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盜版而生的設計獎──日本GOOD DESIGN AWARD設計獎

與德國紅點、iF 設計獎齊名的國際設計獎 GOOD DESIGN AWARD,是設計人皆關注的設計獎項。自 1957 年成立以來,每年評審團隊從來自世界各地數千件作品中發掘、表彰創新且有益於社會的作品。由設計大師龜倉雄策設計的「G Mark」標誌更早已深植在一般大眾的印象中。

由日本平面設計大師龜倉雄策設計的標誌(GOOD DESIGN AWARD提供)

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作為這個設計大國的重要象徵,讓人意外地,它的誕生其實跟「盜版」有著直接的關係!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急欲重振經濟的日本製造業開始大量參考歐美設計。從交通工具、家電用品,包含品牌識別甚至直接模仿,日本也因為出口產品的盜用問題受到國際的抨擊與質疑。

為了鼓勵原創設計,日本通商產業省(現改組為經濟通產省)參考英國為促進貿易而設置的產品推廣政策,成立專門組織,聘請建築大師坂倉准三主導,廣納日本當代設計師,共同制定「GOOD DESIGN 商品選定」制度,在「設計」這個概念尚未普及到一般大眾的狀態下,拉開了 GOOD DESIGN AWARD 的序幕。

2019年GOOD DESIGN AWARD大獎,由FUJIFILM改良傳統底片顯影技術,應用的「結核病快速診斷盒」拿下獎項。(GOOD DESIGN AWARD提供)

獎項的設置或許難以扭轉產業的習慣,卻能讓原創的設計獲得更多關注。也是在同一時間,日本企業開始增設設計相關部門,在這樣的背景之下,Good Design Award 設計獎漸漸獲得業界支持,從 1960 年代末期開始,參賽投件的數量開始成長。得獎作品更被視為「高品質商品」的象徵。

超過10年以上的設計,Good Design Award增設「Long Life」獎,表揚這些經典作品。1951年推出至今的「廣播體操」在今年獲得這項殊榮。(GOOD DESIGN AWARD提供)

歷經 1964 年東京奧運、1970 年的大阪世博會,國際間對日本的注目也從經濟轉向社會發展性的觀察。隨著人民生活水準提升,日本從過去的大量製造轉向設計創新,好比 SONY 研發隨身聽(Walkman)、Honda 推出 City 車款,讓日本原創在世界打響名號,Good Design Award 也獲得國際重視。

然而,面臨泡沫經濟與大型災難等挑戰,設計師開始思考設計能為人類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在作品中注入「環保」、「通用」和「永續」等觀點,帶動 Good Design Award 改變評選初衷,轉向「發現好的設計,將之傳達給社會」的理念,並且擴大既有範疇,包含建築、軟體、服務等設計內容,都囊括進評選之中。

近 10 年,臺灣設計在 Good Design Award 屢獲佳績,Gogoro 設計的電動車更從數千件作品中脫穎而出,拿下只有 19 個名額的金獎,包含產品、空間、展演到服務,都能看見臺灣的設計名列其中。「創意」更是日本人最常用來形容臺灣作品的關鍵字。

由臺灣品牌Gogoro設計的電動車,在前年拿下了僅有19個名額的金獎。
(GOOD DESIGN AWARD提供)

作為一個設計獎,Good Design Award 第一手觀察到設計師如何「發現」、企業或品牌如何與大眾「共享」、並且對未來「創造」更多想像。發現好設計同時,它更將觸角延伸至東南亞,協助建置當地的設計獎項,讓設計力在各地萌芽。

或許世界少了「設計」,我們還是照樣吃飯、照樣過日子,但這個世界會少一點優雅與舒適,少了讓社會進步的可能,也少了振奮人心的文化散播能量,或許生活中的好設計,單純就是觸動你對未來抱有期待的理由而已!

繼續閱讀:〈東京印刷博物館:不只傳遞印刷技術,更記載人類「美」的歷史
出處:本文原刊於《秋刀魚》第 26 期特集主題〈設計的準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