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紋如何走入時尚界?一舉改變時代風格的設計師迪奧與他的謬思女神

一講到豹紋,有些人第一個想到的可能就是自己嬸婆那一輩的時尚。

的確,對普通人來說,豹紋可以說是超級難以駕馭的一種元素。不過你知道嗎?豹紋之所以在我們父母輩中那麼常見,就是因為在他們年輕的時候,豹紋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正是女權覺醒的元素。它脫離了傳統女性小家碧玉、良家婦女的形象,女人可以性感、危險、優雅、誘人,它告訴了女性:只要妳想,妳可以成為任何人。

到底這種風潮是怎麼起來的?第一位將這種元素帶進時尚產業的設計師又是誰呢?

你可能不認識他的長相,但你一定聽過他的名字:克里斯丁・迪奧(Christian Dior)

動物紋出現的在人類社會的時間很早,古代許多國王或貴族都會使用動物皮草來象徵自己的身份地位。因為在過去人們的認知中,動物花紋、尤其是大型貓科動物的花紋,會讓他們聯想起那種充滿爆發力和獸性的作用。所以從古代開始,動物花紋就標誌著成功、力量與貴族氣息。

但是直到1940年代,動物花紋才隨著女權主義出現在女性身上。女權主義的先鋒如貝蒂・佩吉(Bettie Page),就是最早開始穿起豹紋衣的女人之一。不過那時的豹紋裝比較像是一種象徵意義,真正把豹紋帶進入時尚產業的,是一個你絕對聽過的人:克里斯丁・迪奧(Christian Dior)。

二戰剛結束的1947年,那時整個社會氛圍非常兩極化。一方面,貧窮與破敗仍然籠罩著整個歐洲大陸;然而在另一方面,初露曙光的和平已經讓沈悶太久的時尚產業開始勃興。20多年前,可可・香奈兒打破那種唐頓莊園式的束腰、澎澎裙等華而不實的時尚,開始採用比較方便活動的針織衫與褲裝,一度被認為是女權主義的代表。受到她的影響,許多女性都偏愛單調、行動方便、沒有裝飾的衣服。

然而到了四〇年代,巴黎幾乎已經成為一灘死水。歐洲好不容易重新回到和平年代,女性對時尚的渴望之心又重新燃起。貴婦人們急切地想要一些脫離悲慘戰爭和苦難的象徵物品。而就在這時,套一句迪奧先生自己的說法:「我個人的傾向,與時代的發展吻合了。」

1946 年,克里斯丁・迪奧創立了同名品牌。為了那些如花一般、但「打扮的卻像亞馬遜女戰士一樣」(迪奧自己說的,不是我說的)的女性,迪奧設計了一系列只屬於過往的美好年代、卻已然被遺忘的式樣:圓潤的肩膀、飽滿的胸圍、纖細腰線與大大的裙擺。而整個品牌創立初期最重要的一位人物,也是豹紋出現在時尚產業最關鍵的人物,就是迪奧的左右手──布列卡夫人(Mitzah Bricard)。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LADYM(@mvintage1967)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在迪奧的自傳裡,他這麼描述她:「她是一個越來越少見、擁有自己獨特優雅魅力的人。……在這個自由放任的時代,她對傳統高級女裝的深刻理解和絕不屈服的性格,對我來說是最好的激勵。

事實上,不列卡夫人的前半生幾乎是一個謎。有人說她是土生土長的巴黎人,有些人則說她來自羅馬尼亞,媽媽是英國人而父親是奧地利人。但即使她的生平幾乎一片混亂,她仍然是迪奧最重要的謬思女神。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迪奧與布列卡便斷了聯繫,而當兩人之後好不容易相逢之後,布列卡明顯比戰前憔悴了不少。

正當迪奧想著要用什麼話來安慰布列卡時,她卻用一種自己獨特的方式,來從容應對自己的困境:「啊,多虧了這樣的配給制度,我一直都瘦不下來的兩公斤現在已經達成目標啦。為什麼先前的美容中心沒想過用這招呢?」

迪奧頓時笑了出來。布列卡明明看起來就是那麼害怕的樣子,但即使是在這樣的艱困時局裡,她仍然努力保持一種處變不驚的從容。

日後,迪奧發表自己對「豹紋」的看法時,他所描繪的形象,就是以布列卡女士為原型。因為布列卡女士最大的特色,就是她對豹紋的熱愛。她自己的正字標記就是永遠穿著她那件豹紋的皮草大衣。在工作室裡,她也會習慣性地在右手腕綁上豹紋雪紡圍巾。正是這位布列卡女士的豹紋、以及豹紋帶來的大膽與熱情,有時又帶點輕蔑的氣息讓迪奧整個愛不釋手。

