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馬秘事一】詩人荷馬是否真有其人?

在希臘、羅馬文人筆下,那個是一個神話和歷史互相糾纏,難分難捨的時代;那個是一個英雄輩出,諸神盤據的世界。

在漫談《荷馬史詩》中的歷史背景系列文章中,筆者將會帶大家穿越時空,回到古地中海的世界,一個比古羅馬更遙遠的過去,一個屬於西方上古史的年代:那時羅馬尚未建城,哲者賢士辯論的聲音仍尚未充斥雅典學院的大理石立柱迴廊。

作為一個序曲,我們就以眾希臘詩人當中最廣為傳訟的荷馬(Homer),以及傳統上劃歸為荷馬所著的兩部盪氣迴腸的荷馬史詩(Homeric Epic)伊利亞德(Iliad)和奧德賽(Odyssey)開始。

史詩的起點

傳說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很遙遠的地方,發生過由一頂綠帽引發的世界大戰……相信大家應該都聽過「木馬屠城記」的故事,「木馬屠城記」故事背景,就是傳訟至今的特洛伊戰爭(Trojan War)。

特洛伊是一個位於愛琴海東岸的繁盛港口城市,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Paris)愛上了斯巴達的王后海倫(Helen of Troy),甚至擄走了海倫,這個行動引發希臘諸部聯軍聲討特洛伊,導至長達十年的特洛伊圍城戰(siege of Troy)爆發。希臘聯軍動員了1,186艘戰船,估計超過十萬總兵力圍攻特洛伊,但十年過去了,希臘聯軍只能做到劫掠特洛伊週邊土地,搶去金銀財寶和美女,卻對城高牆厚的特洛伊城無計可施。

18-19 世紀法國畫家 Jacques-Louis David(1788)所作之《帕里斯與海倫之戀》(Source: wikipedia)

到最後,希臘聯軍將領之一奥德修斯(Odysseus)想出一絕妙之計:造一隻巨大的空心木馬,將精銳士兵藏於木馬腹內,然後佯裝撤退。結果特洛伊人自以為取得最後勝利,歡歡喜喜帶著木馬作戰利品入城。

關於木馬之計和特洛伊之陷落,在荷馬的另一部史詩《奧德賽》和公元前一世紀的羅馬詩人維吉爾(Virgil)所作之《埃涅阿斯紀》(Aeneid)著墨較多。值得留意的是,《伊利亞德》、《奧德賽》、《埃涅阿斯紀》都是屬於荷馬六步格(Dactylic hexameter)格式的史詩作品。

Troy (and a trojan horse)

盲眼詩人荷馬

《荷馬史詩》是西方歷史上其中一部歷史最悠久,文化影響力最深遠,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部文學作品。然而《荷馬史詩》作者荷馬(Homer)的真實身份,多個世紀以來一直令人置身五里霧中,完全沒有頭緒。

在古典時代,希臘人普遍相信《荷馬史詩》的記載是歷史事實,亦都普遍接受荷馬此人的存在,只有少量質疑的聲音。古希臘歷史之父希羅多德(Herodotus)在他的著作《歷史》當中,認為荷馬是在他之前約 400 年的人,也就是大約公元前 850 年左右之人。亞里斯多德(Aristotle)認為荷馬活於特洛伊戰爭後 140 年,按此推斷,即特洛伊戰爭發生於公元前約 1,000 年。但即使是在古典世界,荷馬的年代仍然眾說紛紜,沒有一定的共識。

關於荷馬的生平記載眾說紛紜,有些甚至互相矛盾,但大多都離不開基本這幾點:盲眼(古希臘人相信盲人的心靈比正常人更澄明清澈),出生在亞細亞(Asia)的愛奧尼亞(Ionia),即今日土耳其西部的愛琴海岸地區。

荷馬本人是否真實存在這點,也在古典時代並無遭受太大的挑戰。據《亞歷山大遠征記》(Ανάβασις Αλεξάνδρου, Anabasis Alexandri)所述,公元前四世紀的馬其頓征服者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橫過達達尼海峽後,就曾經親臨特洛伊遺址,造訪雅典娜的神殿及阿基里斯的陵墓(Book I, Chapter XI-XII)。但到了崇尚理性和質疑一切的十八、九世紀,不論詩人荷馬的存在,以及特洛伊戰爭曾否發生的問題,在學術界皆遭到挑戰、質疑、甚至否定。

羅馬時代荷馬大理石像,法國羅浮宮館藏

質疑者認為荷馬史詩純屬虛構,其中一個原因是考古證據缺乏,另外一個原因是荷馬史詩內容存在不合理之處,希臘聯軍是否有能力動員千艘戰艦、十萬兵力,並進行長達十年的圍城戰?如果連極盛時期的羅馬帝國,以及十八世紀的歐洲強權亦難以在一次戰役中動員十餘萬正規軍,以公元前 1,000 年左右的動員能力,荷馬筆下的希臘軍力就顯得相當可疑。

最重要的是──特洛伊的遺址從未被發現。所以當時最極端的意見是:不止荷馬不存在,特洛伊戰爭沒有發生過,就連特洛伊這個古城都是子虛烏有。

位於今日土耳其西岸的古典愛奧尼亞 (Classical Ionia) 地區

那麼到底荷馬是否真有其人?《荷馬史詩》到底是怎樣寫成?特洛伊城是否存在?特洛伊戰爭曾否發生?如果特洛伊戰爭真實曾經發生,那麼《荷馬史詩》當中所記載的,到底又有幾分真、幾分假?

