前……」,所以我們只需知道大約是秦始皇一統天下前後的時代即可。

據說,大梁有個男人名叫「丹」,他在某年某月的某天刺傷鄉里之人,然後就自刎了。他的屍體在市街曝曬三日後,被葬在南門外的郊野,沒想到三年過後,那個名叫「丹」的男人居然死而復生了!

阿丹之所以死而復生,並不是因為他天賦異稟,而是因為他有一個好老闆。神奇阿丹是大梁名將犀武的門客,而犀武手下正好有一名懂通靈占卜的門客。門客發現阿丹的死期未到,於是犀武出面,向負責掌管人間壽命的司命官公孫強提出「阿丹死期申覆案」。經過覆核,發現阿丹果真死期未到,便由白狐把阿丹從墓穴裡挖出來。

阿丹出土(!)後,在墳頭上站了三天三夜,絲毫不動,後來司命官公孫強帶著他朝趙國北方的柏丘前進。死而復生的阿丹,剛開始無法說話,也聽不見聲音,更不能進食,直到第四年才聽得到雞鳴狗吠,也可以開始吃人類的食物。直到此刻,阿丹的復生之旅才算完成,而他的長相也不同於以往,喉頭上多了一道淺淺的疤痕,毛髮很稀疏,面色黝黑,四肢頗為僵硬。

自阿丹從地獄爬回來後,就成了人世間的說書人,喜歡與大眾分享異次元空間的神祕經驗。像是他說:「各位知道嗎?死人跟鬼是不一樣的,死人界不太追求要穿很多衣服,他們最喜歡用高級茅草包裹祭品或隨葬品了,看起來很是高大上。可是鬼對祭品或隨葬品就不那麼在乎啦,它們喜歡別的東西。」

鬼魂吃祭品示意圖(Source: 《魔法阿嬤》劇照)

不但如此,阿丹還很熱心地分享有效的祭祀大法,他說:「拜拜時千萬不要亂哭,你哭了,那可是連鬼都要嚇跑的。還有,如果你們在拜拜結束後直接把祭品收回去,立刻吃完,那鬼就一輩子不爽再吃你的祭品了。」最後阿丹先生還提醒民眾:「祭祀時一定要乖乖打掃,不要隨便潑一潑水就敷衍了事,也別拿那些湯湯水水的食物當祭品,那種東西連鬼都不想吃唷!」

延伸閱讀:【爆料商周】別讓祖先不開心:甲骨文告訴你,關於中國古代祭祀的權力遊戲

故事寫到這裡就沒有後續了,但我們似乎可以想像,阿丹想必靠著這段不尋常的經驗,愉快地過完他的後半生。然而,這個故事實在太離奇了,它真的是墓主的親身經歷嗎?先秦時代,死而復生真的存在嗎?

阿丹的故事是真有其事還是鄉野傳說?

事實上,這篇故事到底能不能稱為《墓主記》,學者有很多不同看法。畢竟名為《墓主記》,很容易讓讀者以為阿丹就是墓主本人,但我們誰也不知道墓主是不是阿丹?正因如此,有的學者開始選用一些比較保守的名稱,像「志怪故事」、「祠鬼」、「丹」或「丹記」等等。不論如何,這些都是反映學界對這篇文章屬性的見解,究竟它是真實的歷史還是虛構的故事呢?

有意思的是,2012 年北京大學入藏了一批戰國時期秦國竹簡,其中有一枚木牘,長約 23 公分,寬 4.7 公分,內有 165 字,內容正巧也是講述死而復生之事,所以被命名為〈泰原有死者〉。

這枚竹簡上說,泰原這個地方有人死而復生,後來被帶去咸陽,也成為了一位來自地獄的說書人,分享一些埋葬、祭祀死者的注意事項。兩篇文章的形式大同小異,差別只在〈泰原有死者〉的注意事項講得更詳細,不僅提到陰曹地府會以黃色豆芽代替黃金,黍粟代表銅錢,白茅代表絲綢,更談到未婚女性死後三年,可以改嫁給另一名男性死者的神奇冥婚傳統。

〈泰原有死者〉的出土,看似為我們如何理解阿丹帶來了新的可能,但也伴隨更多疑惑。像是兩篇文章內容很相似,這到底是代表先秦的死而復生之事並不罕見,還是它是某種「文學創作」呢?

如果是文學創作,為何會有這種類型的故事在民間流傳呢?創作者的用意又是什麼?更進一步思考,兩篇文章都是談論古代喪葬習俗的主題,而這類內容在史書或文學作品中都可以看到,它有沒有可能是文學史常談的「志怪小說」先聲呢?     這些問題我們暫時沒有答案。

但無論如何,神奇阿丹和〈泰原有死者〉都記錄下先秦時代一個很有趣的樣貌,也許,在記錄者的心中,他真心相信著這件事曾經發生,真心相信人死是有可能復生的。那麼拽懷著這份真心的紀錄,究竟是歷史還是文學創作,似乎也就沒那麼重要了。

延伸閱讀:讓我們來下地獄之三:陰間官府的潛規則
首圖來源:Georgie Pauwels / CC BY-ND 2.0

參考資料

  1. 李學勤:〈放馬灘秦簡中的志怪故事〉,《簡帛佚籍與學術史》(江西:江西教育出版社,2001 年)。
  2. 李零:〈北大秦牘〈泰原有死者〉簡介〉,《文物》2012 年第 6 期,頁 81-84。
  3. 黃傑:〈放馬灘秦簡〈丹〉篇及北大秦牘〈泰原有死者〉研究〉,《人文論叢》2013 年卷,頁 433-458。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