1947 年,成立不到一年的迪奧品牌即將發表自己的首場服裝發表會。早在發表會之前,全巴黎的貴婦們就已經聽聞這場時尚盛會。在過去 30 年來,女人都嘗試隱藏起自己身體的柔美線條,而這場發表會將會顛覆過去時尚潮流的傳統,它將會是一種「與香奈兒日常衣著不同日而語的造型,設計的重點在於將女性包裝得如童話中的公主一般」。

然而,沒有人知道結果到底會是如何。在發表會的前一天晚上,緊張到不行的迪奧先生對自己的好朋友展示即將展出的衣服,一名女性朋友看完後驚呼:他創造了奇蹟!

1947 年 2 月 12 日,這是時尚界具有革命性的一天。整個大廳冠蓋雲集──阿迦汗三世王妃、葛雷芙蓋爾女伯爵、溫莎公爵夫人等當時的貴族全都蒞臨現場,幾個重量級時尚雜誌記者的位置也經過精心安排:Harper’s Bazaar 與 Vogue 的總編輯坐在同一排沙發,對面則是 Elle 的代表。上午 10 點 30 分發表會正式開始,第一位模特兒上台。

迪奧緊張的躲在幕後偷聽群眾的反應,然而他很快就發現,隨著作品一次次出場,掌聲一次比一次更加響亮。眾人驚呆了!在戰爭結束後兩年,女性已經受夠了沒有線條、顏色黑灰的衣服。這場時裝發表讓她們發現除了保暖外,衣服還有另外一項功能,就是增添她們的美麗。

在這麼多年以後,她們看到的終於不是 1920 年代開始流行的褲裝和異國風,而是自己熟悉卻許久未見的古老歐洲。看到這些平均耗費 60 到 80 小時製作出來的衣服,從貴族到記者,似乎都渾然忘記過去幾年的混亂與不安,黑市交易、投機份子,甚至是戰爭本身都已然消失。

隨著日間服、午餐套裝、舞會禮服、半晚裝甚至是晚禮服,每一件都讓人聯想到著過往歐洲的繁華,那個未被戰爭摧毀的美好古典歐洲。來賓一邊看,一邊忍不住開始拉扯自己的裙擺,她們意識到身上的裙子已經落伍了。

最終,迪奧先生服裝發表會大獲成功。事實上,成功根本不足以形容那種令人陶醉、如夢似幻的氛圍。Vogue 的記者立刻寫道:「我們剛剛見證了一場時尚革命。」哈潑時尚則立刻打了越洋電話回去,一字一句念給編輯:「迪奧拯救了法國時裝,就像馬恩河戰役拯救了法國一樣。」

編輯問:「所以這是文章的標題嗎?」

「不,」哈潑時尚的總編輯不假思索的說出她的標題,也成為這個系列的主題:「《新風貌》(NEW LOOK)。」

也就是在這場劃時代的發表會中,迪奧一舉將豹紋正式帶入了時尚世界。在出場的 90 套服裝中,出現了運用豹紋布料剪裁的合身日裝洋裝及晚禮服。

這就是布列卡夫人帶給迪奧的產。這場時裝秀為古代的技法賦予一種全新的時尚意義,自此豹紋正式進入了時尚世界。到了 1960 年代,嬉皮運動引爆了一場全新革命,豹紋所代表的狂野與自由,與叛逆的搖滾樂相映成趣。

也許就是因為豹紋在 1960、70 年代大行其道,就成為我們覺得豹紋「老氣」的最重要原因:那正是我們爸媽那一輩年輕、追求時尚的年紀。

不過,豹紋隨著叛逆橫空出世,被時尚界廣泛的應用,創造了百億的產值,貢獻此一花紋的豹卻從來沒有機會拿到一點相應的回報。但如今,豹可能真的可以從豹紋上得到好處了──

2019 年,來自巴西的視覺設計師萊納斯·歐拉(Linus Oura)實現了這個可能。基於豹紋是世界上最常被印製的動物紋路,他們印下了真實的美洲豹花紋與毛紋,推廣花紋的授權使用,而花紋的授權費用將會回饋給美洲豹,為牠們建立保育地。看來,花紋的貢獻者終於能得到一點點的回報了。

今年台灣創意週的精彩案例 Life print,該則案例由坎城創意節台灣官方分會台灣創意週提供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