以上一連串的問題非常複雜;研究樓上每個問號,都足夠各出一本學術專著。而事實上,有很多問題歷史學家即使已經研究了數百年的光陰,但到今時今日仍然未有百分之百肯定的答案。

但近一個世紀考古學上的發現,為很多本以為將永遠石沉大海的歷史懸案提供了一扇窗口、一個新的觀點與角度。首先,我們就從傳奇詩人「荷馬」的存在以及《荷馬史詩》如何、及何時成書開始。

The death of Hector(Source: wikipedia)

到底有多少個荷馬?

古希臘人相信,兩部《荷馬史詩》均是由荷馬所著,而荷馬則是一位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但當仔細分析荷馬史詩內容,很容易會發現《荷馬史詩》並非一氣呵成。史詩當中經常出現屬於不同時代的物品。有時候會出現青銅武器,有時候又會出現鐵製武器,顯示不同部分成書年代根本不一致。

除此之外,對行文結構的分析亦指向相同的結論──荷馬史詩內容的創作並非出自一人之手。直到現在,歷史學界的主流意見幾乎一致,特洛伊戰爭的故事最早成形離不開口傳文學。在史詩以文學巨著的形態記錄成書之前,詩中的故事就經過一代代的遊吟詩人傳訟,經過數個世紀的時間慢慢塑造成我們所熟悉的模樣。

當然,荷馬史詩的內容並非一氣呵成的事實,並沒有撲滅史學家尋找荷馬的熱情。雖然故事內容並非一人所作,而是如鐘乳石般經年累月慢慢積累而成,但荷馬史詩的一個重要蛻變,即是由口傳故事被人用筆記錄成書,成為史詩文學的過程,仍然有可能由一人搜集、編彙而成。

那麼,荷馬是否有可能是一位生活在希臘早期的識字詩人?圍繞這個可能性,學者提出不同的理論。荷馬有可能本身就是其中一位熟悉特洛伊戰爭傳說的遊吟詩人,又或是與之同時他是同時代少數識字的希臘人之一,於是他決定搜集流傳於希臘,關於特洛伊戰爭的口傳傳統,將這些故事整理、編輯,彙集成我們所熟悉的《伊利亞德》、《奧德賽》。

另一個可能性,是荷馬將口傳文學向一位文書官背誦,而文書官(scribe)則將內容記錄成書。當然,史詩成書的過程亦有可能是由一連串的「荷馬」,即有部分讀寫能力的遊吟詩人接力編輯而成。

在兩個理論當中,《伊利亞德》第九卷書所出現,關於雙數(dual)及複數(plural)的用法錯誤而沒有被糾正的事實,顯示不能夠排除文書官參與默寫的可能性。因為文書官忠於「荷馬」將故事默寫成書,因此將未及更正的文法錯誤一併視為作者創作的一部分抄錄下來。如果是作為遊吟詩人的「荷馬」抄寫,他應該能輕易發現並修正錯誤。

到底哪個理論才反映《荷馬史詩》成書的真實歷史?到底有多少個「荷馬」參與史詩成書的歷史任務?我們只能夠作出猜測。

如前文所述,古典時代的學者大多相信荷馬是公元前九世紀的人。不過近代考古學的發現,使我們知道《荷馬史詩》在這個年代成書的可能性極微。因為公元前九世紀正處於考古學家所稱的「希臘黑暗時代」(Greek Dark Ages,約公元前十二世紀至公元前九世紀)的年代,這個年代的希臘人不識字,更談不上創作長篇的史詩文學。在「希臘黑暗時代」之前的青銅器時代,文明崩壞,古老的希臘語線性文字 B (Linear B)失傳,而從腓尼基字母演變而成的希臘字母尚未引入,公元前九世紀就是這樣一個尷尬的年代。

來自邁錫尼的 Linear B

要追溯《荷馬史詩》何時成書,我們必須倚賴文物所提供的證據來為成書年份設上下限值。從陶器上出現的早期希臘文,我們知道腓尼基字母形成希臘字母大約發生在公元前八世紀中晚期。由於《荷馬史詩》成書不可能早於用作記錄的文字出現,按照此邏輯《荷馬史詩》最早只能在公元前八世紀成書,比希羅多德所估計的晚一個世紀左右。

另外,考古學家發現大約公元前 670 年的重要文物──米可諾斯陶瓶及瓶上的特洛伊木馬圖案,顯示大約七世紀初葉時,《荷馬史詩》的經典故事木馬屠城之計已經廣為傳訟。考慮到年代的上下限值:上限(最早)前八世紀中期,下限(最遲)前7世紀早期,目前歷史學界普遍相信史詩成書於前8世紀末(公元前 700 年)前後。

不過,假若我們接受《荷馬史詩》成書於公元前 700 年前後,這就造成另一個問題。因為若我們假設古典時代希臘學者關於荷馬和特洛伊戰爭年代差距的推測正確,那麼特洛伊戰爭發生的年代,就會被推遲到公元前九世紀前後。根據考古所得出的結論,公元前9世紀的希臘聚居點相當寒酸,沒有輝煌、富裕,由高而厚的城牆圍繞的大城市,如荷馬詩中街道寬敞筆直的邁錫尼。

而這也是經濟和藝術相對落後,缺乏國際貿易的時代,跟「荷馬」筆下強權林立的世界可謂南轅北轍。這只有兩個可能性:《荷馬史詩》的世界,根本不存在於公元前十至九世紀,而是在更遙遠的過去,另一個可能性是史詩內容純屬杜撰,歷史上根本不存在這樣一個希臘諸邦、特洛伊等強權林立,英雄輩出的世界。

關於特洛伊戰爭曾否發生的問題,以及特洛伊戰爭的背景年代,就容我留待下集再深入探討。(待續)

延伸閱讀:雅典引以為傲的民主即將毀於自己姪子手中,創立制度的梭倫該如何挽救一切?
原文刊登於:漫談《荷馬史詩》中的歷史背景 (1)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