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石佛在臺灣:日治時期移植臺灣的庶民信仰
作者:林承緯
安座於觀音山上的臺北新西國三十三所靈場的花山院法皇石佛。(Source:作者攝影)

以石造像的文化由來已久,早在舊石器時代就可以見到以石為中心的信仰崇拜,而日本的石佛文化,可以說是人類石崇拜中頗具特色的一個例子,不僅種類樣式多元,與庶民社會的緊密性,更是世界各國所罕見。

臺灣在日本統治期間,除了政治、經濟、社會的改變,伴隨日本人移民所帶來的原鄉庶民文化,更賦予臺灣民間不同的文化受容。其中,日本石佛的傳入即為典型的案例。

日本庶民信仰中的石佛文化

石佛作為日本庶民信仰的重要表徵,透過在臺日人的積極建設,不論是設置在墓地前、象徵渡濟六道眾生的六地藏石佛,或是追憶、移植日本本土宗教聖地西國巡禮、四國遍路的靈場札所石佛,甚至是為了祈願及安頓人心所安奉的不動明王石佛,遍布臺灣各地。這些石佛的存在,顯示出日治時期庶民生活中,還存在著另一種不同的信仰世界。

完成於庶民之手的石佛,座落於道路、墓地、寺院、山間、水邊等地點,可以撫慰民眾心靈的苦惱與不安,也表達他們內心祈求最忠實的守護。但如此貼近一般民眾的精神寄託,多數既不完全屬於佛教,也無法歸類為神道。正因為它具有強烈的庶民性格,導致留下的文字紀錄相當有限。

在臺日人的石佛信仰

在目前可以掌握的文獻資料及田野考察中,最初在臺設立的日本石佛是在 1905 年 7 月,由臺北三板橋葬儀堂監守諫早得淳與三遊亭萬朝在三板橋日本人共同墓地入口建造的六地藏石佛。六地藏為日本佛教特有的地藏信仰型態,六尊地藏象徵解救眾生六道輪迴之苦,常設於墓地入口或路旁。

同年 9 月,在北投出現了一座觀音石佛建造的紀錄,這座石佛為北投溫泉旅館天狗庵主人平田源吾,以及鐵路部運輸課長村上彰一等居住於北投地區的日本人,為打響北投溫泉名號、並祈求旅居北投日本人的發展繁榮,聘請石匠打造佛像,作為北投的守護神,名為「湯守觀音」。關於這座觀音石佛的源由, 在發起人之一的平田源吾所撰的《北投溫泉誌》一書中有詳細記載。

位於日本九州地區的熊野磨崖佛不動明王像。(Source:作者攝影)

移植日本地方靈場的巡禮

回顧日本石佛在臺灣的發展軌跡,從明治末年開始,全部都是為祈願、奉納、供養,而設立於寺院境內或路旁的單一型態石造佛像。

不過到了 1925 年,居住於臺北的鐮野芳松、平尾伊三郎、大神久吉、二宮實太郎、尾崎彌三郎等 5 位在臺日人共同於臺北周邊設置臺灣第一座石佛群宗教設施,以 88 座石佛,作為四國八十八所巡禮札所的模式。

這種以石佛作為地方靈場本尊的設置手法,一時之間蔚為流行。當臺北新四國八十八所靈場設置完成的隔年,臺北新西國三十三所靈場隨即成立於臺北近郊的觀音山麓。這個由 33 座觀音石佛構成的巡禮札所概念,將日本西國觀音的巡禮文化移植到臺灣。

緊接著在 1929 年前後,宜蘭的「新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新竹的「新西國 三十三所觀音靈場」與基隆的「新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相繼成立,這 3 個巡禮靈場同採以石佛作為巡禮札所的象徵,可謂典型地方靈場本尊的複數石佛類型。

臺北新西國三十三所靈場的第二十七番石佛。(Source:作者攝影)

伴隨著複製四國遍路、西國巡禮的地方靈場出現,臺灣各地可見的日本石佛不僅數量遽增,類型也從日本統治臺灣初期的地藏菩薩、觀世音菩薩、弘法大師等石佛類型,擴充為西國靈場帶來的十一面觀音、如意輪觀音、馬頭觀音等,以及屬於日本密教系統的六觀音與花山院法皇;又或者像是伴隨著四國靈場札所本尊的大日如來、阿彌陀如來、虛空藏菩薩、昆沙門天等。過去未曾出現於臺灣的日本石佛類型,紛紛接踵進入臺灣。

事實上,就在數座石佛群先後成立之際,單一石佛的造立傳統仍持續傳承著。 譬如 1925 年 5 月,在北投開設「星乃湯」旅館的佐野庄太郎,為了祈求事業順利,擇北投山區開鑿洞窟,安奉不動明王石佛 1 座,並命名為「上北投成田不動明王祠」。

這些源自於戰前在臺日人庶民信仰的遺留,今日有部分仍殘存於當地,持續石佛的宗教功能。只不過同樣的觀音形象,對於信徒而言已不是日本靈場的觀音,祂們透過色彩重繪或供奉做法的改變,成為漢人觀音信仰的對象。

從靈場的出現,我們看到宗教場域之創建與宗教活動的引入,與民眾對生活的期待有著深刻的關聯。

誠品:http://bit.ly/2uqq2CK (9折,108元) 五南:http://bit.ly/2urw4Tx (120元) 博客來:http://bit.ly/2L12MWf (85折,102元) 臺灣吧:http://bit.ly/2um96NF (100元) 國家書局:http://bit.ly/2KYsaMc (85折,102元)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