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極權,我們都是柏林人──「柏林圍牆」被推倒的那一夜
作者:Chien-Te Wu Camillus

作為自由公民,我以 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感到自豪!

甘迺迪,1963

故事的場景,拉回到 31 年前,此刻是西元 1989 年的 11 月 9 日,隨著五個月前遠東爆發社會主義政府血腥鎮壓異議者事件的影響,作為「共產鐵幕」陣營的盟友,以蘇聯為首,乃至於波蘭、東德、匈牙利等國,均面臨著大眾要求執政者盡快推動民主改革的聲浪,更逼近誓言流血以渴慕自由的臨界點了!長期以來國營媒體的不斷洗腦,官員振振有辭的威嚇與謊言,現早已崩解成沙,就算是坦克車或秘密警察的動員與集結,也無法壓制民心思變的追求與堅持。

就在蘇聯慘澹歡度國慶日的兩天以後,於此等詭譎情勢中,身為接近民主西歐最前線的東德(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在看到了同樣由共黨掌權的匈牙利率先開放封閉長達 44 年的邊境,讓他們的人民以及東德的百姓可以取道進入奧地利,甚至是聯邦德國(西德)境內後,黨政高層緊急召開了應變會議,決定逐步放寬東德人原先受限的旅遊自由。也就是東德政權將有計畫地慢慢開放冷戰時期最著名的實體隔閡與建築標誌──「柏林圍牆」(Berliner Mauer),讓東德人往後可以用著比較不受限和便捷的方式,來到昔日的手足之地,因二戰被列強劃開的西柏林市──屬於赤色大陸上的「民主飛地」、「自由世界的櫥窗」(Schaufenster der freien Welt)。

戈巴契夫先生,打開這扇門。戈巴契夫先生,推開這堵牆!(Mr. Gorbachev, open this gate. 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

美國雷根總統於西元1987年6月造訪西柏林市時的演說。
1987,雷根總統訪問西柏林

東德蘇維埃主席團高層初步的決議,打算要在 11 月 10 日的時候先宣布「除柏林圍牆以外的東德國境出入點放寬出入境簽證取得之限制」,然後視後續情況與西方國家做出的反應,再另外找個機會公布「最後」開放柏林圍牆管制點的日期。畢竟這是共產與民主歷史性的分水嶺,亦是兩個極端世界的境線,不可輕言放棄。

結果,神啊,你不得不承認神真的存在吧?就在 11 月 9 日當晚 7 點整所召開的東德對外國際記者會上,萬萬沒想到,未親自參與主席團會議的東德中央政治局委員兼發言人沙伯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1929-2015),竟然在現場直播的場合當中,完全誤解了高層所下達的指示,直接脫口說出:

從即刻開始,我們東德政府將取消所有的入出境限制以及所有管制點!

Oh, mein Gott!電視機或收音機前聽到消息的東德民眾,還有現場聚集的各國記者,加上一票西方政治觀察家們,簡直是個個目瞪口呆,有的還半信半疑,東德怎麼可能「馬上 + 無條件取消」呢?主席團是全體吃了迷幻蘑菇?

透過多個媒體的再三追問,沙伯夫斯基,呃,可能被聖靈感動(阿們!),再度的誤解上意,又一次宣布,真的要即刻開放。

據我所知⋯⋯立即生效,毫不拖延⋯⋯允許通過民主德國與聯邦德國,以及西柏林的所有邊境檢查站永久離境。

終於,莫名其妙,但大家都相信了,也肯定這項開放議案。哇!這對東德人而言,可真的是天上掉下來⋯⋯一個提前收到的聖誕禮物。在鐵幕隔閡下,限制旅行自由了幾十年之後,大家總算可以不再用逃亡或挖地道的方式,輕鬆踏入自由、民主的國度,品嚐不同的氣息!於是乎,數以萬計,放眼數不清的東德人,手拉著手,彼此吟唱起期待又歡愉的歌聲,齊步來到了柏林圍牆邊,想要趕快到西柏林看看,那些活在黨口中的平行迂腐世界、充斥邪惡資本主義,又或許「又老又窮」的同胞們。

可是,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使用你的武器時不要猶豫,即使違反邊境禁令的是一隊婦女和兒童,因為這是叛徒們常用的策略。」

