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的金馬崙高原上曾有過日本人?──電影《夕霧花園》背後的殖民史

《夕霧花園》(The Garden of Evening Mists)是一部改編自馬來西亞華裔作家陳團英小說的史詩愛情片。故事以二戰後和緊急狀態時期[1]的馬來亞為時代背景,電影焦點莫過於阿部寬所飾演的日本園藝師中村有朋,場景則設定在風景幽絕的金馬崙高原(Cameron Highlands)上。

金馬高原(Source: wikipedia)

觀眾一般會懷疑,位於西馬的金馬崙高原上真的會有日本人嗎?

中村當然是架空人物,無獨有偶的是,金馬崙高原確實曾有過日本移民居住,只是與小說的時代背景略有出入罷了。

根據日本學者原不二夫(Hara Fujio)的《英屬馬來亞的日本人》,1920 年代的日本因關東大地震而陷入失業者劇增的局面,為了解決經濟不振和人口過剩的問題,日本政府和南洋協會[2]相關人員推出了遷居東南亞的計劃,鼓勵日本人前往東南亞投資移民。1929 年又逢全球經濟大蕭條,更是加劇日本國內的經濟和人口壓力,於是協會於 1930 年代開始極力鼓吹「和平和經濟性」的南進移民,並針對拓殖計劃展開實地調查。

原不二夫《英屬馬來亞的日本人》日文原版封面

1931 年,日本拓務省的拓務局第三課在〈關於海外拓殖事業指導獎勵事務之概要〉列出了其中金馬崙高原的移居建設,稱該處是避暑勝地,濕地適合蔬果種植,但高原已先由他國人所開發,目前已和高知縣方面著手設立基金以招攬移民。[3]為了躲避當時馬來亞的英殖民政府戒備,日本的南洋協會幹事兼調查員飯泉良三與拓務省一行人以秘密身份視察三個月後回國。1932 年《南洋協會雜誌》(下稱《雜誌》)8 月號所公佈的〈事業會計報告〉中指出,位於彭亨州(Pahang)的金馬崙高原有望作為將來日本小企業的創業地。[4]

1934 年的《雜誌》4 月號上,調查員飯泉良三發表了一篇〈南遊諸感〉,文中指出,1933 年時移居金馬崙高原的日本人已達 20 戶之多,南洋協會的目的是盡可能動員歐洲人僱用這些日本農民,然而大部分農民隨後都擁有了自己的農園,並能自行栽種。四年後,《雜誌》發表了協會時任專務理事井上雅二去年的視察報告,認為金馬崙是「我國蔬菜栽培者很好的發展舞台」,寄望「日英協作(的)…合適的事業」,「相互得到幸福和利益」,「將來註定得到發展」。[5]

但現實情況遠比理想還遙遠,種種困境接踵而來。日本農民最成功的是栽種出蕃茄,但販賣量仍有限,蔬菜種植量則無法超越最大競爭者華人移民,想開拓茶園又缺乏資本,接著的抵制日貨運動又使他們的蔬菜無法賣出等,不少人已選擇放棄而歸國。直到 1940 年 5 月,新任理事長林久治郎[6]於視察金馬崙時,日本農民已所剩無幾,種植蔬菜的全是華人,日本人則以大量種植番茄為主。[7]

1940年代金馬崙高原入口的丹那拉打鎮(Tanah Rata)

1941 年 12 月,太平洋戰爭全面爆發,在此之前金馬崙的日本人大都已因局勢所困或生計所迫回國,開戰後剩下的3名也被英軍和警察逮捕,押往新加坡,後又被載往印度的扣留營,直到戰爭結束才被釋放。[8]南洋協會所策動的金馬崙高原移民計劃,在歷經十年的瓶頸後最終付諸東流。

雖然 1942 年日本已佔領馬來亞,井上雅二等南進論者也認為戰爭能再度實踐移民事業,但馬來軍政部[9]卻不允許日本人遷居,將重心放在發展土著事業。即便有從日本遷回者,參與農業者極少,多為翻譯和文職人員。[10]

井上雅二

井上雅二於 1943 年上旬重回馬來半島視察,在路經金馬崙高原時,日本人卻已絕跡當地。有趣的是,一位叫三木末武的農業學者於戰時的遊記《南方農業紀行》中認為,在當時馬來半島的園藝不景氣時期,日本人送往該地移居,將對金馬崙的開發及馬來半島的園藝業未來做出很大貢獻。[11]

沒想到,日本人在金馬崙的歷史只維持在拿短短的十年時間,也談不上園藝造詣,而是一群無時無刻都面臨著移民生活壓力、族群競爭和排斥以及戰爭之苦的農民階層,來去匆匆,什麼也沒留下。

延伸閱讀:電影《屍落之城》背後的韓國近代歷史

[1]馬來亞緊急狀態(Malayan Emergency)是指 1948 年至 1960 年間,英殖民軍隊和馬來亞共產黨(馬共)游擊隊交戰的緊張時期。1957 年馬來亞從英國獨立,馬共的抵抗逐漸衰敗,繼而推往馬泰邊境,1960 年代後轉為地下武裝和潛伏作戰,也曾集結南下作戰。1989 年,馬共結束武裝鬥爭。

[2]南洋協會成立於1915年,是日本帝國殖民政策下所設立的國策財團,專門調查南洋群島和開發為目的之研究團體,亦是「南進論」的據點。

[3] <昭和財政史資料第3号第48冊-拓務局第3課における海外拓殖事業指導奨励事務の概要>,昭和6年10月,大藏省所藏,檔號:A08072142500。

[4] 見(日)原不二夫著作、劉曉民譯,《英屬馬來亞的日本人》,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13年,頁89。

[5]同上,頁91-94。

[6]林久治郎是資深外交官,1919年曾任日本駐福州總領事,1923年改派駐漢口總領事,1926年出使巴西任大使。其1928年至1932年間擔任奉天總領事,曾阻擾張學良東北易幟。

[7] (日)原不二夫著作、劉曉民譯,《英屬馬來亞的日本人》,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13年,頁96。

[8] 同上,頁96-125。

[9] 日本佔領英屬馬來亞全境後,日軍第25軍在馬來亞半島實施軍政,於昭南島(即新加坡)設立「馬來軍政部」。

[10](日)原不二夫著作、劉曉民譯,《英屬馬來亞的日本人》,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13年,頁81-82、127-128。

[11] 同上,頁127-128。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