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記得的事──「Hi海!船來了」專題導言
作者:胡芷嫣(故事StoryStudio 網站主編)

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曾說,「那到陸地開始生活的動物,身體裡還帶著一部分的大海。」(”The animal that took up land life carried a part of the sea in their bodies.”)

這句話從海洋生物學家口中說出來,不僅僅是象徵意義而已。

一如這座藍色星球海洋覆蓋的比例,我們人類的身體有70%是水。我們體內流的鮮血,和海水一樣是鹹的;而且(如果這還不夠說服你),其中鈣、鉀、鈉元素的比例,和海水幾乎同樣。

我們每個人的身體裡,真的都有一小片海存在。海洋流過我們的身體,連結起地球上的陸地,連結起人群,連結起永恆的時間。

從科學的角度,那是幾宙(eon)以來覆蓋地球的「世界洋(World Ocean)」;從神話的角度,那是人類世界的海洋之神歐開諾斯(Oceanus)。但是,請讓渺小的、光陰短暫的我,身在這座島嶼上的我,這麼說好了──

數百萬年前,今日宜蘭東部外海板塊碰撞,逐漸擠壓出這座島嶼時,從那時開始,大海,便永無止盡地拍打著這座島嶼的岸。每一次拱起接近、在岸上瞬間拍碎成千萬朵浪花的片刻,大海都記得。

海拍打著岸。當傳說中的祖先在大洪水中來到這座島嶼,某一些人定居,而某一些人划著竹帆船,靠著季風與黑夜中的星辰,繼續奮力往前航行,到菲律賓、大溪地、夏威夷、⋯⋯。

海拍打著岸。浪花裡寫著不同船隻呼喚這座島嶼的不同名字。來自世界各地的水手與海盜,駕著帆船,縱橫海域,在這座島嶼上發生短暫而美好的交會,也在附近死去。

海拍打著岸。那個在海邊出生小名福松的孩子,長大後領軍乘船登陸鹿耳門,和這座島嶼上的荷蘭人展開九個月,潮濕的圍城戰。

海拍打著岸。當金小姐被風吹亂了頭髮,在安平港泣訴遠方的負心人,一船船樟腦茶糖,從這座島登船,航向全世界。

海拍打著岸,還伴隨著數十萬噸的巨船從造船廠內慢慢現身,港邊眾人響徹雲霄的一波波歡呼聲。

海拍打著岸。而且大海都記得。

⋯⋯數千年來,環繞這座島嶼的大海,以最有恆心,最寬容,最溫柔也最冷漠的方式,持續不變地拍打著同一片海岸,直到現在。

對,就是現在。

你聽見了嗎。

一月關鍵字「Hi 海!船來了」,故事StoryStudio要告訴你,這片大海記得的事。

一月關鍵字:Hi 海!船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