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普通三國】桃園三結義之外,同樣與劉備生死與共的瀟灑兄弟──簡雍

小說《三國演義》第一回,說到以張角為首的黃巾起義,造成天下大亂,主人公劉備因緣際會下與豪傑關羽、張飛相遇,並一同在開滿桃花的園子裡義結金蘭,投入官府所招募的義勇軍,展開一場蕩氣迴腸的大冒險。

這個「桃園三結義」的典故,固然只是《三國演義》所虛構的情節,歷史上劉關張三人並沒有真的執行祭告天地、焚香說誓等具體儀式,但他們確實不離不棄,感情與親生兄弟無異。

然而三人的關係再好,終究是主從有別,關羽、張飛畢生恪守兄友弟恭的本份,劉備坐著的時候他倆就在一旁「侍立終日」,絲毫不敢怠慢。真正對劉備沒有抱持敬畏之心,而交情又同樣深厚的人,則非簡雍此人莫屬了。就現代意義而言,簡雍與劉備之間更有結義兄弟的樣子,關、張二人反而比較像劉備的貼身保鑣。

簡雍與劉備同為幽州涿郡人,兩人識於微時,是一起玩泥巴長大的同鄉好友,之後劉備起兵闖天下、顛沛流離、最終在蜀地登基稱帝,簡雍都一路追隨,他完全有資格加入桃園結義的行列。

就跟四天王總會有五個人一樣,桃園三結義有四個人也是很合邏輯的。圖為位於嘉義市的嘉邑鎮天宮「桃園三結義」塑像。

簡雍的資歷輩份雖然不下關羽、張飛,但其名氣和評價卻是遠遠不如。從客觀條件上來分析,簡雍在劉備陣營裡主要擔任與各方調解折衝的說客,一來職務性質不如關、張這樣征戰沙場的戰將來得耀眼,二來劉備底下不乏有麋竺、孫乾等外交人才,簡雍在其中也顯得不夠突出。

然而簡雍真正的癥結點或許根本不在於上述的客觀條件,而是他這個人本身。當我們讀完《三國志.簡雍傳》之後,會發現此人隨和至極,甚至隨和到了有些漫不經心的誇張程度。

光是簡雍這個名字,就能夠充份顯現其人格特質。有一說其實簡雍並不姓簡,而是姓耿,只是因為當時的幽州方言簡、耿同音,所以時常在溝通上造成誤會。若用仍殘留些許上古漢音痕跡的閩南語或粵語來讀簡、耿,便會發現兩者發音十分相似。

就因為這樣的誤會太常發生,於是耿雍索性改名簡雍。連象徵自己親族血脈的姓氏都可以說換就換,難道簡雍還會在乎俗世間的功名利祿嗎?

簡雍的大而化之不僅於此,隨著劉備勢力越來越大,最終與曹魏、孫吳鼎足而立,大家的身分地位已截然不同,可簡雍依舊是那副德性。當劉備以一國之軍的身份,一本正經地坐在主位上時,簡雍以「箕踞」的姿態靠在一旁,完全不理什麼君臣禮節。

箕踞就是指坐著時雙腿伸直並打開,狀如畚箕,在當時是種極為失禮的舉止。圖為自秦始皇陵墓出土的箕踞陶俑,現藏於陝西考古研究院。

相較關羽、張飛只敢佇立在劉備一旁的畢恭畢敬,簡雍可是直接就雙腿開開,沒在跟你客氣的。要知道當時的文官還不流行穿有褲檔的下著,也就是說只要劉備的眼睛不小心往簡雍一瞄,就會有很大的機率看到簡雍的「小簡雍」在那晃來晃去。

可以理解箕踞有多麼讓人尷尬了吧?

簡雍面對劉備好歹還是坐著,已經很給面子了。若換作是由諸葛亮主持的場合,他可是直接呈現臥佛姿態,躺在榻上與諸葛亮應對。儘管簡雍有諸多放蕩不羈的行為舉止,但他卻具備關羽、張飛和諸葛亮都無法取代的重要功能。

我們都知道劉備屬於魅力型的領袖,這與他的任俠性格息息相關。他可以吸引眾多英雄豪傑為其效力,但同時也會做出蠻橫不講理的決定。早年他就有因一時氣憤而痛打督郵的前科,而在拙文〈【三國蜘蛛網】孔明與死刑──生死光影之間(劉備篇)〉亦有提及,部屬張裕數次以言語讓劉備難堪,結果慘遭處死。

有兩則故事,可以充分說明簡雍軟爛表象下的精妙手腕。

在劉備出兵攻打蜀地時,蜀主劉璋死守城中數月,無論劉備如何搓圓捏扁,就是打不下來。在拙文〈【三國蜘蛛網】潼冀風暴最終章:錦馬超的歸途〉一文提過,劉備借用降將馬超的威名,逼迫劉璋開城投降。然而這故事還有另外一個版本,便是簡雍隻身入城與劉璋曉以大義,最終說服劉璋放棄抵抗。

第二則故事,則是發生在劉備入主蜀地後不久。由於當年收成欠佳,於是劉備下令禁止釀酒,以免讓連吃都不夠的糧食被拿去作不必要的消耗。

禁止釀酒只是一時的,明年要是收成好,這種臨時性的禁令就可以解除,但官府揣摩上意過了頭,本來的禁止釀酒,被無限上綱到連家中藏有釀酒器具,就與釀酒同罪。如此不合情理的規定,造成了許多百姓無辜受罰。

某日簡雍隨著劉備出外閒逛,在鬧市中見到了一對男女並行。簡雍見狀,便向劉備說道:「這對狗男女很快就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打野戰了,快將他們給逮捕吧!」

劉備對簡雍的指控感到疑惑,問道:「他們只是很普通地走在街上,你怎麼知道他們要準備打野戰?」

簡雍回答道:「因為他們都持有打野戰的『工具』,就跟那些持有釀酒器具的人們一樣。既然只是持有釀酒器具就視同釀酒,那麼持有野戰『工具』,也就跟打野戰一樣啦!」

劉備聽罷,馬上心領神會、大笑不已,並隨即撤銷因持有釀酒器具而入罪的命令。

簡雍深知劉備這人吃軟不吃硬,與其跟他講些囉哩叭唆的大道理,不如用點幽默將事情圓滿處理,也顧全了劉備的面子。

蜀地土地豐饒,自古就有「天府之國」的美稱,多產的糧食也間接造就了釀酒事業的蓬勃。圖為出土自四川成都一處東漢時期墓葬的釀酒畫像磚,現藏於四川博物院。

從這兩則故事可以看出簡雍最重要的價值,便是當劉備做出不理性的決策時,他會適時地用最溫和無刺激性的方式,將其導回正途。劉備與簡雍名義上雖為君臣,但卻幾乎沒有尊卑之分,完全就是至交親友的相處模式。

關於簡雍何時去世,《三國志》並沒有明確的記載。甚至我們也不清楚簡雍是否有妻子小孩,就連他到底姓什麼都搞不太清楚,留下來的只是他看似玩世不恭卻暗含睿智的作風。最後本人謹以一首 90 年代的經典金曲,來為簡雍作一個蓋棺定論吧!