歷史檔案解密之後,曾經被東德政府否認過的《開槍射擊令》,被研究者給挖掘出來。

當時的國安局人員、國境管制點守軍和駐防在東柏林的蘇聯軍隊等,荷槍實彈的士兵們其實早就知道這項消息有誤,奉長官原先的指示,不只得以威嚇驅離,進而能下令開槍維穩!然而看到自己的同胞,那臉上所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歡喜與興奮,作為軍人,同樣是東德人,更是期盼自由來臨的地球公民,大家心裡也都十分清楚,萬一真的封鎖了管制點,恐怕千里之遙的流血鎮壓會在柏林圍牆邊再次上演。守軍也好、百姓也罷,無人願意賭上這「獻祭自由之供品」。

於是乎,大是大非的取捨下,當地時間 11 月 9 日深夜 10 點 45 分左右,經過一個多小時有秩序的蓋章離境程序後,守軍決定不再攔阻並一一檢查證件,允許東德人自由踏出 25 個邊防哨或檢查站。

是,自西元 1961 年 8 月開始修築以來,「柏林圍牆」,這座長 167.8 公里,高約 3.6 公尺附警報器與各型制式武器,擁有 186 個瞭望台的武裝圍欄,二十餘年間已經讓 3,221 人失敗被捕、260 人受傷,最少 239 人死亡,緊張時期甚至部屬超過 2,500 人加以嚴加防守,在這一刻,無條件開放了!

延伸閱讀:開飛機?還是開火車?今晚,你選擇怎麼穿過柏林圍牆?

有沒有看過嘉年華會或化裝舞會?

有沒有看過世足賽冠軍凱旋返國的遊行?

告訴各位⋯⋯

現在,柏林的現場,無處能超越當下的盛大與激情;用難以形容或許矯情,但感動之餘,東德人自發性唱起讚美的聖詩,西德人則是紛紛跪下來禱告感謝。

宛如白晝之城的午夜街角,西柏林的酒吧無限量供應熱食與啤酒,選帝侯大街(Kurfürstenstraße)無一不是陷入極度瘋狂,擁抱、哭泣的東西柏林民眾,西柏林市長除了請每位市民張開雙手,接納東德手足到府歇息外,還特別敦請西柏林儲蓄銀行給每位東德人 100 西德馬克(Deutschmark)的零用錢(歡迎金;Begrüßungsgeld),四海一家,Ich bin ein Berliner!

這時候,不知道是誰突然間意識到了,scheiße!就是這座圍牆,在政客與野心家的操弄下,限制了民主、箝制了自由,阻礙了和平,所以應隨著限令的解除被徹底摧毀。接下來的時間,大家不分東柏林還是西柏林,所有的新柏林人紛紛拿起手邊的小工具,或是搬來鐵橇或槌子,一起拆除圍牆,打出了許多非正式的新通道,企圖讓這些歷史的不愉快通通歸入塵土。

延伸閱讀:【冷知識週刊】第一三七號:一場越界的國際野餐,竟然意外促使柏林圍牆倒塌?

在減少駐防軍的軟性棄守概念下,西元 1989 年的 12 月 23 日,西德人不需護照也能自由進入東柏林市,東德政府也宣布開設十個新出入點,以作為兩方和平交流之用;隔年 6 月,東德軍隊奉命拆除圍牆,三星期之後,7 月 1 日,東德市場接受西德馬克流通。

「自由」有許多困難,「民主」亦非完美,但我們從未建造一堵牆把我們的人民關在裡面,不准他們離開我們!

民主黨籍的甘迺迪總統,有生之年雖未能看到東西德邁向統一,共和黨籍的雷根總統也無法在卸任前以白宮主人恭賀新德國的再次合一,但時任總統老布希的一句話,「世界需要自由,需要自由的價值吹遍全世界;獨裁極權將走向末路,就像枯葉一樣從古樹上掉下來。」標誌著新時代的來臨,柏林圍牆前的警犬抵禦不了民主的巨浪,最終,高牆倒下了,人民的力量永遠是最為強大的。謊言抵不過真理,武力勝不了和平,自由萬歲!民主萬歲!

尾聲

任何地方的不公不義,都威脅著所有地方的公平正義。(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西元 2013 年 6 月,在以參議員身分訪問德國柏林並進行公開演說的五年之後,一位美國政治家重返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 Gate),更以民權領袖金恩博士的名言呼籲歐盟及各國領袖應攜手追求全球正義和平之日的到來,更期盼非核(武器)家園的早日實踐──他是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任美國總統,昔日甘迺迪造訪西柏林時,他尚在襁褓之中。

延伸閱讀:「統一」比「分裂」更讓人不安──柏林圍牆倒塌後,德國人難以適應的新生活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原文為自由之路,『柏林圍牆』(Berliner Mauer)~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